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为什么越来越贵?
互联网新闻 2021-03-05 18:00:04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1

原创 沈方伟 豹变 收录于话题#特写30个

「核心提示」

10年前,易到以“随时随地私人专车”的口号出现,试图破除出租车的诟病。经历数年纷争之后,易到衰落,滴滴、美团、高德崛起,网约车的地位越来越稳固,打车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有人质疑那些曾经破除出租车诟病的出行平台,初心是否仍在?

作者 | 沈方伟

编辑 | 张洋

2008年1月,巴黎,冬夜寒风凛冽,风雪交加。

城区某个街区内,两个美国程序员游客,卡拉尼克和坎普在街道上苦等三小时,却等不来一辆出租车。气愤的两人决定做点什么,报复传统出租车行业。

一年后,全球首个网约车服务平台Uber在旧金山上线,共享经济浪潮席卷全球,仿照Uber的网约车模式在中国快速兴起。

交通运输部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全国有207家网约车公司获得经营许可证,单月订单量超过100万单的公司有8家,网约车用户超过4亿人规模,千万司机以开网约车谋生。

2021年春节期间,复旦大学孙金云教授团队20余人在成都、上海、北京、深圳和重庆等地,花费5万多元打车超过800次,对今天的网约车出行状况进行了一次调研,发出一份《2020打车软件调研报告》。

这份报告发出之后引起热议,其中提及一系列问题让许多消费者感同身受。过去希望改善出行品质的网约车,今天还在帮助我们提升品质吗?亦或是已经丧失初心,变成了新垄断逐利的工具?

手机越贵打车越贵

“大数据杀熟”已经屡见不鲜。

近年来,每次有此类新闻爆出,都会引起公众的普遍反感情绪,在花钱这件事上,没有人希望自己被区别加价。

2017年10月,一个环境工程师到杭州出差,在某出行平台打车,发现跟同事相同的起始点,但自己比同事要多付10元车费。这样“看人下菜碟”的事情,不仅出现在网约车平台,订房、买机票、电影票,甚至购物网站,都出过“大数据杀熟”的套路。

在本次孙金云团队的调研中,却得出了一些新的差异化数据。在一键同时呼叫经济+舒适型车型时,手机品牌成为影响系统派单的因素之一。

在进行的233次实验中,iPhone用户被派单舒适型车辆的概率为32%,而非iPhone用户被派舒适型单的概率仅为11%,舒适性车辆费用通常更高。如用户使用的不是iPhone时,则根据手机价位,价位越贵的手机越有可能被派舒适型的单。

在优惠层面,苹果手机获得的优惠更少。233次打车实验中,iPhone用户平均只能获得2.1元优惠,而非iPhone手机则可获得4.1元优惠,两者获得优惠的概率iPhone为8%,非iPhone则为22%。

为什么不同品牌和价格的手机之间会存在差别呢?

手机的档次代表着不同人群的消费水平,使用高价手机的人群,对打车的需求频次更高,对价格不敏感,付款更爽快,平台大数据就会默认推送更高价格、更少优惠的订单。

无论滴滴、高德、美团,还是曹操、享道出行、3T出行,网约车平台为了能为乘客匹配合适的车辆,背后都有一个庞大的大数据工程师团队。大数据根据用户画像计算出对自身更有利的收费标准,而这也意味着不同手机用户之间可能存在差异报价和区别对待。

对于具体的计算细节,对用户是否公平对待,则属于平台的商业秘密,用户只能无条件接受难以反抗。

多平台比较才能更便宜

据孙金云团队统计的数据显示,在2017年-2020年三年间,中国网约车市场打车费用在三年间上涨14%,,出行成本正在逐年上升中。这其中的原因,包括了出行平台的愈发垄断导致的提价,也包括了各种成本增加导致的价格跃升。

以今天的网约车市场为例,滴滴以9252.9万月活用户占据绝对优势地位,而同期的第二、第三大出行平台嘀嗒、首汽约车仅为1189万和411万活跃月活用户。

在市场规模上,滴滴的整体份额为所有平台累加后的4倍,市场完全呈现“一超多强长尾”的竞争格局,而绝对优势也带来了价格跃升,滴滴并不是价格最优的出行软件。

如何以最低价格打到车呢?办法是弄清平台的经营补贴策略,选择优惠力度最大的平台。

调研对象选择了活跃在中国网约车市场上的8家服务商,包括滴滴出租车、美团打车、扬招(出租车)、滴滴快车、首汽、曹操、高德、T3出行等服务商。

市场并非绝对的均衡,各家平台在各个地区的市占率也有所差异,区域市场内垄断程度高则价高,分散则价低。在这场测试中,孙金云教授团队选择了中远程路途进行测试,测试对象涵盖上述8家平台,得出了差异化的结果:

在上海测试中,价格水平从低到高为滴滴出租车、美团打车、扬招、滴滴快车、首汽约车。其中同位滴滴平台旗下的滴滴出租车,与滴滴快车相比价差明显,快车比滴滴出租车在中途行程中高出48.22%,远途行程高出21.4%。

在深圳测试中,价格水平从低到高依次为美团、高德、曹操、滴滴快车、首汽约车、扬招。其中最贵的扬招出租车,价格甚至高过了高端定位的首汽约车。

在成都测试中,价格水平从低到高依次为美团,扬招、首汽、滴滴出租车、首汽约车、滴滴快车;但在距离上,成都市场出现了分化,滴滴快车中途叫车价格最贵,但远途叫车反而更为划算,比其他平台普遍低出5%左右。

