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快手抢跑港交所:短视频第一股即将诞生?
互联网新闻 2020-10-31 10:00:07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5

来源:独角兽早知道

独角兽早知道 iponews

|资讯撬动新资本|

10月23日,快手计划于2021年Q1赴港IPO的消息传出,美银和摩根士丹利为保荐人。

两天后,有媒体报道字节跳动考虑推动抖音业务单独赴港IPO,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但还没有最后确定。有媒体从交易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方面对于抖音IPO已经开始接触投行高盛。

快手与字节跳动消息传出的时间仅相差三天。

编辑 | N姐

本文仅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交易建议

“抖快”拼过短视频,斗过电商细分赛道……如今,这场比拼终于一路延伸到了资本市场领域。之所以双双抢攻IPO,一方面是为争抢“短视频第一股”;另一方面也是到了登陆二级市场的好时机。

抖音和快手创立之初就有着巨大的差别,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创始团队绝对想不到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快手成立于2011年,最开始并不是做短视频,只是创始人程一笑个人开发的GIF动图制作软件。2012年快手才转型短视频社区,并在引入时任百度凤巢架构师的宿华担任CEO后高速增长,2014年正式改名为快手,2015年1月日活破千万、2017年12月日活破亿,成为短视频的领军App。

相比之下,抖音成立的时间要晚上很多,2016年9月抖音前身A.me才刚刚上线,并于2016年12月更名为抖音短视频,当时快手已经是日活高达4000万的热门App。但此后凭借字节系的资源,抖音加速超越,到2018年年中时抖音宣布日活破1.5亿,已经与快手并驾齐驱,如今用户数量上更是超过后者半个身位。

背景的不同,决定了二者“0到1”的过程有着极大的不同。

快手最初找到的痛点,是下沉市场用户的表达需求。五源资本(注:原晨兴资本)合伙人张斐在快手研究院出版的《看见的力量》一书作序时分析称,快手早期并不投放市场广告,更多依赖用户自主传播。当初之所以能爆发,是因为快手满足了年轻人表达和拓展自己交际圈的需求,尤其下沉市场用户一直游离在当时的主流社交平台之外,这也是快手得以在短时间内深入到三四线城市的原因。

抖音最开始想做的,是音乐短视频社区。幸运的是,抖音赞助2017年《中国有嘻哈》带起的音乐热,极大推动了用户增长,并帮助抖音成功破圈。而字节中台支持+海量投放拉新的打法,也让抖音在最短时间内完成用户积累,并完成对快手的逆袭。

虽然如今已经成为日活数亿的超级平台,但最初的基因依然影响着今天的快手和抖音。

抖音是典型的字节系产品,整个生态像一个巨大的公域流量池,不论是拥有1000个粉丝的网红还是1000万个粉丝的网红,都依靠平台分发流量。而快手则是典型的私域流量,头部主播掌握着平台大部分的流量,以至于形成了今天的老铁文化、家族文化。

虽然两款App的基因并不相同。但在前进的路上,正面交锋在所难免:无论是“城市带动乡村”,还是“农村包围城市”,流量触顶之际,他们之间的界限正变得越来越模糊。

早在抖音模仿快手之前,快手就开始模仿抖音了。2018年11月,快手推出了神似抖音的“快手概念版”,后于2019年8月更名为“快手大屏版”,展现形式为抖音式的沉浸下拉,界面与抖音相差无几。

智氪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5月快手和抖音的用户重合度达到了46.5%,在2018年一数字仅为18.7%。此外,两个平台的大V也深度重合。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斌曾透露,快手前100名的大V有70个是抖音用户,抖音前100名的大V有50个是快手用户。不过,在人均使用时长上,抖音要高于快手。

数据来源:QuestMobile,智氪研究院

数据来源:QuestMobile,智氪研究院

2018年将Slogan改成“记录美好生活“之后,抖音不断加强对下线市场的渗透,如今用户数量逆袭快手就是这一战略的阶段性结果;而快手则从去年开始品牌全面升级,包括签约周杰伦、买下A站、签约春晚等,从“农村”包围“城市”,杀入抖音的基本盘。QM数据显示上半年快手月活同比增长26%,缩小了与抖音的差距。

在商业化道路上,二者也是针尖对麦芒,从直播带货到游戏、教育,双方在每一个领域的竞争中你追我赶,而IPO,只是这种竞争在资本领域的又一场延续。

在短视频赛道上,抖音和快手已形成两分天下之势,将其他对手远远甩下。据快手2月发布的《2019快手内容报告》显示,快手日活在2020年初突破3亿。根据字节跳动CEO张楠公布的抖音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8月,包含抖音火山版在内,抖音的日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6亿。

