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真的意外走红与马化腾的全真互联网
互联网新闻 2020-12-10 17:00:14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8

马化腾的“商业望远镜”与互联网的全真化玄学

甜野男孩丁真的意外走红,让不少人感到诧异。

在如今这样一个流量时代,演艺圈各种类型的流量明星层出不穷,这种来自纯粹原生态环境的顶流似乎就像是一种比较另类的“黑天鹅”。不需要刻意的人设包装,不需要练习生般学习很久的唱歌、跳舞,也不需要各种化妆、健身。

大众审美方向的转移和不确定,对于许多流量小生而言或许会是一种焦虑,因为大众可能开始让原生态替代原来的偶像人设包装。

而在最近,在腾讯集团新近出版的内部刊物《三观》中,马化腾似乎也表露出了一种类似的焦虑。之所以说类似,是因为焦虑同样来源于“人”的不确定性上。而与此同时,小马哥也提出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全真互联网”给予希望,并称之为“一个令人兴奋的机会”。值得一提的是,早在今年10月份马化腾就曾提及过全真互联网这样一个概念。

作为一名天文爱好者兼商业大佬,马化腾或许会用自己的独特的“天文望远镜”看到许多常人觉得天马行空的想法。只不过“全真互联网”的“子弹”已经飞了几天,目前腾讯的公关团队并未对此概念做进一步的推广,这似乎是有点不符合常规操作,不排除是马化腾一时兴起所为。

一位曾在腾讯工作过的朋友对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讲道:“看到全真互联网之后自己也找原来的老同事们聊过,不过好像腾讯内部似乎都不太清楚这个概念。”

然而,考虑到马化腾接连两次公开提出,“全真互联网”这个看似不属于当前平行空间的玄学,应该不是马化腾的一时嘴快。

结合当时马化腾说的其它内容,全真互联网的提出会让人猜测,这是不是意味着腾讯面临增长的焦虑?因为李彦宏曾说AI是移动互联网的下一幕,但那时候AI距离我们还很远。之所以急着进入下一幕,是因为百度在移动互联网可圈可点的不多,所以需要一个新故事去给公司做背书。

而近几年的腾讯,在挖掘新增长点的能力方面似乎有所下降。新闻资讯被今日头条携算法“夜袭”,短视频赛道追随路线,产业互联网高调转型但似乎是比阿里要慢一些,如今“全真互联网”提出是不是也想早点进入下一场牌局?

在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看来,马化腾与李彦宏提出概念的立场其实是有很大不同的。百度流露出的是焦虑甚至焦躁,全力押宝在技术赛道,看似是确定性较强的孤注一掷,其实不可琢磨性也比较强,技术落地的潜在变量很多。而腾讯反映更多的其实是种忧患意识,未雨绸缪。社交、文娱、资讯,基本盘还是比较稳的,有足够的能力去迎接下一个新的时代。马化腾或许也是在给自己公司找新背书,但更多的可能是一种对未来的忧患心。

在大部分人眼里,马化腾似乎就是一低调的理工男,只知道埋头做事。可殊不知他也曾有“马八条”、“马七点”这样的称号广为流传。“连接一切”、“互联网+”等预测甚至还要压新零售一头。或许这真的是一种天文爱好者特质,喜欢拿“望远镜”去看更远的地方。只不过每看到一处新的地方,就会变得忧心忡忡。

例如对技术的忧虑,2017年初马化腾在记者会上说“我们为什么提科技,也是我们的焦虑所在”;例如对内部管理的忧虑,2017年底,马化腾说,在管理方面,腾讯需要更多To B的能力,腾讯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内部的组织架构;对未来的忧虑,例如2018年9月,马化腾喊出全面转型产业互联网的口号,而后腾讯宣布架构调整。

焦虑的方向可以很多,但最终还是对“人”的焦虑,

“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这是自己最大的担忧。”

这句话也是出自马化腾自己口中,因为“人”才是腾讯的基本盘,马化腾曾把腾讯的开放能力定义为流量和资本。“全真互联网”的预判,其实也是对人的思考和忧虑。

鲜肉练习生可以是年轻人的偶像,充斥淳朴的丁真亦可以取而代之;现在腾讯的社交基本盘仍然强大,可是未来呢?

