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in AI之后,猎豹转型狂想下的裁员潮
互联网新闻 2020-09-09 10:00:15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3

作者:时代财经 覃毅

来源:视觉中国

入职“海外小巨头”猎豹移动重仓的AI业务部门,罗云(化名)怎么都不会想到,两个月内,自己会眼看着身边的同事们相继被辞退。

9月初,一封面向部门全体员工的邮件宣告了罗云也将成为裁员对象。“像下了判决书,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罗云对时代财经无奈表示,猎豹移动自2016年起就扬言All in AI,但目前来看依然困难重重。

作为互联网初生代小巨头,猎豹移动的国际化路径与早期的腾讯、百度等国内龙头企业不同,它采取了一条“先全球化,后本地化”的道路。早在PC向移动互联过渡时期,猎豹以工具类产品完成了业务出海,将中国互联网企业平台流量优势嫁接到海外,成为Facebook、谷歌、Twitter等国际巨头的“座上宾”。

猎豹移动曾描绘过三级业务增长模式——以工具类产品出海、获取流量,从而撑起内容类产品的收入,内容产品又为第三增长级的AI业务提供资金支撑。然而,随着其他互联网企业在海内外市场渗透,叠加海外市场政策不断收紧,工具类产品风头不再,AI成为猎豹延续增长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6年,伴随着人工智能的崛起,猎豹移动CEO傅盛提出了“All in AI”战略,并创立了子公司猎户星空,意在抓住AI和5G时代机遇,加快业务转型。目前看来,四年转型后,这一过渡仍显吃力,裁员的消息就是一个风向标。

据罗云介绍,此次“被离职”员工部分被子公司猎户星空收纳,“从上市公司到旗下创业子公司,很多人都不乐意去。”

裁员风波再起

一年前,罗云凭借着上份工作所积累的AI行业产品研发经验,收到了来自猎豹AI业务产品经理的offer。彼时,业内皆知猎豹All in AI的决心,罗云亦对公司未来前景“感到有希望”,便入职了猎豹。

不料才一年半不到,公司的“结构性调整”比他想象的来得更快。

2020年9月初,包括罗云在内的部门,有十几名员工收到内部邮件通知,称“因公司业务调整,部门的岗位即将取消,大家劳动关系将在2020年9月底结束”。

“很突然,但是也早有预料。”罗云向时代财经陈述,“4月份也走了一批人。当时大家都觉得是受谷歌事件的影响,To C业务长期没盈利,就给精简了。”

时代财经在职场交流社区平台看到,一些同行从业者在猎豹相关讨论话题下直指“猎豹颓势明显”。另外,在猎豹内部的员工交流社区中, 8月份就有员工在打听“(猎豹被裁后)转岗猎户的赔偿金有没有发放”,另有人询问机器人业务是不是“走了一大波”。

不过,让罗云和同事们都比较认可的是,作为曾经风靡一时的互联网企业,猎豹内部工作环境和氛围依然可圈可点,“大家工作都很认真、拼命。”罗云也指出,猎豹的业务很多(包括游戏、工具、广告、AI to C \AI to B ),部门协同工作效率很快。

“入职前,AI部门的人还是很多的,大概有2400,目前听说只剩下大概400人了。”罗云向时代财经表示。在职期间,他深刻体会到了AI行业的“难”。疫情影响下企业客户没钱,且AI目前在多数领域无法做到降本增效。猎豹自身是做To C业务起家,做AI相关的政府项目(To B)比较费劲。

海外业务大撤退

于猎豹和海外合作伙伴而言,过去几年的“惺惺相惜”给双方带来了双赢的结果。

以猎豹与Facebook的合作为例,作为Facebook移动广告第一大合作伙伴,猎豹代理的游戏广告收入在2016年同比上一年爆增168%。谷歌亦是如此——得益于猎豹工具及游戏产品导流,谷歌拓宽了中国市场业务,Google Play等产品也帮猎豹完成了用户全球化过程。

然而,近两年海外巨头们不断收紧的广告政策让猎豹陷入困境。2018年1月,谷歌推出新政策,禁止开发者在App中加入锁屏广告。今年2月份,谷歌实行“大规模打击移动广告欺诈”计划,从Play Store下架了近600款破坏用户体验的Android应用程序,其中猎豹移动旗下应用程序就有45款被下架。