第三方数据显示,抖音和快手已经覆盖了国内87%的互联网用户。抖音和快手针对用户数量的渗透提升,增量已极为有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快手要想追赶上抖音的日活,难度极大,甚至很难看到可能性。

进入短视频领域的下半场。

在下半场,抖音与快手将围绕用户所产生的业务生态和资本层从起初的差异化走向高度竞争化。从目前看,抖音收入规模增长和形成生态闭环的趋势更为明显。快手依旧需要利用自身特点紧紧追赶。

到了下半场的今天,双方的收入构成开始全面竞争化,主要围绕广告收入、直播收入、电商收入展开。

下面这张表来源于多家媒体和券商的研报数据,虽然数据是不完全披露和预估收入,但可见抖音和快手在商业化上的竞争端倪。

从上表可以看出,相较快手,抖音的收入由持平到超出,截至2019年,抖音的年度收入超出快手在100亿元以上。

在收入结构上,二者均在广告、直播、电商上发力。在可以预期的时间段内,谁在这三个模块奔跑地更快,谁就能在下半场占据领先身位。

先看广告收入。毫无疑问,这是二者都极为倚重的必争之地。

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19年移动互联网广告规模为5415亿元。到2022年,移动广告规模有望达到万亿元。

而在移动互联网广告中,信息流广告的占比有望进一步提升份额至44.8%,这意味着到2022年,信息流广告的规模有望接近5000亿。

论信息流广告,2013 年起今日头条即通过广告植入信息流变现。可以说,字节跳动在信息流广告业务上已有多年积累,抖音亦在2017年底尝试信息流广告。目前,抖音依靠推荐机制和运营能力,为用户提供沉浸式观看体验,为信息流广告提供了高转化率、高效果的可能。

在信息流广告上,快手也在快速追赶,但从目前数据来看,双方依旧有相当大的差距。比如在2019年,快手的广告收入为150亿,抖音的广告收入达到500亿。

无论是谷歌还是Facebook,广告收入都是核心,这也许是互联网企业市值竞争的终极手段之一,从这个角度看,抖音的优势较为明显。

再看直播收入,相比于快手,抖音切入直播相对较晚,收入也有差距。不过到2019年,抖音直播已经达到了100亿级别的收入。

据第三方数据,2020年2月抖音和快手观看直播用户数量在活跃用户中占比分别为 28.2%和 50.4%,其中抖音较上月增长 4.2个百分点,快手基本持平。主播礼物收入上,抖音打赏收入增长迅猛,快手相对稳定。

业界预期,抖音叠加用户基数优势和增长优势,有望缩小与快手的直播业务收入。

再看电商业务,这也是今年抖音和快手最为重头的竞争战场。

电商是一个超级大的赛道,在这个赛道上已经容纳了阿里巴巴、京东、拼多多等超级玩家,且电商赛道的容量还在扩容。

对于抖音和快手而言,能否将用户、流量、内容优势转化为电商领域的势能,将成为影响资本市场估值的重要一节。在今年,抖音和快手分别喊出了2000亿和2500亿GMV的目标。

外部公开信息显示,2020 年1月到8月,抖音电商的支付GMV增长了6.5倍,快手称电商 8月的订单超过了5亿,过去12个月,快手电商累计订单总量仅次于淘宝天猫、京东、拼多多。

抖音和快手在电商业务上的竞争进入白热化。值得注意的是,电商业务涵盖货源、供应链、金融支付等众多领域,其复杂性非常高。对于抖音和快手而言,谁能在众多领域中形成生态闭环,带给用户更好的体验,谁就有更多的概率在电商业务竞争中胜出。

目前来看,在构建业务闭环上,抖音的步伐更快一些。

一份券商的研报指出,在电商基础设施层面,比如在双方电商发展早期,网络与云计算、支付等均全部或部分来自第三方,导致在直播电商初期出现支付不畅、网络延迟卡顿等现象。但随着双方在基础设施的资本开支投入增加,如快手数据中心等建设,双方平台基础设施能力持续强化。而在支付层面,抖音率先获得支付牌照,也意味着相较快手,抖音将更快实现商业闭环。

