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腾竞争”愈演愈烈 涉及多个领域
互联网新闻 2021-06-07 17:20:36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

中国商报(记者 祖爽)“猪食论”成为新一轮“头腾竞争”的导火索。此前,腾讯高管公开表示,短视频平台给用户“喂猪食”,该言论引发“头腾”双方高管的“口水战”。随后字节跳动披露了过去三年腾讯屏蔽和封禁抖音及字节系相关产品的情况,使争论升级。事实上,不仅是短视频,两大巨头在诸多领域都存在激烈竞争,而且在不断升温。

短视频成为新导火索

在近日举办的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向短视频“开炮”,抛出所谓“猪食论”,引发舆论热议。

“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没别的了。”孙忠怀的这一论调令业界哗然。他认为,部分低智低俗的短视频内容长期影响用户心智,短视频市场中有不少低俗糟粕内容,这些内容广泛传播,浪费了用户大量时间。

孙忠怀的批评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指向性颇为明显。6月3日晚,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公开回应称,微信视频号是目前唯一一家没有按要求上线“未成年模式”的短视频平台,且腾讯在攻击短视频行业的同时,自己却一直在大力加码短视频。

当公众还在等待腾讯方面的回应时,字节跳动又放出“猛料”。6月4日,字节跳动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文中披露了过去三年腾讯屏蔽和封禁抖音及字节系相关产品的情况。根据文中内容,腾讯共封禁字节跳动旗下六款产品,涉及用户超过10亿。因为腾讯限制,每天超过4900万人次主动分享抖音至微信、QQ时受阻,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也被腾讯封禁三年。但当天晚上,这篇文章已经被删除。

腾讯也进行了反击。有媒体报道称收到了一份31页资料,内容涉及到腾讯指责头条系App窃取用户关系链等问题。中国商报记者随后向腾讯方面求证该资料真实性,但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对方回应。

实际上,在上述大会中,除了腾讯外,来自优酷、爱奇艺的高管也在发言中谈到了对短视频的看法。腾讯与字节跳动的“口水战”是长视频、短视频对立的一个缩影。在小屏当道、短视频流行的当下,长视频平台的生存环境更为恶劣,爱奇艺、腾讯等传统长视频平台现阶段依旧未找到盈利方法。太平洋证券首席分析师赵欢对记者表示,随着长视频红利慢慢走向天花板,平台想要获得更多收入,还是要提升差异化水平和内容运营能力,产出高质量内容。

腾讯近年来不断释放出加码视频内容的信号。2018年4月,微信后台改版,创作者发布内容时可以选择“视频消息”上传30分钟以内的视频,还可以填写140字以内的推荐语;2019年8月,微信开始内测“视频原创”功能;2020年初,微信“视频号”横空出世,并在此后多次推出新功能。据统计,三年来腾讯先后推出近20款短视频App,其中微信视频号去年日活已超过2亿。

易观高级分析师马世聪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微信频频加码视频领域的出发点是给用户在社交沟通方面以更丰富的内容体验。艾媒咨询创始人张毅则表示,在抖音、快手发展势如破竹的背景下,微信视频号入局在时间上已经晚了不少。对于微信来说,未来用户的挖掘和培养工作,将面临许多挑战。

双方今年多次“交锋”

腾讯和字节跳动“互掐”早已不是新鲜事,在多个领域,两家甚至已经到了对簿公堂的程度。而随着双方业务的不断扩张,发生争执的频率越来越高,争执力度也越来越大。

双方的“互掐”起源于2018年。当年3月,多位网友发现,微信朋友圈分享来自抖音的链接自动被设置为仅本人可见,他人无法查看。对此腾讯回应称,这只是对链接进行了防刷屏设置,并没有屏蔽。然而,一个月后有报道称,腾讯将以隐私、版权问题为由,全面封杀今日头条、抖音及其旗下产品。随后腾讯公关总监张军在微信对话中表示“这个造谣造得过分了”。

2018年5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曾在微信朋友圈评论区感慨:“微信找借口封杀,微视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随即表示“可以理解为诽谤”。两位商业大佬的“互怼”也让矛盾进一步升级。

此后几年,“头腾”系产品摩擦不断,双方互不相让。今年年初,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起诉腾讯垄断纠纷案,该案是自2020年底《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布以来,国内首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字节跳动旗下抖音认为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抖音内容的行为构成垄断,要求法院判令腾讯赔偿经济损失9000万元。腾讯则回应称,这是字节跳动系恶意构陷,将起诉对方违法侵权,随后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申请将抖音诉腾讯垄断案移送至深圳中院审理。3月29日,抖音起诉腾讯不正当竞争案迎来终局。福州中院民事裁定书显示,抖音已经撤诉。

中国商报记者梳理发现,在多次“交锋”中,字节跳动方面对腾讯的指控主要集中在后者封禁产品的垄断行为。而在目前的监管态势下,“反垄断将是常态”已成为共识,这一指控或将对腾讯产生不利影响。

“头腾”的多领域竞争

近几年“头腾大战”始终没有停息,不仅仅是在短视频方面,两大巨头在诸多领域都发生了激烈竞争。

达睿咨询创始人马继华表示,字节跳动与腾讯之间在用户数量方面没有排他性冲突,但在活跃度、用户时长占用上是此消彼长关系,腾讯旗下也始终没有培养出能制约或替代字节系的产品,这就决定了两家的竞争将相当激烈。

在短视频领域站稳脚跟的字节跳动正不断向泛文娱领域进发,在游戏、数字阅读、影视等方面均有涉足,而这恰好也是腾讯业务生态中的重要一环。

随着“头腾大战”的持续,游戏业务也成为二者竞争的关键点之一。在游戏业务方面,字节跳动收购动作不断,2018年10月收购北京朝夕光年有限公司;2019年3月收购上海墨鹍100%股权,加码大型游戏开发;随后字节跳动组建百人团队,启动以自研游戏为主的“绿洲计划”;接着又完成了对沐瞳科技和有爱互娱的收购。移动应用数据分析平台Sensor Tower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字节跳动5月游戏收入达到4月的两倍,创历史新高。不过,就目前来看,国内游戏市场仍然是腾讯、网易的“主场”,字节跳动想从中分得一杯羹,还存在不小的难度。

在网文和影视方面,字节跳动也是大手笔布局。从去年开始,字节跳动加大了在网文领域的投入力度,推出主打免费阅读模式的番茄小说,并先后投资甜悦读、瓜子小说网、塔读文学等平台,还以11亿元的价格获得掌阅科技11.23%的股份,成为掌阅科技第三大股东,日前掌阅科技和字节跳动已经展开了实质性合作。在影视方面,去年年初,字节跳动以6亿元价格买下春节档电影《囧妈》版权,同年6月上线日本动画电影《无限》。

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表示,字节跳动拥有全民现象级用户群体,需要增强变现能力,而上述产业内容都属于快速变现领域,不依赖传统互联网路径、算法强大、资金充足等特点,都将成为字节跳动的显著优势。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字节跳动仍需要翻越版权的“大山”,与国内外IP大厂形成良性合作互动关系。

反观腾讯,今年4月,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宣布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将旗下长视频与短视频业务整合,腾讯视频、微视和应用宝合并到新成立的在线视频事业部(On-line Video Business Unit),这也是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自2018年9月成立以来规模最大的调整。

这场愈演愈烈的“头腾竞争”将走向何方?中国商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举报/反馈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