游戏面临监管压力,社交媒体上抖音快手们的出现,产业互联网的骨头难啃,这些会让腾讯被不少批评声充斥,譬如“没有梦想”、“黑天鹅之年”等。只不过腾讯有没有梦想我们不知道,但它确实有忧患心。

从扎克伯格到马化腾虚拟世界的“实体化”

马化腾在提及全真互联网时,有一新技术其实引起不少人的关注,那就是VR。

VR技术在2014年Facebook入场之后迅速崛起,一度在许多领域遍地开花,但这项技术在国内爆发的元年却很快遭遇了寒冬。如今,VR被马化腾再次提及,并引入了“全真互联网”这个让人感觉一脸懵逼的新词汇,二者之间似乎有着相应的联系。

看不懂的全真互联网,为此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也带着自己的理解,去和一些投资人以及曾经的VR创业者展开交流,从中我们或许会对“全真”有一些粗显的认识。

“四年前,扎克伯格说大众消费的内容大部分都将是视频,为VR站台;四年后,马化腾说未来是全真互联网,同样看好VR。这其实是对当时小扎视频理解的一种升级,诠释的是一种互联网可视化形态。每个人、每个物,每条信息都可以基于虚拟现实共存于一个平行空间,这件事通过5G、VR、算法的发展是可以实现的。”

一创投机构经理闫录江(化名)对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谈及他对全真互联网的理解时这样讲道。

由虚拟到真实,由二维到三维。如今看来,视频化、可视化的价值其实在短视频身上已经有所体现。或者说,短视频能够给马化腾一些新的灵感。因为从人获取信息这个交互过程来看,短视频形式的参与感更强。与图文信息相比,这种参与感我们可以用近乎“全真”来形容,因此才会“杀时间”。

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看来,短视频释放的是人的表达欲、表演欲,在许多十八线城市的县城都会有庞大的人群在抖音上拍短视频。这种现象是从人性的角度出发,类似于张小龙提过的贪嗔痴思维。而“全真”,则是比短视频更宏大更真实更人性化的一种感受,把人直接置身于场景当中亲身体验。

为什么这种全真感悟没有在长视频时代出现?在互联网江湖团队(VIPIT1)看来,长视频缺乏交互。和过去外卖、商品、房产等各种信息一般无二,长视频也只是用户通过搜索之后被动接受信息,信息与人之间缺乏互动。而短视频的主动拍摄、评论等,其实是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人与信息的互动。VR可以真正变被动为主动,人可以去和信息展开互动,二者有异曲同工之处。

吴伯凡老师此前曾提出一个“第三维的可能性”这样一个概念,而短视频更像是他所说的二维与三维之间在“和稀泥”,因为短视频仍然是在二维世界的边界中去寻找第三维。而基于VR技术的“全真”、参与、沉浸,才算真正踏入三维领域的门槛。

“VR的本质就是交互,不同领域的交互强度不同,技术发展和普及速度也是不一样的。其中社交的本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互,无论是扎克伯格还是马化腾,他们都会从社交“交互”的角度去思考趋势,所以才会懂VR的可能性。”

在谈及交互价值时,闫录江这样说道。

事实也的确如此,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社交是最基本的交互,而在交互内容上,VR与5G结合可能率先在教育,游戏,直播这三个领域有大的应用爆发,刚好,这三块恰恰也是腾讯有布局的领域,尤其是游戏,电影《头号玩家》描绘的场景也许有一天会实现。而且VR游戏研发其实一直在进行,例如微软,12月23日将发布一个名为“Sim Update2”的游戏更新,该游戏就可以在多款VR头显上进行。

“VR所引领的新交互方式,也许会出现新的硬件载体与应用商城取代现在的分发载体和系统,有可能带来内容与软件的洗牌。例如游戏领域,在外人眼里,腾讯依旧是最有可能做好VR游戏的。但腾讯自己却不能这样认为,一旦自大了那才真正危险了。必须走在别人前面,只有这样才不会被颠覆。”另一家投资机构的经理人张佳玉(化名)这样说道。

事实上,张佳玉也是从VR寒冬到现在一直都非常看好这项技术的投资经理人,即便在三年前全网评论人士都在骂VR的时候,他还是愿意去看一些VR相关的项目。

“VR的价值是确定性强的,只是爆发时间会难以确定。学术上的加德纳技术成熟度曲线我们都知道。但其实还有一个更有意思的观点,那就是新技术都会经历两次开发才会大规模普及。就VR而言,2017年以前算一次,或许这一次马化腾提出全真互联网之后,腾讯可能会把VR的场子再度搞热。”

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看来,如今VR技术如果大规模开展“二次开发”其实是有可能的,这主要体现在三方面的进展:

*5G技术带来的低延迟,会让VR在体验上上升一个层次;

*算力的突破,在显示技术上能承载更高级的画面要求,再加上脑机接口技术的提高;

*内容铺垫的完成。事实上,年初疫情防控最严的时候,“可视化”的直播几乎成为各行各业的入口,包括教育、带货、企业会议等,而那些爆发最明显的领域大概率也是未来VR最先影响的领域。

“VR所谓的寒冬,只是针对C端层面。硬件的不成熟、成本高、内容匮乏等等,失败的因素很多。而在B端,VR技术其实一直都在蔓延,C端成本高,可B端却有能力承担这部分成本。内容方面,也具备较强的确定性。C端要有趣、要个性、要极致体验,B端只要内容专业即可,例如员工培训、医疗、工程制造、建筑装修等,很多领域其实都在应用VR。”

一位失败的VR手机创业者对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这样讲道。虽然创业失败,看得出真正的行业从业者其实从来没有丧失对VR的信心。

