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十年,十年之战
互联网新闻 2021-01-04 10:00:07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0

半岛全媒体·风口财经记者 吕华

还有不到二十天,微信就迎来10周岁的生日了。

近日,@腾讯公司首次公开了十年前程序员在微信后台第一天提交的代码:2010年11月23日凌晨,一群年轻人在广州的某个小黑屋里敲下了九行代码。正是这串略显简陋的代码,孕育了今天的“社交霸主”微信。

伟大的故事潦草开场。十年间,微信已经由当初的一串串字符飞速演变为集社交、消费、娱乐、支付、本地生活服务等复合功能于一体的生态圈,稳坐熟人社交第一把交椅。每天打开微信界面,蓝色星球下,站着的“黑色小人”已经超过了12亿。

十年很长,很多事情都会发生改变;十年也很短,一件事也可能做不完。在微信设想的蓝图里,十年是移动互联网生态版图的第一版,是张小龙团队一直强调的产品“未完成”,也是开启下一个经典十年的起始点。

微信十年,十年社交PK战

在关于“微信诞生”的众多个故事版本里,KiK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话题。

这款诞生于2009年的加拿大即时通讯软件像是一位启蒙老师,从极简主义产品定位,到聊天形式、添加好友功能、匹配通讯录功能,无一不启发着彼时正在做QQ邮箱的张小龙。2011年1月21日,在kik上线三个月后,微信发布了针对iPhone用户的1.0测试版。但还是迟了一步,同样是受kik启发,小米科技早在一个月前便已经上线即时通讯工具“米聊”。

自此,微信、QQ、米聊开始了熟人社交领域里长达近10年的江湖之争。

微信诞生之初,QQ已经拥有了超过10亿的注册用户,使用QQ号直接登录微信,就成了微信最简单粗暴的引流方式。网传当年腾讯砸钱3个亿用来进行微信的宣传推广,QQ页面、QQ邮箱、QQ对话框……到处都能看到关于微信的广告,霸道总裁式的宣发运营为微信承包了几乎全部的底盘流量,以至于当时社交圈里都这么形容下载微信的理由:因为周围的人都用了微信,所以我也只能用微信。

而直到2011年7月,小米科技才拿到第一笔4100万美元的融资,面对腾讯的“真豪橫”,整个小米all in米聊也只能是以卵击石。雷军当然算得明白,而当他转而投身手机的那一刻,米聊也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米聊输给微信在情理之中,因为微信是QQ的马甲。”后来在一次公开活动上,雷军略有怨气地说。

然而,打败米聊却不是微信的最终目的。腾讯想拿到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张船票,绝不是简单复制另一个QQ。

微信1.0版本上线之后并没有引起多大反响,因为这个时候微信仅有的几项功能(文字、图片、更改头像等)早已被QQ覆盖,用户没理由再多下载一个功能相似的APP。于是张小龙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在2011年5月10日更新的微信2.0版本中,增加了QQ没有的语音聊天功能。而这一功能的增加,直接让微信的用户呈井喷式增长。

2012年3月,微信用户量突破一亿大关,用时仅433天,而当年的QQ用户破亿却用了三年零一个月。

听到了“潮水”的声音后,微信再度加码“错位打法”。2012年4月19日,微信4.0版本推出朋友圈功能,不同于QQ空间的全开放式经营,“动态只允许好友看到”的私域化管理方式,让微信成功绕过了QQ,迈出了熟人社交的关键性一步。正如张小龙所说:“朋友圈开创了一个新的社交场所,它是中国最高效的社交工具。”

视频号完成商业闭环,电商圈要变天?

如果说,过去十年让微信从一个APP发展成为一具充满着复杂神经的生态,那补足生态短板便成了下一个十年周期里的重中之重。

最近几天,微信进行了最新版本的更新,新功能包括“附近的人”升级为“附近的直播和人”、视频号进入个人主页,直播推出虚拟代币“微信豆”。

其实早在今年10月份,微信就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功能改版:视频号开始内测直播功能;短视频时长增加到1分30秒;视频号开通微信小商店;输入「#+文字」直接跳转到视频号超链接;公众号内嵌视频号。

如此大刀阔斧的改版,无疑是向外界透露着一个信息:微信要全力进军短视频领域了。

过去十年间,微信在社交领域稳坐第一霸主的地位,内容领域的公众号仍然是商业价值最高的文字平台,支付领域与支付宝分割着移动支付的半壁江山,唯独短视频领域一直属于短板内容。据此前Sensor tower数据,抖音单是2020年6月份的营收额就超过了9070万美元,达到了去年同期的8.3倍。移动互联网时代,短视频显然是一片肥沃的疆土,微信不可能错过开采。

而在今年“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微信官方明确表示要打通视频号和微信小商店。风口记者实际操作后发现,只需五秒,就可以在视频号中开通微信小商店,不需要任何手续及身份认证。这也就意味着,微信正在完成社交+内容+电商的闭环,而这套轻而易举的组合拳,却是抖音和淘宝想做但至今都做不了的事情。

众所周知,微信以社交见长,庞大的、高黏度的私域流量池是其最大的杀手锏。凭借《腾讯没有梦想》一文爆火网络的自媒体人潘乱认为,视频号和抖音最大的区别在于关系链的不同,视频号能够按照个人所在的阶层去做内容的分发和触达。也就是说,相较于抖音用户,视频号的用户会更加精准、更加忠实,这也就与朋友圈微商的理念不谋而合。

纵观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内容平台和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打得火热,如今又杀出个兼具二者功能的社交霸主腾讯,电商圈的天或许真的要变了。

抖音入驻视频号,是合作还是挑衅?

视频号能替代抖音吗,这或许还得画个问号。

记者近日采访了3位来自不同岗位的工作者,他们均表示自己不会因为视频号而放弃抖音。理由出奇一致:微信和抖音号分别对应着不同的粉丝群体,微信为熟人好友,抖音为陌生人,两个账号的内容必然会有所区别。“我的微信好友基本上都是同事、领导和学生家长,在微信上聊的都关于工作,必须认真严肃,但是在抖音上常刷的却是搞笑类的段子。”从事教师职业的张先生表示,视频号点赞之后会在好友视频号里直接显示,“你赞了什么,你的同事们都知道,有的时候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

而这种尴尬的事情,腾讯也不是第一天出现。早在2011年5月,腾讯微博借内容一键互通功能,实现了微博内容与QQ、QQ群内容的双向互通。按理说这是一件方便省时的好事,可偏偏就是有用户不买账。“我的QQ和微博一个用来工作,一个用来八卦,在这两个平台上关注的和发布的内容也完全不一样,根本不可能实现内容互通。”回忆起自己当初选择放弃腾讯微博的原因,平面设计师侯女士说道。

这样分析,在内容方面抖音的确是有恃无恐。

2020年末的最后几天,抖音官方开通了视频号,连带着是papi酱、李子柒等网络红人的入驻。如此明目张胆地打入敌人腹地,是来捧场还是盯上了微信的12亿日活用户,结果仍未可知。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视频号自开通直播以来,最高同时在线观看人数也不过1.5万人,与抖音动辄百万的观看量相比仍是小巫见大巫,当务之急,利用抖音入驻为视频号引流确实是个好办法。但从长远来分析,却还是回归到了前文所提的问题:微信主打熟人社交,抖音主打陌生人社交,二者本不同,未来如何平衡或者中和,微信还需要倾注很多的心思。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