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约护士”,好模式更需好管理
互联网新闻 2021-05-18 14:00:11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7

近日,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护士通过网络预约,上门提供母婴护理服务。河北日报通讯员 王立红摄

河北日报记者 霍相博

患者不方便去医院,如何足不出户享受护理服务?近年来,国家有关部门多次下发文件,鼓励医疗机构及符合条件的第三方运用互联网技术拓展医疗服务空间和内容,并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地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与此同时,全国多地也根据实际情况相继开展“网约护士”服务项目,增加护理服务供给。

目前,我省的“互联网+护理服务”开展情况如何?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记者就此进行了采访。

探 索

多方试水“网约护士”

近日,家住省会同祥城小区的史女士通过“安心陪护中心”微信公众号,为卧床在家的父亲预约了上门采血服务。

“父亲80多岁了,有脑出血后遗症,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抽血化验。以前去医院,光出门上下楼、在医院挂号排队就要一个多小时,抽血还需要空腹,实在折腾不起。”史女士说,现在花48元就能把护士请到家里服务,着实方便不少。

“安心陪护中心”是我省一家较早开展网上预约护理服务的平台。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的护理资源,该平台目前提供包括肌肉注射、护士出诊以及胃管、尿管更换等十多项服务。自2018年上线运行以来,平台已完成近1万单上门护理服务。

“从接单情况看,我们服务的对象大多是高龄、失能老人以及出院后需要继续接受护理的患者。”平台负责人许庆明表示,像史女士这样为父母预约的客户不在少数。

随着老龄化社会进程加快,延续护理成为了“刚需”。如何满足不具备出门条件患者等重点人群的护理需求?近年来,省内相关机构在积极探索。

在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通过手机APP向护士派单,对患者进行上门护理的服务已开展了1年多。去年3月,该院整合院内护理资源,以“线上+线下”的模式,将优质的护理资源送到患者家中。

“目前,我院开展的上门项目涵盖了导管护理、康复护理、伤口护理、母婴护理等25项。”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院长卫峻枫表示,从运行情况上看,患者对网约护理服务的需求还在上升,他们也将优化工作流程,对更多患者开展此项服务。

依托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由“网约护士”上门为群众提供护理,能够更好服务百姓健康。日前,我省出台“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实施方案,规范引导“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健康发展。

省卫健委有关负责人介绍,今年我省各设区市将至少确定1家医疗机构开展试点工作,并鼓励符合条件的医疗机构同时开展,探索护理服务新模式,以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多层次的健康服务需求。

难 题

各方利益需平衡

据了解,截至目前,我省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的机构数量相对较少,享受过“网约护士”的患者也是少数。如何让“网约护士”覆盖更多人群?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平衡好医疗机构、患者与互联网平台三者之间的利益,是调动此项服务积极性的关键。

许庆明告诉记者,由于需要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的护理资源开展服务,客户通过平台支付的费用,80%都要给合作的医疗机构。

“在单次服务定价不高的前提下,这样的分配方案对公司收入影响不小。”许庆明表示,使用平台预约护理服务的人群较为固定,如果贸然涨价可能会流失订单。

宏果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高伟经营着多家基层医疗机构。在他看来,目前基层患者对“网约护士”等上门护理服务的需求较为明显,但部分定价一二百元的服务项目价格,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除网络平台外,我们也通过电话预约等方式为附近社区患者提供上门护理服务,上门费只收10元钱。”高伟说,这些患者不少是年龄较大甚至是需要临终关怀的“老客户”,低价上门护理,更多是因为“人情”。

有业内人士分析,服务项目定价问题,一定程度上制约着“网约护士”的发展。定价过低,则无法充分调动医院开展业务的积极性,这对医疗资源丰富的大型医院来说影响尤为明显。但是定价提高,患者选择“网约护士”的意愿就会减少。

据了解,在省会三甲医院更换一次普通的胃管,只需花费几十元钱。若通过“网约护士”上门服务,则需要100多元。

对此,该业内人士表示,“网约护士”每次出诊包含上门费、护理费、交通费、保险费等,收取的费用是综合性的,不能简单作比较。

此外,护士的积极性也需要提高。为鼓励护士开展上门护理,华北医疗健康集团峰峰总医院进行了尝试。卫峻枫介绍,他们一方面将单次项目费用的55%直接给到护士,另一方面要求他们在护理过程中免费进行血压测量、病情询问、心理疏导等服务,丰富服务内容。

“这样,护士和患者都能收获更多。”卫峻枫说。

期 待

“网约护士”走进千家万户

患者有需求,国家有政策,多方在行动。但如何让“网约护士”走进千家万户,服务更多人群?这需要一个更加系统合理的管理模式。

“上门价格不菲,但真的靠谱吗?”“外出护理,中间出现意外怎么办?”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各方关注的首先是医疗安全问题。

在我省出台的实施方案中,对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的试点医疗机构作出严格的资质要求,并对上门服务的护士设定了“具备5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等门槛。对于服务对象,则确定为出院后仍需提供医疗护理的患者、高龄或失能老年人等重点人群。

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试点医疗机构将建立或明确“互联网+护理服务”管理部门,负责协调组织服务对象的综合评估工作和落实,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的从业护士岗前培训。

针对信息技术平台的管理,我省规定各平台必须依托实体医疗机构,不得独立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医疗机构与第三方平台建立合作时,应确保信息安全和医疗数据保密。

采访中记者注意到,“互联网+护理服务”的可持续发展,不能忽视个性化服务背后的市场化属性,但也同时应该避免价格“乱象”的出现。我省对此也进行了综合考量。

据了解,在确定护理服务项目收费时,我省要求各试点结合实际供给和需求,综合考虑交通成本、时间成本、信息技术成本、护士技术劳务价值等因素,发挥市场议价机制。收费标准、支付方式等也将通过网络页面、价目表等形式予以公示。

“此外,试点医疗机构也将建立风险防控机制,切实保障护士执业安全和人身安全。”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我省将加强管理,让“网约护士”真正走到群众家中,惠及更多有需要的人。

作者:霍相博

来源:河北日报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