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方人控诉大会:3个月没来大姨妈,看到微信消息就紧张
互联网新闻 2020-11-23 16:00:09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0

幸福的甲方都是一样的,不幸的乙方各有各的不幸。

在收入的增长无法跟上经济的增长,人们纷纷无奈自嘲的如今,比打工人更悲壮的。是乙方人。

豆瓣有个#甲方迷惑行为大赏#小组,孜孜不倦收集“新世纪甲方刁难录”。还有个#以吐槽甲方爸爸为生#小组,把生活的热情全都投向这层亲子关系。即便对甲方的讨伐早已堪称是互联网旷日持久的人权运动,所长还是在这两个组里发现很多乙方仍然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的怨气隔着屏幕已经把所长击穿。

为了探究在人类文明已经步入2020年末的乙方现状,所长找来了8位备受摧残的乙方,来聊聊他们遇到的甲方。

你还遇到过哪些“想要乙方跑,又想乙方不吃草”的甲方,也欢迎在留言区大声控诉。

甲方PTSD当代乙方都被逼成什么样

当代乙方被逼成什么样,已经足够出一本「甲方PTSD」病历大百科了:

K小姐 广告人

24小时开机;微信秒回强迫症。

才不是受气包 设计

有时候会有幻听,总觉得手机响了有消息,看了发现并没有。

小黄 建筑项目管理

我上班以来,就没过过周末。刚开始是新手,都不敢离开电脑,因为我不太习惯用手机看客户发来的意见,很不方便。后来才慢慢熟悉用手机收发邮件。

王可以 文案策划

周末不敢去看电影,怕中途来电;也不太敢出去玩,担心客户找我;微信电话恐惧,听到微信电话响就有点害怕,抗拒、急躁不安。

Nay 管理咨询

某些客户项目做的太痛苦,导致每次走到他们公司附近我会绕着走。

发财子 广告策划

以前会有一些PTSD,比如害怕微信来消息。但上一次找工作,特意去选

择了加班不会太狂的公司。

灰狐娘 品牌营销

网页版微信那个标志变亮,真的很害怕。

可以看出来,对于不少乙方来说,甲方已经成为阴影一般的存在。鉴于此,所长为下面这位甲方爸爸的勇气感到深深地敬佩。

↑ 图片来自豆瓣

很显然,一个小小的问题承载不了广大乙方们的怒意。

甲乙方的矛盾由来已久,甲方抱怨乙方“创意不现实,设想太烧钱,发挥太自我,建议不在点子上,给的不是我要的”,乙方抱怨甲方“审美不过关、目光太短浅、逻辑太混乱,根本不知道自个儿要的是个啥”。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双方沟通不顺畅,信息有误差。另一方面,中国社会一向缺乏专业性,和对专业性的尊重,“要甲方懂设计,还要乙方干什么?”如今甲方在专业乙方面前“承认自己不懂””不干涉“成了一种政治正确,不懂(也不愿意去了解乙方的工作内容)但得提需求,于是就有了“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颜色不对字太小,还是改回第一稿”的乙方噩梦。

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甲方到底有哪几类,你又遇到过几类?

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甲方:看需求像在看阅读理解

都说良好的开端是成功的一半,从这点来看,很多甲乙方从一开始在一起,或许就是错的。

甲方们总是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姑娘,把内心的想法说的玄乎其玄,虚无中还透着些天真和俏皮,想让男朋友在扭扭捏捏的只言片语中,迅速领悟到自己的真意。

眉毛兔儿 新媒体运营

甲方永远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他们总觉得别人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发来很多参考说要这样的要那样的。

但最后!他们还是会要最标题党、最俗的那种。

↑ 受访对象眉毛兔儿供图

↑ 图片来自豆瓣

发财子 广告策划

除了“不够自然”“不够有趣”“不够爆款”这三个最可怕的反馈,还有甲方对我说,“内容再务虚一些。”

↑ 图片来自豆瓣 让乙方沉默的反馈意见

↑ 图片来自豆瓣 凌晨两点的魔鬼配色需求

如果甲方能把自己的需求说清楚,这世界上会少很多倒在阅读理解关卡的乙方。可惜有的甲方可能真的不太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或者不知道自己的领导想要什么。建议这类甲方努力提升一下自身专业能力和精准表达的能力,为乙方们减轻阅读理解障碍。

让人爆肝秃头的甲方:“两小时后我就要”

如果说沟通需求是甲乙双方进行的旷日持久的猜谜游戏,那么那些一下班就丢需求、假装不晓得周末到了的甲方,才是乙方们真正的修罗场。

↑ 一位已注销的豆瓣用户 我们只知道他是做设计的

↑受访对象眉毛兔儿供图:等了一下午没反馈,一下班需求就来,时间点卡得死死的

↑受访对象眉毛兔儿供图:下午3点给资料,下午出;周末给资料,周末出

↑图片来自豆瓣

↑受访对象发财子供图 领导为满足甲方需求下令不眠不休加班

这样的甲方不了解乙方的工作流程和难度,也不愿意去了解,他们总把别人的工作想得很简单,“你们是专业的,随便弄弄就行,很快的”“来份创新、有趣、有意义、有温度的H5”“明天就要”。

