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被新表情“炸屏”,一顿激情操作后......
互联网新闻 2021-01-22 08:00:07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3

以后,微信可以改状态了30秒快读1、1月21日,微信在它的10岁生日这一天推出8.0版本,其中表情包全面更新,所有表情都动起来了。2、原先固化的表情全部动起来了,“笑哭”的手从头顶移到眼睛上的那一刻才是最悲情时刻,“裂开”如果没能看到从完整到分裂的整个过程,又怎能让崩溃的心情更有传染力?一个“炸弹”扔过去,不仅屏幕要炸裂,连手机都要抖三抖,否则如何让整个群感受到你的暴力?3、一顿激情操作之后,索然无味。还记得2017年春天刷屏的达康书记吗?“达康书记别低头,GDP会掉。”“总有小人要害我,累觉不爱。”“我背黑锅。”“你咋不上天呢?”“笑不出来。”“强忍泪水。”那一年,即使你没看过热播剧《人民的名义》,铺天盖地的微信表情包也会让你秒懂剧中的达康书记是一位怎样的“背锅侠”“耿直boy”以及“GDP控”。

每当有新鲜事物在网上冒泡,大量恶搞向或卖萌向的表情包就会迅速出圈,占据人们的对话框。很多人也许是见识过“杨超越锦鲤”之后才知道《创造101》,欣赏过“鸡你太美”的篮球舞表情包之后才认识了蔡徐坤。我看见你、我看见笑脸、我看见烟花、我看见一首歌、我看见你看见的……如果干巴巴的文字表达不出你内心澎湃的情感,那就用表情包让情绪被“看见”吧。《IT时报》拍了拍你,从此我们就是勾肩搭背的伙计。

01一次不言自喻的“破壁”十二栋文化旗下卡通形象IP“长草颜团子”的创作者@腿丽丝认为,有了表情包,大家在聊天中的表达更轻松了,“有时候语言文字无法描述的感觉,发一个表情就能让人马上理解,也能从大家用的表情中感受到每个人内心不同的状态和自我。”腿丽丝和朋友或家人聊天时,互相纯发表情的情况也很多见。

除了弥补聊天形式的短板,一旦朋友之间聊high了,双方开启斗图模式,那种互相打趣的快乐也难以用文字描述。某种程度,表情还能作为使用者的“形象代言”,试想一个有着钢铁直男外形的壮汉,微信里却没少用萌萌哒的软妹表情包,那他的逗比人设八成就实锤了。

创立于2013年的动图宇宙是最早一批入局微信生态的表情供应商,彼时的表情商店还是邀请制的PGC内容,不支持UGC。如今的表情商店越来越开放,各路画手都能自由上传自己的表情作品。随着业态日渐丰富,人们在使用习惯上也对表情包愈发依赖,几乎到了不发图不说话的程度。张小龙也表示,得益于许多用户贡献的自定义表情,人们总能看到最新的表情在微信里运转。“现在不用看群名,光看大家在发哪些表情包就知道你在哪个微信群里。”动图宇宙联合创始人、CEO尹家鸣说,亲戚群里可能会时常见到一些辣眼睛的老年人表情包,同学群的表情包估计会比较无节操。倘若是和老板对话,也许表情包又会换成跪舔的画风。从1982年美国卡耐基·梅隆大学的斯科特·法尔曼教授在电子公告板上输入了字符“:-)”(微笑)开始,人类解锁了颜文字这类初代表情包。

在智能手机和微信进入大众视野之前,逢年过节时群发的短信里没少见各种由颜文字组成的爱心、圣诞树等祝福语。1999年,日本的栗田穣崇创作了emoji表情符号,借助苹果iOS输入法的推广,小黄脸表情开始风靡全球。而到了今天,主题更加多元化的表情包反映了人们对个性化表达的渴望。

尽管随着时间推移,微信的属性逐渐由熟人社交转向泛社交,越来越多的“三天可见”让朋友圈的壁垒越来越高,工作的意味似乎比交友更浓,但十二栋文化联合创始人、COO乱乱(本名曹洁)认为,表情包自带一种“破壁”力:“表情包具有情绪感染、打破隔阂的能量。在聊天中发送一个表情,你也喜欢、我也喜欢,会有一拍即合的效果,一定程度上也形成了一种圈层。”02一名暖男的自我修养“微信表情商店应该是国内最大也是对创作者最友好的平台了,市场很大,机会也很多。”表情包“小黄鸭鸭”的创作者Mos说道。毕业于四川美院的他本就有绘画基础,2016年底开始表情包创作,讲述一只鸭和一坨葱的故事。因为Mos的表情多是以家人为原型,“小黄鸭鸭”是妻子,“狗蛋儿”是宝宝,“锅盖”是自家养的猫,“洋葱葱”则是其本人。

