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纳斯达克,流血狂奔的BOSS直聘准备好了吗?
互联网新闻 2021-05-23 10:00:03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6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有牛财经”(yncj_cn),作者:长江中下游学者

被传上市数年,经历多场舆论风波后,BOSS直聘终于写好了招股书,准备登陆美股市场。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官网信息显示,BOSS直聘在香港的关联公司“KANZHUN LIMITED”已经于5月21日递交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申请,计划在纳斯达克交易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BZ”。浏览文件可知,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瑞银为其IPO承销商。

相比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老牌网络招聘平台,成立不到七年的BOSS直聘几乎只能算个新人。但凭借独到的战略眼光,BOSS直聘成功抓住了年轻人网络求职痛点以及中小微企业需求,借助移动互联网时代红利快速崛起,进而一跃成为目前中国网络招聘市场上的头部平台,本次赴美上市,对它来说无疑是开启全新增长之旅的契机。

当然,平台内容审核不严、招聘信息鱼龙混杂等要素导致恶性事件频发,也使得近年来BOSS直聘的风评受到很大影响。此外,行业内流量见顶、变现手段较少等问题同样困扰着它。上市后,这些问题迟早要摆在镁光灯下接受检验,届时BOSS直聘又要怎样讲述自己的故事呢?

不满七岁的BOSS直聘,凭什么混进行业前排?

在同一批次的互联网创业者中,BOSS直聘创始人兼CEO赵鹏的身份有些特殊——在踏入招聘行业前,他已经在官场干得风生水起,甚至一度升到了团中央办公厅调研处长的位子上,同时还兼任中国青年志愿者协会项目发展部长。那时,赵鹏才刚刚摸到三十岁的门槛。

不过,赵鹏并没有端着铁饭碗过到老的打算,2005年,他离开了安稳的官场,转而加入智联招聘做起了公关经理。凭借多年的志愿者调配经验,赵鹏在智联招聘内部也相当吃得开,在五年之内就升任CEO之位,还在任上带领智联招聘成功扭亏为盈。

因为高层内讧事件等原因,赵鹏在2010年离开了智联招聘,鉴于竞业协议的限制,他只得从事了三年TMT行业的投资工作,但仍然密切关注着招聘行业的一切动向。待到三年之期过去,他便重新出山做起了招聘的老本行——这回是自己创业了。

2014年4月,赵鹏与合作伙伴联合推出“看准网”,主打雇主点评与职场信息分享,整个平台的运营模式类似美国的职场社区Glassdoor。

但在赵鹏对于招聘领域的长远规划中,看准网仍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他认为,虽然看准网可以帮助年轻求职者择优挑选企业,但并不能解决招聘行业的核心痛点——信息交流不便,求职者和企业难以达成有效的沟通。为了解决这个问题,BOSS直聘才应运而生。

为了与自己的老东家智联招聘,以及另两名强力对手前程无忧、58同城拉开差距,赵鹏提出了MDD(Mobile+Data+Direcruit)战略,即通过移动互联网红利发展App,以数据作为自身产品核心,并对招聘中间环节加以简化,让求职者直接和老板面对面。

凭借对招聘市场痛点的精准切入,BOSS直聘在数年内迅速崛起,最终跻身国内头部互联网招聘平台之列。根据Aurora Mobile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7月,BOSS直聘在国内求职者群体中的认知率达到73.3%,使用率则为47.4%,仅次于58同城。

行业内的头部地位也让众多投资机构对BOSS直聘青眼有加。在递交招股书前,它已经完成了六轮融资,股东包括腾讯投资、顺为资本、今日资本等机构。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1月BOSS直聘还获得了红杉中国领投的2.7亿美元战略融资。

月活行业第一却年亏9.4亿,为何BOSS直聘难赚钱?

若是单从BOSS直聘本次给出的表面数据来看,其可圈可点的亮点并不少——B端资源方面,截至2021年3月,BOSS直聘服务630万家认证企业,其中有82.6%是中小企业,通过企业身份认证的企业端用户则达到1300万;C端资源方面,BOSS直聘目前已拥有8580万认证求职者(填写了个人基本信息和求职期望的用户)。

活跃用户方面,截至2021年3月,BOSS直聘平均月活跃用户达到3060万,已经远远将老对手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甩在了身后(同期智联招聘月活约1600万,前程无忧约为1500万,来源:QuestMobile数据)。

但在财务数据方面,BOSS直聘的表现就没那么亮眼了。从招股书来看,BOSS直聘2020年实现营收19.44亿元,但净亏损却达到9.42亿元,同比扩大87.45%。进入2021年后,它依旧保持着亏损之势,截至2021年3月,其净亏损为1.76亿元。

所以,为何BOSS直聘坐拥众多行业优质资源却迟迟无法盈利呢?

