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元宇宙里的Soul和它的Z世代
互联网新闻 2021-06-10 04:00:14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

根据QuestMobile于2020年11月发布的Z世代报告,Z世代规模达3.2亿,社交以83.6%的兴趣活跃偏好占比位居所有互联网兴趣类目中的首位。

随着生活富裕程度和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眼界更加开阔,Z世代的人口素质大幅提升。从小在包容自我表达的社会环境下成长,Z世代表达欲更强,热爱原创和表达自我;但是成长中课业负担的加重,使得Z世代的孤独感更强,更加珍惜与朋友进行社交互动的机会;而成长在移动互联网空前繁荣的时代,Z世代享受着信息炸裂的红利,但也在日益“原子化”的社会环境中,更渴求本真、单纯的社交关系,对互联网社交有着强烈的需求。

Z世代们需要的,不是蜻蜓点水的泛泛之交,也不是将社交局限在熟人的网络中,他们需要在更广阔的社交场景中,寻找兴趣相投、志同道合的人,完成自我的表达、倾诉和共鸣。

Soul“不看脸”、靠兴趣图谱和用户互动行为提升算法进行去中心化分发的理念,以及真实、有趣、温暖的平台氛围,奠定了Soul在Z世代心中的重要地位。在Soul App上,有人找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有人发现了更多的有趣灵魂。在日常的社交圈之外,Z世代可以找到同一兴趣圈层的新伙伴,也可以发现未曾注意的新兴趣圈层。

大灰仔是Soul里一位相当出色的男孩,他在校期间组织了100多位同学去种树,陆陆续续种了400多颗。他就经常回去照看曾经种下的树苗,好像一个母亲呵护自己孩子的成长,Soul就成了他记录“孩子”成长的一片小天地。

毕业后,组织大规模团体种树的机会变少,于是他就邀请Soul里的用户一起种树,人数不多,每次几个到十几个,但也非常满足了。通过植树他还结识了志同道合的Souler,他们都热爱潜水,并相约在异国他乡作为彼此的潜伴。

Blur,是Soul上活跃的怀揣音乐梦想的年轻人之一,他发布在Soul上的音乐作品已经被数万人聆听过。在Soul上,他慢慢凭借自己的作品吸引到了大量的用户关注,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和鼓励。再后来,他开始尝试着自己写歌,做原创的音乐作品。

敢于表达自我的人不会缺少朋友,Blur在Soul上因为音乐结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他们在一起写歌,彼此交流。除了音乐本身的联结,来自Soul上好友的鼓励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力量,于是他做了一个决定:重新组建自己的乐队。Blur最后选择和当年的至交好友组了组合,创办了音乐工作室。

Soul用户“可达”曾在四川凉山做过山村教师。那是真正的山村,山路潮湿泥泞,可达常常需要用一个多小时,走村子和学校之间的山路护送孩子们上学放学。但支教的日子也是快乐的,可达喜欢茶艺,也是个古琴爱好者。跳舞、教书、弹琴、备案、烧火做饭、领队送行……都成了他在大山深处的宝藏回忆。和可达一样有过支教经历的年轻人,在Soul上还有大约3万多个,他们在Soul上分享支教的点滴,互相给予温暖和鼓励。

以有趣、多元、温暖、真实为标签,在Soul的平台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讲诉自己的故事,交流兴趣爱好,倾诉生活中的烦恼。在这个平台上,Z世代群体更加立体、饱满,他们青春、热血、澎湃,把在Soul上展示自我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分布在不同地区、不同领域的Z世代在Soul上一同分享着他们的青春和梦想。Soul和它的Z世代的故事还在继续…

本文来源:中国网

举报/反馈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