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主播归期:90后小伙突患眼疾,转型音频主播年入百万
互联网新闻 2020-12-04 19:00:10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3

随着今年在线新经济的崛起,人们的消费习惯和模式在悄悄改变,在网上购物、听书、云逛博物馆成为主流和再自然不过的生活日常。以喜马拉雅为代表的内容消费互联网平台,在这一年再次迎来高速发展期。

12月3日是喜马拉雅123狂欢节,也是国际残疾人日。在喜马拉雅1000万主播里,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残疾人。他们虽然身有残缺,但是心无障碍,追梦的步伐永不停歇。他们凭借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借助喜马拉雅丰富的有声内容资源和成熟的主播孵化体系,用声音开创了新职业。

在喜马拉雅上,残疾人主播或演播有声书,或分享知识,或做起了直播……他们不仅自力更生,有的甚至还创办机构、公司,帮助更多残疾人用声音获得收入,在这个不用露脸、不以貌取人的平台上找到公平与公正。

如今,在喜马拉雅上,残疾人主播已超过8000名,其中,年收入最高的近百万元,专辑播放量最大的超过8亿,他们为自己找到了生命里的光,还让无数听友在声音的世界里找到慰藉。

来自深圳的90后小伙归期就是这样一位患有眼疾的情感主播。

归期,男

所在城市:深圳

喜马拉雅主播ID:归期_SoMo

代表作品:《归期暖声电台》

放在十年前,22岁的归期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如今的他会突患眼疾,更不会想到他会成为一位喜马拉雅情感主播。

曾经张扬、自信的归期是一位小有成就的独立策划人,摔过跟头也享受过成功,意外的眼疾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但无论境况如何改变,归期始终不变的是一心想要踏实做好一件事,只不过这件事变成了即使看不见也可以做好的音频主播。

突患眼疾,年入近百万

出生于1988年的归期,在二十多岁时曾是个特别有冲劲、有野心的年轻人,敢说敢做的他和朋友在西安将茶餐厅张罗得红红火火。但忙起来就不太注意身体,长时间的作息和饮食不规律让他的视力越来越模糊,后来被诊断为青光眼。刚开始只有左眼存在视野残缺,在经历两次手术后,突然有一天醒来右眼也看不见了,压迫式接连萎缩让归期只能看到右上方部分的光。

“一开始心里也是很苦闷的,因为不知道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生活要怎么继续,但熬过那个时期之后,就淡然了。”提起突发眼疾的过程,归期已能够心平气和、云淡风轻地回忆那段过往,甚至能开几句玩笑,“还好只是眼睛出了问题。”也正是突患眼疾后,归期重新拾起了听书的习惯,使用强度也大大增加。

眼疾让归期没办法再事事冲在前面,也迫使他只能沉下心来多思考、多感受这个世界。从浮躁到沉静的转变,让归期越来越明晰自己的心之所向——成为音频主播,正是黑暗中属于归期的那一束光。

多年的独立策划经历,让他对社会形式、技术生态都有着深刻而敏锐的认识。对互联网行业的了解、与直播生态的交手、听书的老用户身份都让他在走进这一行业时比别人有了“近水楼台”的优势。也正是偶然在读书群发出的一段语音,让他在群友们的夸赞之下认识到自己不错的声音条件,这成为他走上音频主播的契机。

“我的优点可能并不是体现在某一个单独的方面,相反是一种综合性的能力,我有比较强的感知力,体现在与人交往上就是容易共情的能力,面对不同的人,都能设身处地地去感受他们内心的状态,同时逻辑分析和梳理的能力让我能够为他们提供有建设性的意见。”

认识到自己的优势后,归期将这种能力运用到以声音为载体的情感连线和情绪梳理中,事实也证明他对自己的认识是准确而清晰的,虽然入行时间并不早,没能收割到最早的一波平台流量红利,但归期硬是以自己对音频直播生态专业的分析、温暖睿智的发声弥补了进场晚的不足,在相对饱和的直播市场中拥有了一席之地。

目前,他的代表节目《归期暖声电台》收听量已超140万,年收入达百万元,在10月进行的喜马拉雅直播“百大主播计划”选拔赛第一季中夺得第四名。

当然,归期的成功不仅仅是个人成就那么简单,更重要的是为他所属的视力残障群体提供了一种选择新型职业的可能性。

归期表示:“归根结底,时代进步、科技进步,包括像喜马拉雅这类优质的平台,都为我们带来了机会,为我们提供了新的工作选择。只要手机有电,不论什么年龄、什么身份都能够参与进来,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一份工作。”

个人无法脱离时代的特点而单独存在,互联网时代的普惠性为更多草根提供了选择的机会,视力残障人士的出路也不只有按摩这一条,他们也能拥有了表达的能力。

互联网时代的自我救赎

如今,归期的主播事业得到了行业和听众的广泛认可,但他并不满足于此。对归期而言,音频主播确实是生存途径,但精神层面的富足反而更重要。他在盈利与精神追求二者之间找到了巧妙的平衡点。

归期坦言,音频主播好做也不好做。好做是因为只用坐着说说话、聊聊天就能赚钱,这对于视力障碍的他而言是一份满意的全职工作,也的确为他提供了较为稳定的生活保障。但不好做体现在音频主播的工作并不只是坐着说说话,需要面临的还有无人聆听的尴尬、听众粘性不足的痛苦以及沟通无效的挣扎。

归期很早就接触到喜马拉雅平台,有多年的收听习惯,同时也是机缘巧合,想通过声音重新找到自我的价值。提起在喜马拉雅做主播的初衷,归期说道:“首先是能有一份收入;其次是能作为患眼疾后一份有生活保障的长久事业;最后是希望能借此认识更多人,帮助更多人,传递爱与陪伴,让自己做的事情对别人有价值。希望用声音这种方式,传递希望和力量。”

眼下,他的主播事业逐渐步入正轨。而归期没有忘记出发的初心——遵从内心、强化沟通。“我知道用什么方式能够吸引很多人、能够赚很多钱,但那不是我做直播的初衷。”他并不一味追求高额的收入,而是真正把主播当成毕生热爱的事业在做。

一方面,他希望能踏踏实实产出真正优质、有价值的内容,从内容深度和声音表现力两个方面进行提升。归期认识到,“直播是没有根基的,直播只是一个入口,从这个入口进去之后,找到一个领域能够踏踏实实去做东西才能真正体现出价值。”而自身的声音条件虽然不错,但归期认为自己仍是初学者,需要进一步锻炼和培训才能有更优质、更适应节目需要的声音条件和状态。

另一方面,他想要真正帮助到一些人,目前他已经通过一对一连线帮助了近百人走出情感困境。在这期间,归期与粉丝的相处很简单,每一次交流都让他记忆犹新,也正是因为他的真诚与坦率,他和很多粉丝都成为了朋友。有效的沟通推倒了“巴别塔”,拉近了联系,归期让更多人感受到被关注和聆听的温暖。

归期的脸上闪烁着大多数健全人都不曾拥有的坚定。而对于更多残障人士而言,他们从归期脸上看到的或许是希望的火花。

“不同方显价值,平和乃知心安。我虽有眼疾,但心怀光明。”从某种意义上,归期因为他的主播事业,成为了其他视障人士的导盲者。

(来源:消费日报网)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