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有意:互联网医院发展的上海探索与思考
互联网新闻 2021-03-20 02:00:11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5

原创 冲哥 魔都小哨兵SH

如果说在2020年前,人们对互联网医院的认知还很有限的话,经过2020年疫情的洗礼后,互联网医院的发展和应用已成为必答题和必修课。

1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2020年,在新冠疫情催化下,借助政策东风,互联网医疗成为新热点,全国互联网医院数量超过900家。而这个数字在2018年是100多。2020年成为业界公认的互联网医疗第二波。上一波还是在2015年前后。

放眼望去,赛道上挤满了人。无论是公立队,还是商业队,都在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上海互联网医疗属于起步较早的“战队”。早在2010年,全球规模最大的数字健康独角兽微医,其前身挂号网从华山医院起步。此后,各大医院陆续建起公众号、支付系统,一些大医院还建了自己的APP,不断刷新医疗服务的新面貌。前几年申康医院发展中心的“上海市互联网总医院”上线后,整合起了全市38家市级医院的医疗资源,为便民服务开辟出新空间。

到了2020年,上海互联网医院又有了大发展。自2月26日徐汇区中心医院成为沪上首个获得互联网医院牌照的公立医院以来,短短一年间,上海已成立53家互联网医院,其中二、三级医院42家,社区卫生服务中心6家,民营医疗机构5家。落户朱家角的长三角(上海)互联网医院、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国内首个获批的“5G智慧医院”项目、华山医院互联网医院、上海市儿童医院互联网医院等等,表现都很抢眼。

长三角(上海)智慧互联网医院、专家远程会诊

除了布点格局逐渐完善外,内涵建设也有了新的拓展,特别是与“一网通办”对接后,跑出了服务加速度。全市号源统一管理、统一预约入口(“健康云”和“随申办”),市民不再需要关注很多公众号、下载很多APP,就可以便捷地选择医院和科室、专家预约挂号。二级以上医院影像数据、检验检查结果等加快互联互通互认,减少了病患重复检查的成本消耗。有了脱卡支付,凭借“医保电子凭证”,忘带医保卡也不再成为困扰;有了无感支付(基于信用),直接省却了排队缴费环节;有了健康档案,所有就诊和开药历史记录,一目了然;有了亲情账户,家中的老人和孩子也可以享受同等的便利。一言以蔽之,一旦使用过上海互联网医院,一定会惊叹于当下的便捷和高效。

随申办APP医疗健康页面、市第一人民医院5G智慧发热门诊

2

“成长的烦恼”

然而,互联网医院,说到底还是新生事物,仍然需要在摸索中前进。伴随着欢呼的,也有时不时出现的“问号”。

因为这件事很难——

一是非常烧钱。如同每一个互联网项目一样,互联网医院需要很长时间的“赔本赚吆喝”。国内现有的商业互联网医疗机构,普遍选择了略为好走的路。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背靠电商生态,主打医药电商,前者医药电商营收占比甚至高达97%。平安好医生背靠中国平安,依托的是商业保险。微医在营收中占比超过50%的,是以慢性病管理为主的会员健康维护服务。即使是美国远程医疗巨头Teladoc,成立9年之久,在纽交所上市,到目前也仍未实现盈利,只能说是亏损金额正在缩小,何况其商业模式主要是与大型企业或保险公司签约,主要营收来自to B。上海互联网医院选择了最难的赛道,因此运营至今,大多由线下补贴线上,只有少数实现了收支平衡。如何实现长远发展,是互联网医院操盘手必然而要直面的难题。

二是少有同类先例可循。美国移动医疗的几大商业模式中,主流模式是为医生/医院提供“互联网+”服务,而不是面向患者。在欧盟国家中,公众对医疗体系满意度最高的丹麦,创建了两个医疗网络系统Sundhed.dk和MedCom,前者有预约、订药等功能,但也没有开通上海探索的在线问诊;后者主要是确保卫生部门信息安全,数千所医疗机构和几十个不同的技术供应商,都通过同一个电子表格系统为患者提供服务,看上去很美,但对于上海每年2.6亿人次全球第一的门急诊量的体量来说,似乎也并不适用。

三是对效果和预期认知不一。有人认为,互联网通过降低信息不对称,虽然可以提高医疗资源和患者需求之间的匹配效率,但无法在短时间内快速增加医疗资源,特别是医生的供给。对分级诊疗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三甲医院的就诊变得无比便捷时,患者为何还会选择社区卫生中心?更为现实的是,互联网医院是否能引导市民转变就医习惯,并没有想象中乐观。

“上海健康云”预约挂号入口、各医院现场均配备专人帮助在线操作

越是这个时候,越需要信心。

一方面,市场对互联网医疗前景的认可,是现实。去年,丁香园、春雨医生、微医、1药网、叮当快药等互联网医疗企业都完成了新融资,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在港股市场远超预期的市值,都印证了这点。

另一方面,经此一“疫”,互联网医院成为避免医疗资源“挤兑”、减少接触的“刚需”。

互联网医院已是大势所趋,更何况事关人民福祉,再难上海也会去做。上海的政策制定者想得透彻,上海不能坐等国家布置任务、提供方案,上海有责任作出更大探索。

因此,自去年市委九次全会专门就人民城市建设作出系统部署后,上海成立工作专班,加强部门联动,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包括便民就医工程、深化“一网通办”改革构建全方位服务体系,等等,最大化地做强做优上海医疗服务,提升人民群众的感受度和满意度。特别是上海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深入推进民心工程与民生实事工程,给出了十足的决心和力度。

各互联网医院界面建设都诚意满满

3

互联网医院,还要“大胆地往前走”

面向未来的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疗,还要更好地找到用户、扩大场景、激发动力。

首先是用户在哪?