工具类产品优势不再也加重了猎豹困局。据猎豹2019年财报,其全年实现总收入35.88亿元,同比下降28%。其中,工具应用业务收入15.73亿元,同比下降49.6%;移动娱乐业务收入18.72亿元,同比增加5.2%;AI等业务收入1.43亿元,同比增长72%。

回归国内,重仓AI成为猎豹的不二之选。不过,猎豹移动的三级业务增长模式设想是,以工具类产品出海、获取流量,从而撑起第二梯队内容类产品的收入,内容产品又将为第三增长级的AI产品提供资本支撑。工具类产品节节告退,作为第二级的内容业务似乎也难支撑第三增长极。

公开资料显示,猎豹在内容业务上早有投资和布局。2015年,Facebook、 Instagram 等几大主流社交媒体都没有短视频业务,猎豹在印尼入局短视频行业,推出Shine,但据相关报道,最终因没有盈利而被裁撤。

2016年,猎豹移动高级副总裁何雁丹(Yuki)带领当时负责电池医生的十几人团队转型做直播,研发推出Live me,该产品一度风靡海外,用户数超过2000万,被视为猎豹从工具类向内容转型的关键一环。

但以Live me为主打的产品生态并没有成为猎豹的第二个营收增长点。公开资料显示,从2015年11月上线Google Play 到2019年3季度,Live me一直呈亏损状态。2019年第三季度,猎豹宣布将Live me分拆,收入不再计入合并报表。

2017年11月,今日头条母公司字节跳动与短视频分享平台Musical.ly签署协议,全资收购Musical.ly。猎豹正是Musical.ly的A轮投资方之一,以最初500万美元投入得到约2亿美元的现金以及字节跳动的股权。

然而为补充公司现金流,今年6月底,猎豹交出了内容业务投资而来的底牌——将字节跳动股权全部出售。在发布公告当日,猎豹移动股价大涨47.34%,报3.05美元。截至发稿,猎豹移动股价已回调,报1.99美元/股,总市值2.78亿美元。

All in AI壮志难成

子公司猎户星空是猎豹建立起第三增长极的依托,猎豹CEO傅盛在提出All In AI战略时便宣布“要倾尽家产去完成一个梦想”。

公开资料显示,猎户星空成立于2016年9月19日,是一家人工智能和智能语音服务提供商,专注于研发智能家居产品和智能语音服务解决方案。猎户星空由猎豹CEO傅盛一手创立,前百度语音首席架构师贾磊为联合创始人。

自成立以来,猎户星空共获三轮融资。成立当年12月,公司获得由首钢基金独家战投的天使轮,金额未知。2017年,猎户获得来自猎豹移动、紫牛基金领头的A轮融资,两家股东的创始人均为傅盛。同时,猎豹移动也斥资4000万美元参投。2019年底,猎户星空获得B轮融资,投资方和金额均未公开。

罗云所在部门裁员后,员工的一个主要流向便是猎户星空。但其告诉时代财经,猎户星空的人员也在流失。“毕竟AI真的是一个烧钱但很难短时间成长的业务。”

回顾猎豹在AI领域的落地应用,最受关注的是2018年3月,猎豹一次性发布了5款机器人产品:前台接待兼保安豹小秘、行走售卖机豹小贩、陪伴童年豹豹龙、小豹AI智能音箱、以及机械臂和豹咖啡。

目前,猎豹机器人总落地台数超过8000台。最大落地场景是商场,落地超过5000台。据时代财经了解,这些机器人多以商业合作的方式免费进驻。而根据猎豹2019年财报数据,猎豹AI业务在2019年只创造了1.43亿元的收入。

“AI硬件、机器人不好做。技术不成熟、不够智能、价格贵,To C业务消费者不买账。To B的话,少数几个赛道可以帮企业降本提效,比如物流机器人,但更多赛道也都是在摸索。”易观分析高级分析师肖菲向时代财经表示,而猎豹重仓的硬件,不像软件可以快速迭代小步快跑,酝酿时间长,且成本高,量产也困难。

在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看来,All in AI的雄心壮志对于本身不是AI公司的企业无疑是自讨苦吃。“AI可以是转型的一个重要方向,但没有一个公司能真正做到All in AI。”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