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猿”百度,正用AI,搜索旧“船票”
互联网新闻 2021-02-20 15:00:04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4

文|张书乐(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

百度熬过了自己的历史周期律,在失落的十年结束后,开始向重回BAT的C位进击。

失落的颜值,也在重新回归。

2月18日,百度发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2020年,百度营收为1071亿元人民币,实现净利润220.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财报中百度首次将自己定义为“AI生态型公司”,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也在内部信中放话称百度不做创新“气氛组”。

根据财报,2020年第四季度,百度实现营收303亿元,同比增长5%;净利润(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同)为69亿元,同比下降25%。2020年全年百度营收为1071亿元,同比基本持平;净利润为220亿元,同比上涨21%。

百度的人工智能,想实体化

李彦宏在内部信中提到,百度将抓住云服务、智能交通、智能驾驶及其他人工智能领域的巨大市场机遇,同时“在基础研究、基础技术和底层创新上下硬工夫”。 “我们不做创新‘气氛组’,要做就做‘实干组’。”

此外,百度还在2021年1月宣布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并将人工智能、Apollo自动驾驶、小度车载、百度地图等核心技术全面赋能汽车公司。

李彦宏透露了百度与吉利汽车合作的最新进展,目前双方的合资项目进展非常好,已经任命了该公司的CEO,选好了品牌名称。但其补充道,电动汽车产品从立项到推出大约需要三年时间。也许三年之后,百度智能汽车业务才能发力。

对此,《中国商报》记者祖爽与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百度财报主要亮点在于内容驱动和AI驱动都有了进展,尽管目前还没有形成优势,却“唤醒”了百度在互联网科技领域旧有的人设重回高水位。

内容生态“唤醒”搜索复苏

内容驱动领域,百度在PC时代依靠搜索引擎这一核心入口所形成的优势,过去一直没能代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而现在搜索引擎尽管对上了来自微信、头条等后发力于搜索引擎的对手,但反而帮助其培育了一部分用户搜索使用习惯,这也造成了其搜索引擎在移动端的复苏,这是百度的核心业务。

与此同时,即将加入的YY战力和正在从图文模式向视频模式狂飙的百家号自媒体内容矩阵。

“我们准备与视频社交媒体YY Live进行深度整合,直播在百度的生态中还有很大的发展机会,这将使百度移动收入多元化战略再向前迈进一大步。”李彦宏的期许中,百度的内容闭环已经不再有断链,同时短链问题也得到了一定程度地解决。

过去的一年多时间内,百度通过整合移动生态业务,强化了“信息流+搜索”的流量分配机制,在创作者生态上投入巨大。

百家号创作者数量为380万,其中原创作者数量是一年前的近三倍。此前,为进一步放大平台影响力,第四季度百家号推出“匠心计划”,提供百亿级生态流量、5000万签约基金和100档栏目,全网招募教育、科学、法律、财经等各领域的专业创作者。

这也在内容分发领域确保了百度能搜索到的内容,和友商一样多(新媒体、自媒体的内容分发,本身就是多平台的,过去应用通过拒绝搜索的方式来形成的内容壁垒,其实在多平台内容分发模式下,也逐步失去护城河意义)。

结果,内容驱动的本质,也就让搜索实现了复苏。

人工智能“落地”姿势解锁

AI驱动上,一直是最强程序猿人设的百度,在AI领域,过去只闻其声、不见其效,但现在却卡起了加速落地的姿势。

在2020年Q4财报中,百度的智能云业务营收达13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7%。从细分结构上进行观察,可以看出,智能交通、智慧金融、智慧城市、智能制造、智慧能源等领域,成为了百度智能云擅长的重要赛道。

特别是在智能汽车的风口上,百度造车落地尽管是2021年1月的事,却是百度在此前无人车庞大的试运行之后的一个结果。

这些过程都在印证着百度AI的完善和可操作性,且与吉利的合作也说明了一个趋势,即智能汽车最佳组合模式或许是“程序员”与“产业工人”的各取所需,这一点也被苹果造车的打法所同步印证。

与此同时,Apollo作为自动驾驶开放平台,则可能在百度、吉利的实体车落地后,更快速地和其他传统车企形成合作。

这恰恰是百度搭建平台的意义所在,即自己造车形成样板间,吸引更多车企来“开源”,也就是李彦宏口中的智能化乐高式的智驾解决方案。

2020财年内,百度市值从400亿美元底部到上千亿美元的市值的根源在于核心还是在于百度的硬通货真正有了颜值担当。

过去的硬通货搜索引擎开始重新回到互联网的C位,尽管不如过去PC端时代那般“霸道”,但能够实现回归,就代表着市值的底气。而人工智能的多场景落地(除智能汽车外,还有智能云等多种生态)则让百度有了在5G时代更多的场景可能,尤其是在5G驱动的工业互联网上,有了话语权。

换言之,消费级市场上,搜索引擎复苏;工业互联网上,人工智能开路;两个领域,百度都有了自己的战略支撑点,其市值不涨也难。

试错成本:研发增长超25倍

AI驱动引擎的发力程度,也将直接决定百度未来的发展战力和场景拓展可能。

AI业务是个渐进过程,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间,百度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是掉队的,其根源在于“程序猿”人设的百度,确实在内容创造领域,一直没找到适合自己的角色扮演。

但它坚持程序猿的设定,也让其在新的十年,有了新的机会。

在过去的10年间,百度总营收增长接近14倍,但研发费用却增长了超过25倍。

这种比率说明了一个事实——百度一直在高收入的基础上,保持着极高的研发投入率,2020年百度研发费用229亿,研发费用率高达21.4%。

结果,这些投入,都在人工智能身上有了更直观的呈现。

以算法为例,百度飞桨是中国首个自主研发、功能完备、开源开放的产业级深度学习平台,已凝聚了超230万开发者,服务9万家企业,基于飞桨平台创建了超过31万个模型。

而在人工智能上,则需要一步步地完成原始积累和大量的试错。

现在来说,百度的人工智能确实是领先且有序地开始落地,但整体水平也还没有和友商拉开差距。

最大的问题,目前还不是技术性或算法上的,而是数据上,即人工智能落地场景的大数据支撑,仅以智能汽车为例,要真正实现自动驾驶,除了算法,还要学习。人工智能的深度学习,需要大量的路面数据来“投食”,这才是百度无人车大面积地面测试的根源,但还远远不够。

因此,目前而言,人工智能领域,谁的学习方法(算法)合适,确实能够在前期占优;但谁的学习教材(大数据)充足,才能在持久战中获胜。

毕竟,算法可以不断地调整,但大数据却需要漫长的时间去原始积累。

但不排除,人工智能企业,通过具体场景上的合作,去和数据占优、且希望同方向发展的企业合作,达成快速成长。举个例子,如在自动驾驶领域,滴滴就是数据充沛(大量滴滴司机的日常积累和及时迭代)但在其他技术上后发。

事实上,百度和吉利的合作,也是一种双方优势互补的架构,这也将是百度从空中向实地落地的一种姿势,在人工智能驱动的各种场景下,皆可复制粘贴。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