在重庆,价格水平从低到高依次为T3出行、美团、滴滴出租车、扬招、滴滴快车。

在北京测试中,价格从低到高依次为,曹操、滴滴快车、高德、扬招出租车和首汽约车。不管是中途还是远途,曹操都占据了绝对优势,中途较扬招出租车便宜34.55%,远途便宜21.24%。

为什么会差异如此明显?仍然以北京为例,相比于已经很少有乘客补贴的滴滴,曹操在北京仍然给予高额补贴,如司机3日内完成80单可获得888元奖励,用户则可以在客户端内购买优惠券,最高单次打车可获得75折最高减免15元的优惠。

对聪明的用户来说,打到便宜网约车的办法,就是在多家平台之间进行比较,选择区域内最大的补贴商。

聚合平台更容易打到车

设想一个场景,周一上班开会,周五下班聚会,着急打车出行,前面却有几十人排队。

对于此时的你来说,没有那么在意价格,只求最快速度打到车,那么如何在最快的时间内打到一辆网约车?

最好的办法是多平台同时呼叫,但用户不可能同时下载数十个打车软件。所以就有了聚合打车,一个平台即可呼叫所有平台车辆。

目前,推出聚合打车的平台包括高德、百度等地图软件和美团打车,滴滴也开放了第三方平台接入。

在孙金云团队调查中,在响应速度上,高德最快,滴滴次之,首汽垫底。

在滴滴逐渐壮大时,传统车企纷纷推出属于自己的出行平台,有广汽集团的如祺出行、上汽集团的享道出行,还有吉利集团的曹操出行。

互联网公司进入网约车行业时,选择联合车企出行平台,以及万顺出行、阳光出行等规模较小、地域性的出行平台,以自身的流量,为出行公司提供订单,同时增加自身app的活跃度。

高德、美团、百度均走了这样的路线,他们从事网约车的逻辑都无外乎导流增加营收。难以盈利的地图产品,希望通过向网约车平台导流获得收益,而生活服务、内容平台则希望将出行与自家主打的吃喝玩乐业务关联,实现超级app的用户增长和内循环。

为什么聚合类平台更好打到车呢?

豹变尝试按照出租车、经济、舒适、商务、豪华五大类划分,以北京地区为例,搜索各家聚合打车平台可提供的服务,可以得出一个直观的结果。

三家平台中,高德地图可提供42种打车服务,美团可提供19种打车服务,百度地图可提供13种网约车服务。

聚合类平台接入的出行公司多,增加了司机端的运力,订单有更多的机会被司机接到。

然而,聚合类平台也有订单被取消的风险,据孙金云团队的研究,美团订单取消率达到4.7%,是所有平台中最高。因为美团对司机取消订单的制约比较少,后续美团修正了司机取消订单的管控规则,从而在取消率上有明显的改进。

聚合力平台当然无法像滴滴那样对司机有足够的管控能力,毕竟平台跟出行公司是合作关系,平台没有底气对司机强硬。

服务、价格两难全

自动驾驶或是最优解

一个经济逻辑上无法捋顺且难以调和的矛盾是,消费者永远希望以足够低廉的价格,司机渴望接到更多订单收入回报可观,平台则喜欢平衡营收早日盈利。当三方之间要形成一个妥协维系系统运作时,有人的利益就会受损。

当下的现实是,越来越多的乘客觉得车费贵服务差,司机们普遍觉得不挣钱倍受剥削,但网约车平台又不是一门真正赚钱的生意。

其中的逻辑在于,网约车是一门高度重视监管的生意,每个地方都有区域性的竞争对手,而当一家平台试图进入新市场时,势必需要与当地政府进行博弈,而由此产生的税收、就业人口、交通政策问题,都需要耗费平台极大的成本和心力,之后才能和早已在市场上站稳的对手开启竞争博弈。

网约车市场号称万亿规模,当下市占率已经取得绝对优势的滴滴,并未获得多少利润。2012-2019年滴滴亏损逾500亿美元,仅2018年亏损也达到了100亿元,因为这一年发生了数起滴滴乘客遇害的安全事件,平台不得不耗费巨资重建安全网络。

直到2020年5月接受采访,滴滴创始人柳青透露,公司在20年实现了微薄的盈利,这或许能够解释,滴滴为何在20年杀入社区团购,公司需要找到新的有持续增长和利润来源的长期业务增长点。

为了提高利润,全球各大科技出行平台在这场竞争中想到最直接的办法是,司机出局,刨除最大成本,引入自动驾驶后供需两端只剩下用户和平台。

2016年,美国出行巨头uber在匹兹堡进行了首次无人驾驶汽车载客上路运营,一年后uber自动驾驶汽车完成160万英里行驶,载客超过3万人次。

2019年初,谷歌自动驾驶系统Waymo完成1600万公里路试,相当于42次往返地球月球之间,按照美国人日常的驾驶习惯,这个里程需要一个司机约750年才能完成。

中国的出行平台们也没有在此事上落后。滴滴早在2018年初便开始试水自动驾驶,2020年11月,公司与比亚迪联合推出滴滴D1车型,远期规划将完全交由自动驾驶系统来操作,而不用司机。滴滴D1推出前夕,百度已经在北京开放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北京市民可以在自动驾驶出租车站点试乘。

当网约车变成自动驾驶的那一天到来时,一个可能是,平台甩开司机获得足够多的利润空间,但乘客不一定能享受到更低的价格。

参考资料:

复旦大学孙金云教授团队 《2020打车软件调研报告》

你觉得打车变贵了么?

欢迎在留言区讨论

原标题:《打车为什么越来越贵?》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