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宁:反转与再反转
互联网新闻 2020-12-04 19:00:06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8

这年头,反转与再反转并不鲜见,意外之中往往蕴藏机遇,就看谁能够抓住。

【小编说】

一言难尽的2020年快要到头了,上观新闻一年一度的“品区”时间也到了。

这一年的上海16个区,受到过冲击,遭遇过挫折,也创造了不少奇迹。这一年还为过去的五年划上一个句号。“十三五”收尾了,“十四五”要来了,新的征程开始了,每个区都有它的跑道,这个节骨眼上,每个区都在全力奔跑。

今年末的“品区”,我们品的是五年。往回看,是为了往前看。老规矩,一个区,一个关键词,我们不怕一言难尽。

长宁区“十三五”总结报告开头这样写道:“这五年,是长宁发展史上很不平凡的五年……”深解其意的人知道,这不是一句套路话。

“十三五”开局,长宁区将“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航空服务业、时尚创意产业定为区域三大重点产业,后续叠加了人工智能、创新金融等新兴产业。

事实上,20年前“十五”期间,长宁区在上海就确立“数字长宁”战略、大力发展信息服务业。千禧年阶段,联想电脑、神州数码、方正电脑、长城电脑、北大青鸟等一批知名的互联网、计算机企业都选择在长宁区设立公司或分支机构。

从2000年的“数字长宁”,到2015年开始呈现规模化群聚效应的互联网产业,再到今天的发展在线新经济和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毫无疑问,在数字化领域每一个风口,长宁都抓住了。

站在风口浪尖,比别人早试验、早改革,能早一步享受红利,也可能早一步遇到波折。

回望这五年的长宁,笔者脑海里跳出来一个词——“反转”。反转,往往代表意外,但也同样蕴含了危中寻机的可能,以及为了向着好的方面反转,许许多多人付出的努力。

(一)艰难的收官之年

眼前这个人人都在问“世界怎么了”的2020年,长宁所面临的挑战与冲击就像是“十三五”的收官大考。考验,存在于方方面面。

今年3月23日,很多人都收到了一条推送:携程创始人梁建章直播带货。这是携程“疫后复兴”的第一站。当天,梁在海南三亚的亚特兰蒂斯酒店(就是那个套房里有水族馆的酒店),1小时直播里卖掉了价值1000万元的酒店套餐。

创始人亲自上场直播并不令人意外。根据公开信息,2020年第一季度,携程营收同比下跌45-50%,一季度累计亏损约17.5-18.5亿元。新冠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周期远高于17年前的“非典”,几乎已成事实。而作为ota(在线旅行社)的头部企业,做到最大的携程,受影响也最广——而携程的总部就位于长宁区,是长宁区的重点税收企业。

另一家总部位于长宁,在长宁区土生土长的“老企业”春秋航空,今年疫情发生后企业经营受到严重影响,春节期间累计退票超6亿元,航班量削减50%,客座率下降50%。获悉此事,长宁区相关部门在春节后加班加点,用3天时间为春秋航空建立了一条扶持资金兑付的“绿色通道”。通过“先行兑付、材料后补”的创新方式,2月初迅速为企业兑付了6374万元的扶持资金,总算缓解了“性命攸关”的资金流问题。

疫情发生后,长宁辖区内的大企业上演着生生死死、跌宕起伏,而在基层社区,“反转”也是汹涌而来。

“长宁是上海国际化程度最高的城区之一,居住着来自1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万多名境外人士。”在对外宣介、招商引资时,长宁总不忘自豪地列出这些数字。但在疫情背景下,这些数字成为沉甸甸的压力。当人们以为全球疫情仅仅对境外游有影响时,长宁区的几位“小巷总理”却嗅到了“大战将至”的气息。

2月下旬起,虹桥街道荣华居民区的党总支书记盛弘就发现,从日韩等境外国家回沪的居民大幅增加。很快,3月6日那天,上海正式启动境外回沪人员转运机制,防疫工作的重心转眼变成了严防境外输入。居住着1.6万境外人士(占居民半数以上)的荣华居民区一下子被推上“风口浪尖”。

通过前期“人海战”、中期借助“一网统管”的“智慧战”、后期的常态化防疫,长宁国际社区的防疫闭环紧紧扎牢。每天和盛弘一同进出的志愿者里,也开始多了说韩文、日文、意大利语的外籍居民。