他们时而还会消失一阵子然后突然现身,轻描淡写地通知你“还差点意思”“再多做一版作为选择”,或者各种立刻马上要,好像过去的时间都是你耽误的。

有时候,甲方内部意见不统一,你秃然有了两三四五个甲方爸爸,那些后爸和后后爸们总在争抢你的抚养权,啊不是,使唤权。

小黄 建筑项目管理

有时候我们加班完全是无意义的,因为甲方内部意见完全没有统一。比如同一张图,他们一个团队要下午2点的效果,另一个团队要下午6点的。

我就说了一句“要不您两位先确定好再告诉我们最终决定?”结果对方就炸了,直接骂我们效率低。

那一阵子,我天天连续工作18小时,秃头爆痘口干。还在凌晨4点接到过甲方国外团队的羞辱电话。累得我连着三个月没来大姨妈。

↑ 图片来自豆瓣用户@缪苏帕

豆瓣用户缪苏帕在经历了甲方3位选手的相互扯皮但问题并没有解决之后,真诚发问:“要不我拉个群让你们三位商量商量?”

内部意见不统一导致无效工作进而带来无限制加班,真的是不少乙方共同的隐痛。当你面对在会议上自己先吵起架来的甲方,你可能真的会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先退场把舞台留给他们?

↑ 图片来自豆瓣

都是打工人,谁还没个领导呢?从这个角度来说,项目来得急不得不逼迫乙方加班加点的甲方,确实也有自己的身不由己,但如果将这样的不合理视为合理,可就难怪要承受乙方内心(嗷到内伤)的咆哮了。

说啥就是啥的呛人甲方:“你觉得这合适吗?

如果说讲不清楚的需求和高强度的工作压迫是资本生来就有的特权,那么甲方们在态度上的强势傲慢和语言上的盛气凌人,真的需要他们在赚钱之前先学习一下做人的道理。

有些甲方,每分每秒说的每句话,都充斥着“老子是给钱的,你想怎样?”的高高在上和不容置疑。不管是连发几十条的60秒语音轰炸,还是语言上的阴阳怪气,收到信息的那一刻,你可能才会理解什么叫做窒息。

↑受访对象灰狐娘供图 你有过这样的窒息时刻吗?

灰狐娘 品牌营销

这个甲方觉得我稿子里她的职业照不够漂亮,连发30多条语音!各种骂我不专业,要跟我结束合作,还不准我发稿。

她领导都说OK了她是想干嘛啊?更气人的是她要我改成歌颂先进党员的那种写法,这是一个餐饮品牌专门为了拉近和顾客距离而写的人物介绍软文,谁要看你歌颂自己啊?!你以为你是袁隆平吗!!!

↑ 图源豆瓣用户 这份深夜威胁隔着屏幕都让人胆寒

能说出“确认需求这个行为是帮你们工作”的甲方,可能真的忘记了乙方熬夜爆肝是在给谁干活。

发财子 广告策划

“你觉得这合适吗?这是我想要的吗?”最烦甲方这种反问句,比直接的祈使句还恶心。

我们还喜迎一位甲方对自己同事的吐槽。看来,甲方的恶劣行径连自己人都看不下去。

甲方 圆子

有个同事是销售出身,莫名自信。转到品牌岗之后,连微博怎么玩都不懂。在这种不懂的情况下还很自信地教育广告供应商,电话一打就是4小时以上。

供应商建议在微博发起一个抽奖互动,但他没玩过微博不懂怎么抽。各种问你们怎么证明抽奖能带来很好的效果?抽奖怎么防止作弊?

供应商解释说有微博官方抽奖系统,他又反问抽奖系统的逻辑是什么。供应商说就是微博官方后台自动抽取的,他说后台在哪里……

如此反复,一个小抽奖被搞的无比复杂,关键他始终保持质疑,不断呛人,打了4个小时电话哈哈哈哈哈哈哈!有这个时间自己下载个微博看一看不就完了?

老想着白嫖的甲方:“在吗?帮我做个××”

每个甲方在明确预算之前,都是不缺钱的主儿。你问他预算多少,他很可能会给你个意味深长的回答——看你们的创意了。

但真正到了执行阶段,大部分甲方愿意给出的预算,往往都配不上他们丰富美好的想象力。

↑甲方想要的效果VS甲方给到的预算 别问为什么两张图宽窄不一样

↑ 图源豆瓣 原来汇率可以这样做手脚?

↑ 您这预算不够得可是有点多~

才不是受气包 设计

一问预算,就说我们不要整天想着钱,好像谈钱的就是小人,难道广告公司是慈善机构吗?

