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潮的打工人,都盯上了“打零工”
互联网新闻 2020-12-28 21:00:11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4

原创 iNED 新经济发展研究院 收录于话题#新经济茶馆16#零工经济1#打工人1

在互联网时代,我们对于“职业”可以有多少种想象?

试想一下:一个白天穿梭于CBD楼宇之间的白领,打完下班卡回到自己的小天地,开启了人生的一种可能。

此时的Ta可以是:私人健身教练、滴滴司机、网课讲师、文案写手,也可以是网红主播、时尚博主,甚至可以是心理咨询师…

是不是很酷?这一切,已经在互联网时代成为了现实。互联网的发展让许多职业机会不再局限于固定的场所或者身份,每个人都可以借助平台链接的资源,最大程度地释放自己的剩余劳动力。

而这一切,都指向了一个新趋势的兴起——零工经济。

从“零工”到“零工经济”:

信息时代的新型劳动

“零工经济”的概念最早由美国学者黛安娜·马尔卡希提出,她将其定义为,“由工作量不多的自由职业者构成的经济领域,利用互联网和移动技术快速匹配供需方,主要包括群体工作和经应用程序接洽的按需工作两种方式”,直接指明了互联网技术与平台在零工经济兴起的过程中的关键作用。

所以,“零工经济”是一个全新的“老概念”。但是,我们现在所探讨的零工经济,已经不再局限于一种劳动形式,它已经演化为了一种互联网赋能之下催生出的商业生态与模式,正在重构着传统的劳动关系与商业逻辑。

01

技术发展引发工作方式变革升级

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通过消除信息不对称,实现对人们行动空间的无限扩张和资源的无限供给。

过去,如果人们需要打零工,他或许只能在报纸上的招聘栏目上寻找信息,再挨个询问;或许还需要亲自去对方公司和店里问问有无工作岗位需求。

总的来说,人们仅在信息查找和匹配的环节上就会花掉大量的时间精力——而正如美国著名学者施拉姆所说,人们会根据做一件事情的费力程度与获得的报偿之间的比率,来理性地决定是否要去这么做。

信息不透明导致的费力费时,足以把许多人挡在打零工这件事的外面。

与此同时,过去的零工工种往往需要排他性地投入,即在固定的地点单线程地完成工作内容,而移动互联网的“全时在线”使得无固定地点、多线程工作成为了可能。因此,零工经济中的工作内容可以和生活交叉融合,劳动者能够在弹性时间内,灵活分配自己的精力。

02

平台扩张实现供求信息高效对接

零工经济的实质,是实现劳动从固定的雇佣关系扩展到无固定雇佣、按需匹配的模式。以互联网平台的大数据、云计算信息技术则为零工经济的发展提供了“基础设施”。

猪八戒网就是在互联网领域零工经济的代表性平台。猪八戒网现有超过460万名威客,他们主要为各种机构、企业组织、社会团体以及个人提供在线创意工作服务。在大数据时代,猪八戒网还开展起了商标注册服务、知识产权保护等业务,并与一些优秀企业合作,为个人与中小企业提供印刷、制造、分销服务等完整的产业链服务,实现了个体价值在互联网编织的资源网络中的最大化。

龙门阵

技术带来的仅仅只是一种行动可能性,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越来越多的人投身于零工经济背后的动机,究竟是什么。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人口红利逐渐触顶,产业从依靠劳动力密集来拉动转向了依靠知识和技术的推动。这种变化反映在每个个体劳动者身上,则是一种高度分化的状态:拥有一技之长的人在当下会感到自身价值的凸显,而对于另一部分普通的大多数而言,“被时代淘汰”变成了时时刻刻的焦虑和恐惧来源。

与此同时,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给许多人的工作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最坏的情况是:大量的人在疫情期间都面临失业。

对于一部分拥有着独特技能的人而言,零工经济的兴起,也许是为他们提供了“弹性就业”、增加收入的另一种选择。但对于另一部分失去了固定工作的人而言,“打零工”却成为了其支撑生活的主要来源。如此一来,零工经济的平台一方面提供着“类就业”的机会,另一方面却在承担劳动保障、社会责任方面处于近乎空白的状态,导致“网课平台拖发工资”等现象频出。

如何让人们在享受零工经济赋予的自由的同时,也能拥有规则保护下的安全感?零工经济在未来要想走向真正的成熟,或许还需要考虑更多的责任、规范与保障。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原标题:《新经济茶馆丨最潮的打工人,都盯上了“打零工”》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