“十三五”收官之年的大考,长宁经历了“世界级风险”。

说到“反转”,还有一个大家记忆犹新的小插曲:2019年8月23日下午,一条消息刷爆朋友圈:上海高岛屋百货不关门了。

此前的6月,日本高岛屋曾宣布退出中国市场,随之而来的是上海高岛屋的“全场清仓促销”。这也使得当年7月上海高岛屋百货的整体销售额超过1亿元,一跃至上海单体百货排行第四。

反转,来得就是这么突然。但,真的是“突然”的反转吗?未必。高岛屋的留下,与长宁区相关部门不懈的沟通协调分不开。

(二)新“巨头”的出现记

北京时间2018年7月26日晚间,拼多多正式登陆纽约纳斯达克,发行价19美元。此时,拼多多全公司(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下大约有2000人,距离2017年入驻娄山关路上的金虹桥国际中心办公时,人数翻了约一倍。

2019年末,金虹桥物业为拼多多的错峰上班制度制定电梯运行方案,此时企业人数已经增长至6000人。到了中午,为拼多多运送午餐盒饭,要专门加开一部货运电梯。

到了今年11月,根据长宁区商务委的数据,拼多多企业人数已有约7000人。与此同时,创始人黄峥在2020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蝉联了“80后”白手起家首富,也登顶上海首富,财富估值超过2000亿元。

这家近年来横空出世的互联网新贵,总部(注册地)也位于长宁区。

产业发展与城市更新,是长宁“十三五”期间两大区域发展战略。“十三五”开局,长宁区将“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航空服务业、时尚创意产业定为区域三大重点产业,后续叠加了人工智能、创新金融等新产业。其中,“互+生”在市场、技术和全球大环境的推动下,五年来实现了向智能互联网、在线新经济产业的不断进阶。

但有一点未曾改变:长宁区从不缺互联网头部企业。

2019年中国互联网百强企业前20名中,3家入围的上海企业均来自长宁区,分别是美团点评、拼多多、携程旅行网。这三家互联网企业也成为长宁区的一组新的产业名片,带动效应也很明显:2019年,长宁区电子商务交易额占上海全市总量三分之一。菜管家、易果生鲜、每日优鲜、食行生鲜、艺享熙香……一批叫得上名字的电商和“互+生”企业都位于长宁区。

与此同时,长宁区近年多项改革创新,也围绕这些日后被称为“在线新经济”的企业。比如,“一照多址”“一证多址”改革、跨区域网络市场协同监管、“验放分离、零等待”等等。长宁区还成为上海首个“互联网+生活性服务业”创新试验区、首个“网络市场监管与服务示范区”。

开局高起点,中期高标准,但2019年一季度起,长宁区便迎来了比较显著的经济增长波动,各中原因复杂。区领导在2019年年中的一次讲话时曾表示,长宁在“十三五”开局就已进入深度转型时期。一方面,区域经济发展不再局限于税收增幅,另一方面,更加强调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要减少对房地产业的依赖,积极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

2015年长宁的区级财政收入129.94亿元,2019年131.62亿元,在上海16个区的排位有所下降。表面看来,位处沪宁、沪杭发展轴的“y”型交汇点,“夹”在上海市中心与长三角示范区之间的长宁区,有着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但细究这一区位,距离东边上海“心脏地带”黄浦静安,和西边长三角示范区的外延,却有些尴尬。长宁,怎样避免像家中排行老二的孩子那样,只留面面俱到的温顺性格,而是进一步激发出“锐气”和“野性”,值得思考。

经历2020年的疫情,拼多多已经成为长宁区新的重点纳税企业,有赶超“前辈”携程和美团点评之势。携程也好,拼多多也好,长宁区各级政府部门在“十四五”要思考的,或许还有未来新的“巨头”诞生后,区域自身的资源禀赋、服务能力、城区功能、营商环境能否“吃得下”巨型企业的需求。此外,地区政府与大企业相互间的沟通与博弈是否始终保持在一个层面,也需要重新思考。

疫情对旅游业和航空业的打击或许敲响了一次“警钟”:产业结构都捆绑在一条大产业链上,生态固然完整,风险却也巨大。长宁区的营商环境建设一直走在上海前列,对“店小二”的要求或许更高,除了服务好企业,还要能够成为企业的“同行者”,适时引导乃至参与企业的风险应对。

当下,上海正全面推进城市数字化转型。可以说,谁占据数字化转型的先机,谁就掌握未来发展的战略主动。拥有20年深厚产业基础,数字化已融入区域发展血脉的长宁,能否在此轮转型中扛起“大旗”,走在前列甚至首位,令人期待!