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基于可视化的交互或许也是全真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理解维度,而VR其实符合人类交互形态的升级趋势,是人类进入虚拟世界的入口。它所需要的,可能只是一些配套的基础设施。

未来,虚拟信息的实体化,线上与线下才能实现融合。

从这个维度来看,全真互联网其实与物联网有着异曲同工之处。讲了好多年的万物互联内核大概率和全真互联网是相似的,都是打造出一个三维交互空间。从小的智能家居,到大的自动驾驶,万物互联已经在逐步实现。如今,通过5G、VR,虚拟的互联网正在以一种极其不易察觉的方式逐渐实体化,在未来这种真实化针对的或许会是各行各业。

马化腾的故作深沉腾讯人的表面低调?

抛出一个看似高深的概念,然后如隐士高人一般转身离去,留下我们这样的普通围观者面面相觑。

不过话说话来,自家掌门人连续两次强调全真互联网这样一个新概念,腾讯内部难道就真的无动于衷?

显然,腾讯下面的事业群以及各自的公关部一定会有所动作,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且,从理性的角度来看,一时的低调也没什么不好。

距离我们相对较近的概念中,新零售应该是影响力最大的。马云大手一挥,从阿里到各个零售体纷纷响应。在此基础上,京东以无界零售回击,苏宁也喊出了智慧零售的口号。

可现在呢?很多商业形态都需要时间去印证。前两年爆火的新零售大旗如今鲜有人喊起,从去年五月盒马鲜生位于苏州市昆山吾悦广场的门店闭店开始,作为阿里新零售“试验田”的盒马鲜生开始冷静下来,其它新零售“门徒”似乎也早已没有往日的意气风发。

是新零售提错了吗?不,马云没错,只不过都知道互联网流量红利殆尽了,零售需要转型,可具体怎么转,或许马云和阿里自己也不敢说真正知道,只能在不断的试错与学习中提高认知。

全真互联网也是如此,一方面,如果只是因为马化腾强调了这个概念,腾讯上上下下就动了起来,一旦过两年行业并没有真正达到成熟的标准,“全真互联网”很快会被人遗忘,也许会被其他人以新的概念取而代之。但这对马化腾个人形象而言可能不算什么好事,即便只是可能也不能冒险;另一方面,全真是马化腾现在对互联网的一种判断,也像是对四年前扎克伯格认知的再进化。接下来,会不会有新的内容和理解?全真是否真的概括全面了?让子弹再飞一会比较好,没必要现在就大肆宣传定性。

此外,马化腾自己给大众的印象也不是一个高调的人,腾讯公关没有过多的渲染解读也很正常。

当然了,有这么一句话:“有人故作深沉,就是因为身后有一群想象力丰富的人。”马化腾接连两次表示了,下面人自然不会真如我们看到的那般无动于衷,在互联网江湖(VIPIT1)团队看来,在接下来腾讯内部可能会在一明一暗两个方向有所动作。

一明,就是投资。

对于硬件,除了智能音箱腾讯似乎鲜有涉及,马化腾自己也曾说过腾讯不做硬件。

但商业社会从来没有什么绝对,即便自己不直接做,可能也会有所投资。毕竟就像前面所说的,谁也不知道VR会不会带来一波新的软件分发逻辑?会不会产生类似苹果这样软硬结合的“超级物种”?对于腾讯而言,趁早通过投资布局其实是理性的。也许在此之后,腾讯的投资部门可能会在VR上投入更多注意力。

一暗,就是腾讯的内部创新。

回顾马化腾两次提及“全真互联网”的场景,一次是在腾讯10月底结束的年中战略会上;一次是在内部刊物《三观》上。两个场景的共同点就是对内,不难让人猜测这或许也是马化腾针对内部提出一个新的要求和方向。

了解腾讯的人其实都知道,QQ秀、QQ空间、微信这些创新都是来自中基层的自主突破,微信红包的诞生故事也被人一次又一次的提及。员工之间红包互动的偶然性需求,最终却对“老大哥”支付宝实现“夜袭珍珠港”。这些创新的发起者,就是站在马化腾身后的那群“想象力丰富的人”。

仔细想来,腾讯的主营业务似乎很多都与“可视化”有着较强的关联属性,即便是2B的产业互联网其实也是如此。SaaS、PaaS、计算、存储等只是最基本的能力,而在此之上的稀缺性优势是腾讯连接C端的能力,这就与“交互”产生了交集,也是提升腾讯云价值的筹码。

也许,在不为外人所知的另一面,腾讯的各个事业群已经有专人针对“全真互联网”进行创新和研发,腾讯的“表面低调”过去我们已经领略过了。一旦有了拿得出手的成果,届时才轮到腾讯公关部大展神威。

更重要的,也只有腾讯自己动起来,我们或许才能真正理解马化腾的全真互联网究竟想要表达什么。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微信:13124791216,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