困在系统里的,不单单是外卖骑手,还有我们
互联网新闻 2020-09-13 03:00:08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5

这两天有篇文章很火:《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

这篇文章讲的是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巨头,如何通过算法把送外卖的时间一点点压榨,让骑手们在规定的时间里玩命奔跑,骑手成了高危职业,同时也是马路杀手。

文章发表后,一时间几乎所有的人都发声控诉这些巨头,通过算法来控制骑手。

01

被困在系统里的,何尝只有骑手?我们都被困在系统里。

互联网刚出来时,大家是欢欣鼓舞的,获取知识太方便了,大家的沟通交流太容易了。世界是平的,我可以搜到海量的信息,可以跟原先没有机会看到过的大人物、大学者交流。

确实,一开始是这样的。

慢慢地,互联网的媒体巨头们嫌信息发放的效率太低,用上了算法。算法会根据每个人的特征,在哪里生活,多大年龄,性别,学历,爱好是什么等等来给你推送内容。算法还会自适应,根据你对推送的内容的反应来调整,总之,最终会跟你的喜好非常匹配。

媒体巨头们贴心地给你造了一个赛博空间(Cyberspace),空间里面的东西都是精心挑选过的。你爱吃甜食,不爱吃辣,那所有的推送都是各种各样的甜点,绝对没有一点辣椒。在算法之下,推送绝对不会出错。媒体巨头们把这个称之为个性化定制。

02

看新闻如此,就是写东西也是如此。每个在平台上写作的自媒体,或多或少会被算法影响。比如,账号要垂直。像我,写惯了教育类的,就千万不要去写娱乐八卦,也不要去写足球。这些都会影响账号的分值,让推送量变低。

在互联网上,你不能是一个多维的、有趣的人,只能是单一、平面的人。

你以为平台对你的控制就这些?错!

我作为一位有点粉丝的写作者,平台每天会给我推送一点热词,意思是说,我如果用这些热词,文章可能会被推荐得多。

有天跟另外的写作者聊天,我们都被平台归入教育领域。我惊讶地发现,在同一天,我们俩人的热词竟然是不一样的。

算法非常精确,把我们严格区分了。我们在系统里,不属于同类,差别很大,如果没有其他的联系,在网上我们没有任何的交集。

03

除了阅读,其他方面也是如此。

我有天跟人聊了下养老院,竟然那天收到了养老院的短信广告,在平台上的广告不用说了,肯定也是养老院的信息。有天又说了下播音,于是每天给我推送学习播音的课程。

就是屏保也是按照你的喜好和需求来的。我去新疆玩了趟,拍了点风景照、各种app里面推送的都是景色非常秀丽的风景画。

我写文章,写到了葡萄牙的某个小岛,第二天,我电脑的屏保就换成了这个小岛了。

我有天跟人聊,说要买个吸尘器,打开购物网站,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吸尘器。另外有一家商家是另一种风格,它的打开页面全是我买过的商品。

大家说,贴不贴心?生活是不是很便利?算法是不是比你自己还懂自己?你是不是已经成为透明人?

04

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上网,就是为了看一些跟我观点不一样的东西,看一些平常很少看见的内容,但是,这些东西越来越难找到。为了看一些不一样的东西,我需要有意去搜寻一些东西,或者做些跟平常不一样的事情。

注意,现在我们的大数据刚刚起步,算法还是最初级的一种,所以我还能察觉到被困住。如果算法进化到某个程度,我相信很多人根本就不会意识到自己被算法困在一个狭窄的赛博空间里了。

事实上,现在就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自己已困住。

最近我用手机打车,发现没有车接单,每次都必须要等10多分钟。我很惊讶,因为那时还很早,7点都不到,不是打车高峰期。跟司机聊了之后,才知道平台希望你多花钱,叫更贵档次的车,所以,有车也不给你匹配。据说,在某些高端商业区,街边停满了网约车,用手机还是约不到。

在网上,我们会看到很多极端或者奇葩言论,在生活中很少听到。即便听到了,说的人也不会如此理直气壮。原因是,算法把这些类似的人搓堆了。抱团后,任何小众的言论在网络上都是有一大群人。

原先上网,还想看看井外的世界究竟有多大。现在上网,算法告诉你,你现在看到的就是真实的世界。

楚门生活的世界,这个人造的假世界,还是需要真实的土地,真实的房子和真实的人。在赛博空间里,商家不要为你多花一毛钱、多费一点心思,你的世界比楚门的世界更为完备。

05

黑客帝国

在《黑客帝国》里面,基努·李维斯演的尼奥,他一直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真实、正常的世界里,后来他才发现,自己和其他人类都被计算机所控制,他们生活在虚拟世界里,他们有的是做传感器,有的提供能量。在机器里,他们都没有情感。

在《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文章里,有段话让我印象深刻。是一位警官说的,这些骑手发生车祸之后,不管有没有受伤或者对方有没有受伤,第一时间是赶紧看外卖,有没有损坏,然后赶紧给客人打电话解释。

在算法里面,骑手不再有软弱的人类感觉。他顾不上自己的痛、自己的伤,或者别人的痛和伤,在他的心目中,外卖、按时送到、获得一单、没有差评,才是他要关心的事。

算法成功地把这些量化概念占据了骑手的大脑。骑手在这个系统里,只是一个人肉赚钱机器。

我们在算法里面,也是毫无感情的。今天我很高兴,想尝尝川菜,打开点餐平台的app,里面出来的绝对没有川菜。即便这个店离你只有100米的距离,你也找不到它。

曾经有位老师带我去北大附近的一个餐厅吃饭。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店离我家不远,也就400~500米,但5、6年时间中,在点餐平台里,它从没有出现过,它隔绝在我的世界之外。

06

银翼杀手2049

《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这篇文章热议之后,饿了么很及时地回复说:系统是死的,人是活的……让客户来决定是否给骑手多5分钟。

大家抨击的是最后一句话:让客户来决定是否给骑手多5分钟。大家没有注意:系统是死的。

大家也许会生气,这是饿了么很不负责任的话,系统是死的,难道算法不是人编的吗?你改一下算法不就行了?

科幻作家对此都是非常悲观。在现代的科幻作品里,人类被机器控制得越来越多,而且这个控制是算法决定的,连机器本身、制造它的人类也毫无办法。

当人类社会想用数据来提高社会效率,用网络来覆盖所有角落和行为时,我们都已经困住,都在系统里。

我们会跟《银翼杀手2049》中的乔伊一样:人类和万事万物由四个元素A\T\G\C组成,而我只有0与1。

好处大概就是:虽然没有了灵魂,我们一样可以活着。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