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零售的“归真”之路
互联网新闻 2020-11-02 02:00:10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5

文/孟永辉

从新零售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它就承担起了电商接棒者的责任。

于是,在很多情况下,人们一直都是把它与电商联系起来做对比的。

虽然新零售的拥趸者们一直都在试图撇清它们与电商之间的联系,但是,至少从新零售早期的发展情况来看,它依然没有跳出流量和资本的怪圈。

以线下场景的布局来看,虽然很多玩家将布局线下看成是打通线上和线下的一种手段和方法,但是,在线上流量业已陷入贫瘠的状态下,通过布局线下来尽可能多地获取流量,或许才是玩家们的真实目的。

除了拓展流量的获取渠道之外,新零售的玩家同样正在寻找着激活流量,提升流量转化的方式和方法。

我们看到的社群、直播等新的运营手段,其实都是在通过新的方式来激活业已陷入沉寂的流量。

尽管玩法有了升级,但是,流量依然是玩家们的终极目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新零售的发展依然是以流量的获取和激活为终极追求和驱动的。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人们会质疑新零售依然是披着新零售的外衣,做着电商的买卖,同样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新零售经历了多年的发展之后,依然没有跳出电商的怪圈。

然而,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将这些现象看成是新零售的全部,并且以此来探寻未来的发展道路,显然是有些太过短视了。

在很多情况下,新零售的发展过程当中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多的电商的影子,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新零售的发展条件并不具备,所谓的新零售只能在电商的“营养基”里缓慢生长。

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育之后,新零售的发展其实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新零售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

从当前的发展情况来看,新零售的发展其实已经有了它自己的节奏和步伐。

我认为,现在新零售当中不断出现的数字化的影子,其实正是新零售时代开始进入到自己发展轨道的具体体现。

这才是新零售应该有的样子。

然而,我们并不能够因此而否定早期新零售行业的发展依然以流量和资本为终极追求的做法,因为这些看似俗套的发展模式,其实让新零售以一种更加安全和稳妥的方式发展,为新零售行业的发展储备了能量,避免新零售的发展陷入到困局之中。

如果按照严格的定义来看,以数字化为驱动力所开启的新发展模式,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

因为数字化所开启的是真正意义上的产业底层变革,而不仅仅只是互联网式的去中间化,更加不是传统电商式的撮合。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数字化开启的并不仅仅只是传统行业的变革,就连互联网行业都因为有了数字化的出现而发生了深刻且全面的变革。

数字化之所以具有巨大的能量,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在于它从根本上改变了传统时代的生产要素,让传统不同的生产要素统一用数字化的方式进行表达,最终让原本横亘于不同流程和缓解的壁垒得到了消除,最终让行业的效率得到了提升。

以微盟为例,经过早期的积累之后,它已经将发展的重点转移到了以数字化来驱动零售行业的发展和变革上。

我们看到的微盟在各地举办的数字加速计划,其实就是试图通过助力更多的传统行业进行数字化的转型升级来寻找新的发展突破口,从而让新零售不再仅仅只是停留在传统的发展模式上。

以微盟为代表的率先试水者的尝试,对于新零售行业来讲,其实具有非常明显且重要的指导作用。

在我看来,这代表的是新零售行业的发展正在从主打概念,争夺流量的传统套路进入到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

在这个新的阶段,真正考验玩家们的将不再仅仅只是简单意义上的基于流量的打法,而是深度介入行业和改造行业的能力。

我们在看待新零售的问题上还是不能仅仅只是用传统的眼光、传统的思路,而是要站在数字化的角度来寻找未来新的时代背景下新零售的发展道路。

按照这个逻辑,我们可以看出未来的新零售发展将呈现如下几个方面的发展新动向。

第一,数字化时代的新零售遵循的是一套全新的运行体系。

传统电商时代,甚至是早期的新零售其实遵循着的运行体系都是基于流量和资本的模式来推进和发展的。

尽管这种方式依然可以获取到一定的发展红利,但是,这种发展红利期并不长久,等到流量和资本的红利被消耗殆尽,这种以流量和资本为主打的发展模式便会遭遇困境。

数字化时代的新零售其实遵循的是一种完全不同的运行体系,它的底层驱动力并不是依靠流量和资本来推动的,依靠对于传统行业进行数字化的改造来实现的。

对传统行业进行数字化的改造主要分为如下两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通过对传统行业的内部元素进行数字化的改造和升级来实现的,这个过程其实是一个数字化的手段改造传统的生产方式和供应方式的过程。