每次做方案之前都问不出预算,说要看我们创意,做到最后,预算就给一丢丢,我们还得重新调整方案。

当一部分甲方还在想方设法缩减预算的时候,另外一些甲方已经想到了白嫖的好办法。

↑ 受访对象K小姐供图 她的甲方一上来就是“帮不帮?一个字”

↑ 项目投资一个亿,资源置换可还行?

↑ 图源微博用户@没毛病诊所 甲方想用猫抵设计费

K小姐 品牌营销

我们公司是做品牌制作和演艺活动的,前阵子有个甲方找过来想要我们的艺人资源。

我给出报价之后,对方说,“嗯,你直接把她们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来联系就好。”

我以为幻听了呢,苦口婆心各种解释,结果对方又说,“我们合作这么久了,让你把两个艺人的联系方式给我都不行?”

她在想啥呢?这不等于我把自己吃饭的工具都缴了?那我吃啥???

接下来,依然是甲方的现身说法。

圆子 甲方

我有个同事很喜欢白嫖乙方的创意,她的特色是自己没想清楚要做什么,brief也下的云里雾里,让供应商帮她整理。对创意的时候,她是真的没有任何想法。

比如老板让她交一版方案,在没有签合同没有比稿的情况下,她私下找创意供应商提前帮她想东西来应付老板的活。她嘴上和供应商说项目已经立项了,其实毛都没有。最后方案要是没过就把供应商甩了,白嫖人家,要是通过,她就说是她自己想的。

然后如果确定合作,她会薅着乙方电话脑暴从白天到凌晨,甚至还远程电话监工。有家供应商在北京,和她对接的是刚毕业的年轻人,她嘴上说不放心,要一起脑暴,经常把人家搞到凌晨三四点下班。这些年轻人都住在通州,上班在东三环,凌晨下班都没地铁。有次遇上国庆放假,广告公司提前团建调休,她要求人家小朋友不参加公司团建,待在公司把活干完。

把人家老板惹毛了,打电话过来投诉,问她你到底想干嘛?

她说,年轻人就是要耐操……

甲方可能永远不懂出多少钱办多少事这个道理,毕竟,甲方能不能给出充足的预算,可能并不是他自己说了算。甲乙双方在预算上的矛盾,可能会因为立场原因而永远存在。但是「白嫖即可耻」早已经是社会共识。

拖欠尾款的甲方:欠钱理由比请假还多

你以为改过无数遍方案、熬完无数的夜,顶着满脸痘痘和快要掉光的头发换来了甲方一句OK,就终于可以顺利走完流程了?别急,有的甲方就是会有无数个拖款理由,来延长他与你之间的这场生死博弈。

↑图源豆瓣用户

很显然,这位甲方对接人,上学时应该也是请假一把好手。

Nay 管理咨询

好不容易开始盖章走尾款流程,突然告诉我所有报告全要转word,因为合同里对格式的要求是"ppt/word”。他觉得“/”是和的意思,不是或的意思,所以不接受只有ppt。

三年中这么多时间怎么不说,偏偏现在临门一脚了才说?况且这个斜线明明就是或的意思!!!抠字眼也就算了还要抠标点符号?!

最后证明一切都是借口,尾款没了。

总结

为什么有些甲方那么目中无人,为什么甲乙双方的关系会带来如此普遍的扭曲和痛苦?除了某些没能顺利通过《当代社交礼仪课堂小测试》、不知道尊重为何物的甲方外,答案在100多年前的《资本论》里早就说过了,金钱本来是人用来购买物品的,资本出现之后,连人也可以被购买,资本变成主人,人成为了服务资本的奴仆。

这也是历史学者杨照在《你好,马克思先生:资本论及其创造的世界》里提到的人的异化和劳动的异化——

当劳动者与自己的生产工具剥离而进入工厂,机器就从工具变成了主人。当我们作为劳动者为了换取活下去的资产而活着的时候,我们就不是严格定义下的完整的人,而是变成了一种手段。

也就是说,甲乙双方的关系从诞生之初就注定带有不平等的色彩。

听上去,打工人的命运似乎难以改变,但在马克思看来,努力让自己成为创造者,是解决这一问题的理想途径。不要为甲方打工,为自己打工。

当然,如果社会环境能转变“一切以经济利益为导向”的合作模式,那在互相尊重的前提下,甲乙双方实现平权也指日可待。

实在实现不了,就前期把方方面面都约法三章、定好契约。再不行,一件按下reset,努力移民甲方籍。

最后,让我们用马丁·路德·金先生的话作为本期乙方卖惨大会的结尾: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办公室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三里屯的写字楼上,昔日乙方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甲方的儿子坐在一起,共叙兄弟情谊。”

晚安,打工人们。甲方爸爸们,也请早点休息吧。乙方 lives matter。

作 者 | 郭雅琼

编 辑 | 老 王

设 计 | 邹 磊、戚桐珲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