综合来看,在广告业务上,抖音优势明显,且双方可渗透的空间巨大;在直播收入上,快手占优,抖音在发力追赶;在电商业务上,双方在比拼构建商业闭环的速度和能力,目前,抖音率先完成了支付这一极重要一环的布局。

据媒体报道,快手今年全年GMV目标设定为2500亿元,而抖音直播电商的GMV目标也高达2000亿元。临近“双11”,抖音和快手也在紧锣密鼓地备战。

在上半场保持领先的抖音,能否依旧在下半场胜出?胜出多少?相信资本市场将会给出答案。

抛开竞争博弈心理,当下也是快手和抖音最好的IPO时机。

一方面,受疫情影响,今年以来“抖快”不论是流量还是广告收入都有比较大幅度的提升,再加上股市也处于高点,此时IPO能得到一个更好的定价。

另一方面直播带货让“抖快”生态商业化进程大大加快,双方都不想错过良机,对于需要重资产投入的电商业务,此时上市也能储备更多弹药。

根据媒体报道,快手上市后的市值将达到500亿美金。字节跳动虽然没有公布抖音上市地点和估值,但综合多方消息来看,赴港并达到甚至超过快手的市值是大概率事件。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显示,字节跳动以5600亿元估值蝉联全球第二大独角兽。据外媒报道,字节跳动中国业务若单独上市,估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同时,考虑到抖音在字节跳动中国业务中占比很大,若抖音单独上市,其估值也不会低。

按目前的汇率,500亿美金合3875亿港元,可以排到所有港股上市公司的第20位,高过中石化、比亚迪、交通银行、万科H之前。

这个市值还排在港股互联网公司的第7位,仅次于阿里(6.45万亿港元)、腾讯(5.38万亿港元)、美团(1.54万亿港元)、京东(9890亿港元)、小米(5273亿港元)、网易(4689亿港元)。

相比于市值这个数字,更令人振奋的是,抖音和快手创造了好几个第一。港交所继蚂蚁集团之后,再次迎来中国顶尖互联网公司IPO,某种程度意味着纽约不再是中国互联网IPO的唯一选择,不论是机构还是创业者,都有了更多的选项。

但只看快手、抖音本身,遗憾的是,绝大多数VC/PE都错过了这场上市狂欢,这只是红杉资本、顺为资本、五源资本(晨兴资本)等少数几家机构的盛宴。

据公开资料显示,从2012年4月A轮融资算起,至今快手已经经历了共10轮融资,涉及到了红杉资本、淡马锡、腾讯、阿里等国内资本市场的众多大佬,其融资金额也从2012年的500万美元,狂涨到2019年12.5亿美元,每一轮融资几乎都比前一轮高出数倍,甚至数十倍。

伴随着融资金额的增大,快手的市值也开始水涨船高。在经历了2019年12月30亿美元的F轮融资后,其估值高达286亿美元。而在今年9月,还传出快手启动Pre-IPO轮融资的消息,并称此轮融资将会使快手的估值在300亿美元以上,而快手对此并没有回应。

而在2016年短视频逐渐变成风口后,普通VC逐渐失去了参与快手的机会,BAT和像CMC这样的产业基金逐渐成为快手每轮牌桌上的常客。

在这数轮融资中,腾讯的动作显得尤为引人关注。据了解,腾讯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投资了3.5亿美元、4亿美元,而在2019年的三次加投中,腾讯更是狂砸24亿美元,目前已经是管理层外最大的外部股东。若IPO真成功了,腾讯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2016年开始BAT不断加持快手,也是出于对抗抖音和字节跳动的考虑。成立至今,抖音一直未向字节以外的外部机构融资,但作为字节系产品的第一个上市公司,字节跳动的股东依然是最大的赢家。

有意思的是字节跳动的早期投资方与快手高度重合,包括五源资本(晨兴资本)、顺为资本、DST、红杉中国都同时是字节和快手早期的投资方。

在这之中,连续踩中字节跳动和快手天使轮投资的五源资本(晨兴资本)无疑是最大的赢家。根据张斐的说法,五源在快手的case上,以区区200万人民币换取了早期快手20%的股权(后来一半的股权让给宿华)。今天看来,这笔投资可以称为中国创投的奇迹之一,即使多轮融资后稀释到原来的一半,五源这笔投资仍然将在快手上市后获得超过25亿美元的收益,投资回报率超过8000倍。

99%的投资机构错过了短视频这个赛道,但随着行业游戏规则的改写,牌桌入场资格的提升,投资人更需要担忧的是错过下一个抖音和快手。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