拼多多上市当日

李佳琦所在的美one公司位于长宁区上生·新所的办公地

(三)全方位的更新

把看似“熟透”的“老土地”做新,成为“十三五”期间长宁区修炼出的一门看家功夫。

“十二五”期间,长宁区层在上海率先完成二级以下成片旧里改造,区领导当时就算过这样一笔“账”:“十三五”期间,全区可开工总建筑面积不过80余万平方米,大约只有“十二五”的四分之一。带着已知的巨大挑战,长宁区踏入了“十三五”,也如期“迎”来了土地资源的“天花板”。

很多人没想到的是,遇到类似挑战的还有地产企业。2016年左右,上海万科承接了延安西路1262号地块的城市更新项目,涉及优秀历史建筑的修缮、一般历史建筑的现代化改造、老厂房的功能换新、文创园区运营、企业引进、招商、文化内容运营。这是万科在上海乃至中国主要城市的一次全新尝试。

2018年5月,当一个名为“上生·新所”的园区对外开放时,很多“老上海”才意识到,这里原先是上海生物制品研究所得办公地,园区里还有一栋邬达克设计的保护建筑,孙中山之子孙科的别墅。

2015年,愚园路近今天凤岗路一带开设了一家名为“弗兰克”的牛排馆,这家日后频频有明星光顾的“网红”餐厅,当时在周边都是五金店、杂货店的愚园路上显得颇为“异类”。

但很快,每天往返愚园路买菜、接送小孩的居民就发现,这条马路开始变得洋气起来,有调香店、可以学着吹玻璃的咖啡店、logo是只粉色胖猪的面包店。2018-2019年,愚园百货公司、愚园市集及其二楼的“粟上海·社区美术馆”相继开业,让愚园路长宁段成为烟火气与潮流共生的马路。穿着palm angels、we11done(都是潮牌)的年轻人与拎着瓜果蔬菜的阿姨妈妈走在同一条人行道上,完全不“违和”。

城市规划中常见的话术“有机更新”,在100岁的愚园路上有了具象演绎。负责愚园路街区更新和运营的也是一家土生土长的长宁企业,名叫创邑。由市场化企业承接城风貌街区能级提升,让长宁区在“十三五”探索出了愚园路和上生·新所两个上海城市更新的新地标。

不过,目前这两处城市新地标的主要运营收益还是来自房租。“十四五”期间,长宁区能否与企业共同探索继“二房东”模式后新的运营方式,尤其是兼顾市场化运营收益和社会效益的平衡,值得探索的还有很多。

深入城区肌理的改造更新也不断推进。如今,长宁区24.6万平方米的非成套房屋综合改造已经基本完成,精品小区建设也累计开竣工403万平方米。新泾六村“乐爱家”居民活动中心的门口,常年展示着一根生锈到面目全非的水管。就是这根黑峻峻的落水管,镌刻下了北新泾街道2018年-2019年为了老百姓安居乐业,“咬牙”坚持完成的精品小区污水管改造的全过程。

当人们认为面积仅37平方公里的长宁区,在开发环节已经“开无可开”时,这个上海老牌中心城区用“老土地”上的更新,实现了一次接一次的反转。

“十三五”期间经历了乘风破浪,即将开启新一个五年,长宁区有诸多方面值得期待:科大讯飞将要入驻虹桥临空经济园区;巴黎春天长宁店闭店后变身ai综合体“新微智谷”;尚街loft更新为长宁在线新经济产业园并迎来上海市直播电商联盟入驻;原红坊地块将迎来im上海长宁国际发展广场、东方明珠凯旋中心、宝地新华大厦、上海融侨中心等大型商办项目陆续竣工,释放80万平方米的商办空间……

这年头,反转与再反转并不鲜见,意外之中往往蕴藏机遇,就看谁能够抓住。

上生·新所原海军俱乐部泳池

愚园路已成为时尚潮流活动聚集地

来源:上观新闻

编辑:李 博

转载请注明来自上海长宁官方微信

上观号作者:上海长宁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