深究其亏损原因,BOSS直聘单一的商业化途径可谓是“罪魁祸首”。目前,BOSS直聘主要向B端用户提供服务来变现,广告费用和针对C端用户的会员收入占比极小。

2020年,BOSS直聘“面向企业客户的在线招聘服务”一项就占据了总营收的99%,“其他收入”仅为171万元,占比还不到1%。可以想见,BOSS直聘的营收盘子本来就不大,再加上去年的疫情因素,企业用户付费意愿低迷,这才造就了它2020年的巨额亏损。

此外,BOSS直聘居高不下的营销费用也是它难以盈利的原因所在。2020年,其营销费用达到13.47亿元之巨,占到了总运营成本的46%,几乎赶上一些在线教育企业。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据还有继续上涨的趋势——截至2021年3月,它的营销开支已经达到了6.18亿元。照此下去,2020年的13亿营销费用记录可能会在今年三季度就被突破。

互联网招聘赛道愈发“内卷”,BOSS直聘何去何从?

事实上,营销费用过高这一问题时至今日仍是互联网招聘平台们的通病。

烧钱,找代言人,在各大综艺节目冠名,以及在每一个能够打广告的地方打广告——12年前被智联招聘、中华英才网和前程无忧们玩过的花样,如今BOSS直聘、猎聘、拉勾这类新型招聘网站、以及58同城这类跨界入侵者仍然在玩。2020年,BOSS直聘仅在央视投入的广告费就超过1亿元,7月份,58同城也斥资8亿元捆绑《这就是街舞》等综艺节目。在高铁、公交站、餐馆、健身房、写字楼等线下场景,它们的广告更是多如牛毛。

行业选手们的“内卷”式竞争,与市场情况脱不开关系。

相较其他行业,中国互联网招聘这一细分行业的规模并不算大。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网络招聘市场规模才刚突破100亿大关,目前正向着150亿目标冲刺。但就是这样一个不算特别大的盘子,却密密麻麻挤进了数百家招聘平台。

同时,各家平台之间的差异也正变得越来越小。例如BOSS直聘,其成立之初强调“找工作、和老板谈”,但如今很多求职者在平台上遇到的企业账号,背后多半都是人事在充当着“老板”的角色,这让它和智联招聘、58同城等平台的即时沟通系统变得毫无区别。

在用户选择变多,且各家平台所能提供的服务大同小异时,通过广告尽可能地吸引用户就成为了它们为数不多的选择。但另一个致命的问题在于——在国内,C端的流量如今已经变得弥足珍贵,而这些招聘平台又无法进入海外市场获取增量,同时,平台的流量转化率却并不高,这种种因素共同催生了如今各大平台日益增高的营销成本。

除了发展前景上的问题之外,2017年BOSS直聘被曝出传销组织出没的消息也值得重视——这起事件暴露了BOSS直聘,乃至整个网络招聘行业审核机制的缺陷。尽管BOSS直聘曾在事件发生后承诺将“100%采用机器+人工审核认证”,但在去年又发生一起情色招聘事件后,它所承诺的“更严格审核机制”实际效果究竟几何,恐怕还要打上一个大问号。

总的来说,BOSS直聘若想继续保持自身的优势地位,做出改变是必须的。一方面,它可以扩展自身的服务范围——目前大多数招聘平台还停留在企业-求职者对接管道的角色上,过分重视来自B端的收入和广告投放,却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C端求职者的需求。

另一方面,在当今多元化就业越来越频繁的大背景下,BOSS直聘可以扩展更加细分、更加垂直的招聘方向,例如拉勾就瞄准互联网行业,而上啥班、多面等APP则紧盯短视频直播行业发力。就像张鹏当年从看准网延伸出BOSS直聘一样,他同样可以在这些细分赛道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全新机会,甚至最终打造出一个全新的BOSS直聘。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