图源:知乎@Mos早期表情包都是“自产自销”,只有Mos和家人在用。不仅家人在聊天时用了Mos画的表情会很开心,Mos也觉得以家人为原型去创作角色能够更准确地把自己的情感代入。小黄鸭鸭的故事线往往和作者的生活同步。比如第三季画的是小黄鸭鸭孵蛋中,暗示了怀孕的妻子,是家里的重点保护对象,这时上新的表情中能看出洋葱葱对小黄鸭鸭满满的宠溺。2020年11月上架的第四季中,宝宝狗蛋儿已经降生了。

虽然家庭生活是Mos的灵感源泉,但后期他也准备在更新时配合一些热点词汇。已有的表情包里就有一些经典不过时的关键词,比如B站用户一看就懂的“下次一定”,女孩子通常吐槽男孩子用的“大猪蹄子”等等。对于民间创作者而言,微信表情商店是很好的个人IP孵化平台。正如乱乱感受到的圈层效应,腿丽丝也希望广大网友可以通过表情找到一些共鸣。她笔下的长草颜团子诞生于2013年,正是她面临高考,需要疏解学习压力的时期,最初只是在微博上分享,两年后她才开始将作品搬上微信。头上长草、圆手圆脚的团子不仅外形软萌可爱,而且代表着梦想和希望,在表现繁忙、打工人之类的情绪时也会带有自己的人设性格。“偶尔和粉丝交流,发现他们也是和团子一样可可爱爱、怀揣梦想并且充满希望的人儿。”腿丽丝说道。

根据十二栋统计的长草颜团子粉丝数据,女性用户占比约65%,粉丝年龄集中在90后和00后。Mos的粉丝群同样以女性居多,主要是大学生和白领,“不同的角色有不同的个性,会吸引到对应的群体。比如年轻群体更喜欢‘面带微笑实际吐槽’的表情,微信表情商店排名靠前的很多是这个方向。”“表情包已经成为一种流量入口,依托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快速传播被大家喜爱。很多中国原创的卡通形象也正是由此被大家所熟识。”乱乱表示,十二栋文化旗下的长草颜团子、Gon的旱獭、小姜丝、破耳兔、制冷少女等形象IP的传播量已达到百亿级,基于移动互联网的中国形象打破了传统的做大电影、动漫去孵化IP的路径,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快速传播形成影响力。03一个时代的缩影2021年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坦言:“表情是我们在表达方式上最基本的元素。”就像“拍一拍”弥补了肢体接触上的空白一样,未来的生活越来越线上化,大家会更怀念彼此之间最古老的交互方式。微信上,人们的表情反映出情绪越来越强烈了,以至于必须经常“裂开”。2020年11月18日,微信新上线了6个黄脸表情:[翻白眼][666][让我看看][叹气][苦涩][裂开]。其中,“裂开了”尤其受网友追捧。

早在2017年,微信在首页“搜一搜”中就增加了“表情”的入口,和“朋友圈”“文章”“公众号”平起平坐,足以见得对表情的重视程度。

为什么表情包的情绪色彩如此鲜明?乱乱认为,表情包不仅是社交场景下的一种个人情绪,也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以制冷少女‘谢谢老板’的表情为例,它毫不掩饰对红包的喜爱,表现手法极具夸张力,显示了现代年轻人对真实表达自我的态度和主张。

这个单一表情的微信发送量就超过50亿次,就是表情所传达的情绪与网友产生‘共鸣’的一种佐证”。有趣的是,尹家鸣发现随着微信表情商店越来越繁荣,表情包的作用也和往年大相径庭。以往人们都是看过综艺、影视剧之后再去买周边、搜表情,现在恰恰相反,通常是看过各种表情包之后才有兴趣去追剧、追星。“也就是说,IM(即时通讯)流里的媒体内容反过来在引导feed流(朋友圈、微博、短视频)的内容。”尹家鸣记得,当年《偶像练习生》刚问世时,大量与蔡徐坤有关的热搜率先在动图宇宙监控数据里引爆,百度和微博热搜反而滞后了,可见微信这类即时消息对内容反馈和用户行为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动图宇宙创始人丁焱也曾在采访中指出,由于社交压力,人们有快速了解热点信息的需求,因此没有废话、全是精华的动图更容易捕捉用户的碎片化注意力。毕竟,feed流已是一片红海,时间竞争非常激烈。抓住了人们沉浸在各种单聊和群聊里的时间,还能让聊天更有料,表情包的情感分量自然不言而喻。下一个十年,表情包还可能有哪些大不同?尹家鸣希望将来只要点击表情,就能一键跳转到相应的内容,省得用户还要自己苦苦寻找表情包的出处。 作者/IT时报记者 李蕴坤 编辑/挨踢妹 排版/黄建 图片/网络 来源/《IT时报》公众号vittimes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