我们看到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技术在生产和供应过程当中的应用都属于这一范畴。

第二个方面,通过将传统行业的内部业已完成,但却并未形成体系的数字化的部分进行重新的建构和整合来实现的。

这个过程可以称作是一个“啃硬骨头”的过程,即去解决那些传统行业没有能力,没有精力去做的痛点和难题,通过这种方式来实现数字化升级的完整性。

从表面上看,这种方式较为轻松和简单,并且有了一定的积累,实质上,这个方面才是考验数字化新零售的玩家能力的地方。

如果玩家们能够通过自身的深度介入和赋能来实现横亘于传统行业的信息孤岛的打通,他们获得的将会是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无论是对传统行业的内在元素进行深度数字化的改造,还是对传统行业尚未完成的数字化进行梳理和整合,其实,新零售行业的发展都不再延续传统的逻辑,而是需要寻找一套真正适合数字化新零售时代的发展新逻辑。

第二,数字化时代的新零售是一种建立在新的产品和服务基础至上的新平衡。

实现供求关系的平衡和对等,解决供求两端的痛点和难题,始终都是一切商业模式的根本。

无论是传统时代,还是互联网时代,其实都试图在找到实现这种平衡的方式和方法。

如果我们深度分析就会发现,传统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平衡基本上都是建立在原有的产品和服务的基础之上的。

玩家们真正需要做的是通过信息的沟通和交流,让原本闭塞,不对称的信息打通,从而实现供求关系的平衡。

电商、共享单车、共享出行几乎都是在遵循这样一种发展模式在推动和发展。

在信息不对称的时代,在流量和资本尚且存在红利的时代,这种以撮合和中介为主打的发展模式尚且存在一定的发展潜能。

这是PC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如此迅猛的根本原因。

经历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洗礼之后,互联网业已成为行业发展的标配,以往我们所看到的、所遭遇到的信息部对称的痛点和难题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消除,用户不再需要信息的对称和中介,转而开始寻找新的产品和服务。

这便是数字化新零售需要完成的事情。

经过了互联网时代的积累之后,玩家们找到了改造上游B端用户的方式和方法,并且可以通过自身的赋能去建构新金融、新制造等一些新的生产体系,从而对B端进行进行影响和改造。

当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之后,供求关系有望得到新的平衡,只不过这种平衡的背后不再是依靠信息的对接和中介来实现的,而是通过新的产品和服务与用户的消费升级产生的新需求来实现的。

第三,数字化的新零售其实是一个重构行业各方新角色的过程。

仅仅只是遵循业已形成的角色和定位来发展,缺少了对于各方角色的重新定位,所谓的发展是无法持续的,想象空间同样是有限的。

这既不符合行业发展的内在规律,同样也不无法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

因此,数字化的新零售必然是一个重构产业,重混元素所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在传统时代和互联网时代业已形成的角色和定位,其实迫切需要重新被认识,被建构,而不仅仅只是按照业已形成的逻辑来推动和发展。

这其实是数字化时代的新零售真正需要完成的。

如果数字化时代的新零售玩家无法完成对于传统角色的重新定位和建构,那么,传统行业的转型和升级其实是无法实现的。

重构角色,其实就是一个模糊传统角色和定位的过程,将业已形成的供求双方的属性进行重新定位,进而去发现新的发展机会。

比如,传统意义上的用户其实就是一个获取产品和服务的角色,他们就是一个需求者的角色。

等到了数字化时代,用户其实并不仅仅只是一个获取产品和服务的角色,他在获取产品和服务的同时,同样还会提供数据给供给方,进而实现更好地生产和供应。

当新零售行业的发展真正进入到属于自己的时区,它才能真正跳出传统电商的发展逻辑,并且逐渐拥有富有自身鲜明特色的发展新模式。

这其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零售,新零售时代才算是真正来临。

然而,有些玩家并未认识到这一点,他们仅仅只是把新零售看成是一个噱头和概念,并不会去思考和探索属于新零售的真正的发展模式。

于是,新零售最终变成了头部巨头和专业玩家的游戏。

真正把握数字化时代新零售的特点,并且让新零售的发展遵循这种特点持续前进,或许才是获得新发展的关键所在。

—完—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