据申康发布的《2020上海市级医院互联网总平台便民服务大数据报告》,就年龄看,31-40岁和60岁以上用户最多。从性别看,6成预约由女性完成。从地域分布看,异地实际挂号用户占5成,主要来自长三角地区,江苏省最多。与网购、互联网+衣食住行等相比,互联网医院总体还属于“低频”服务,要让更多患者享受这个数字红利,上海还要对用户做出更为精准的画像。

比如,大量慢病和长期康复需求的人群。目前,中国每年近70亿人次的门诊量,超过60%为复诊。其中慢性病又占较大比例。上海眼耳鼻喉科医院后台数据显示,五官科问诊咨询最多的是慢性咽炎;华山医院占据90%以上在线问诊量的是皮肤科。通过对患者康复规律的把握,上海互联网医院的慢病和康复管理或许能走出一条适应当前国情市情的道路。

还有很多中青年患者或年轻父母。这类人群通常时间成本较高,因此会在网上提前做足功课,更有的放矢地寻医问药。要让他们对互联网医院的接受度从可用到好用、从好用到爱用,而不是看病靠“百度”、买药看“主播”,互联网医院还有不少细节要去完善。正如有位三甲医院院长讲,“体验度,决定使用率!”

再如,在线预约或诊疗也是外地患者的福音。不少外地患者都会有个心照不宣的共识,疑难杂症请上海大医院的医生看过,也就踏实了。有了互联网医院,医患沟通更便捷,诊疗过程也就少走弯路。特别是健康扶贫,是上海必须承担的使命。4年前就开始探索的徐汇区中心医院,至今已在偏远贫困地区开设800余个远程医疗点,覆盖20多个省市。这是互联网医院继续推进下去要更好承担起的重任。

互联网医院全市统一号源、徐汇云医院

第二是场景在哪?

医疗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了丰富的应用场景,结合互联网医院的推进,上海有些工作已经在做了。比如,在就医场景里,上海以缩短患者等候时间为主要切入点,提升预约精度,简化就医环节,将就医等待时间从平均2小时压缩到1小时甚至30分钟。未来就医候诊可能就像在外就餐排队一样方便。完成就诊后,费用可以直接从绑定的银行卡内扣除,付费由目前的3个环节减少到0,因为背后有“医疗付费一件事”在保驾护航。又如,在疫情防控场景里,市民可以在“随申办”移动端里使用核酸检测报告查询、核酸检测点查询、新冠疫苗接种预约等服务。

还有很多也可以做,比如智能预问诊系统,供患者在候诊阶段完成,便于医生快速采集信息,提高诊疗效率;又如健康管理,破解“看病无售后”难题,甚至可以通过接入可穿戴医疗设备,对监测情况及时上传;再如,智慧急救、电子就医记录册、电子出院小结、在线申请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还有深化医联体建设、打造未来医院等等,也已经在着手研究和推进。

第三是动力在哪?

实践证明,没有医生和医院的深度参与,互联网医疗无法解决所有痛点。

医院要有品牌意识。传统公立医院“获客”能力相对较强,无需像新兴互联网企业,为吸纳用户不遗余力。但在互联网逻辑里,不是有线下品牌背书的就运营得最好,也不是线下流量多,线上效果就好,大量后起之秀往往成长在传统巨头看不见的地方。因此二级以下医院乃至社区卫生中心在互联网医院运营中,也要加快打造自己的品牌,增强用户黏性,进而实现异军突起。

在品牌打造中,应注重拉长板而非补短板,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药品配送,不妨与具有相应资质的企业合作,降低用户成本。再如,健康科普,医院自有品牌当然好,但也不一定家家都做、面面俱到。

在医生的激励方面,更需要新手势。在线诊疗不是线下接诊技巧的简单翻版,就像直播带货、刺激消费者“痒点”是门技术活儿,过去老医生讲“入门观来意、出言要拿心”,线上怎么做才能避免费时费力不讨好,是互联网医院医生的新课题。因此,促进更多医护人员愿意投入时间和精力在互联网医院,是医院在工作分配、绩效分配中要平衡好的难题。

政府的引导推动很关键。政府建互联网医院,不是与商业机构争“赛道”,主要是为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做好托底。特别是要看到,医疗行业是高技术、高资源、高政策壁垒,要勇于以改革驱动变革,打通有形无形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要不断深化数据资源的深度利用开发。就像堆积膜之于味之素这家日本企业一样,他们发现了制作味精的副产品堆积膜,竟然成为了全球半导体行业封装环节不可替代的材料供应商。数据开发不仅有经济效益,比如,大数据分析可以帮助美国医疗服务业一年创造3000亿美元的附加价值;也有社会效益,比如人工智能系统Watson在“阅读”7万份相关数据资料基础上,短时间内发现了8个新的标靶药物,而靠人工研究,全世界所有肿瘤研究人员每年仅能发现一个新的潜在标靶药物。在遵循伦理、保护隐私、打破体制分割的前提下,这些海量医疗数据如果能够得到充分运用,会更好推动临床、定价、药物研发、公众健康等领域的发展。否则,很可能会错失新的“蓝海”。对此,上海正在行动。

随申码·医疗页面的医保电子凭证和无感支付使用十分便捷、上海儿童医学中心的智慧医院解决方案

上海互联网医院建设已经开了个好头。当前,上海全市上下正紧锣密鼓地推进数字化转型,互联网医院更加令人期待。我们希望,在不远的将来,上海互联网医院更富科技感,也更有人情味,为人们提供不一般的医疗新体验。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原标题:《【有情有意】互联网医院发展的上海探索与思考》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