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时俱进!疫情期间,印度流行VR互联网+拜神
互联网新闻 2020-10-13 18:00:11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9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宇同】随着印度新冠疫情日益严重,各行各业都受到影响,就连印度的寺庙也未能幸免。为了防疫人群不得聚集,人们无法到寺庙进行朝拜、举行宗教仪式,善于创新的印度人于是利用互联网技术来解决这一问题,“互联网+”拜神风生水起。

神庙中的普迦仪式。

疫情打击拜神产业

疫情期间,印度各大寺庙的收入与往年相比大幅下降。与中国寺庙的收入一般由香火钱和门票收入组成不同,印度是“活庙”收香火钱,“死庙”收门票。所谓“活庙”是指“依然有神灵驻守”,人们可以来拜神祈祷的庙;而“死庙”是指“没有神灵驻守”的历史遗迹,由国家旅游部门管理,人们进去参观要收取门票。显然,疫情对“活庙”的影响更大一些,比如马哈拉施特拉邦著名的赛义巴巴神庙,去年收到的黄金捐赠为8868公斤,而今年疫情以来仅收到黄金捐赠162克!

像阿米尔·汗的电影《我的个神啊》所揭示的,印度的许多寺庙和神职人员已经是一个庞大产业链的运营团队的一部分,他们自然不会坐视如此庞大的一个产业陷入低谷而袖手旁观。此外,印度的软件开发和互联网产业在人才和技术方面都相当有实力。最重要的是,在印度这样一个几乎全民信教的国家,庞大的10亿级别用户群体的拜神需求足以支撑起这样一个产业。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印度的疫情客观上成为一个契机,促进了以互联网和VR(虚拟现实)技术为依托的一系列拜神“黑科技”和祈福App(应用程序)的发展。

“VR信徒”“直播祈福”“西玛洛·巴克迪”等等都是很受欢迎的“互联网+”拜神App品牌。“VR信徒”更是成为印度谷歌应用商店中最受欢迎的App,其界面对使用者很友好,信徒们可以借由各大寺庙、众多神祇或者古鲁(宗教大师)进行搜索和选择,按照自己的个性需求进入某寺庙的现场直播或跟随某位古鲁参加向某位大神祈祷的普迦(印度人向神灵献祭祈求护佑的宗教仪式)。“VR信徒”最具吸引力的一点是它支持VR头盔显示器,能够带给信徒完全浸入式的体验,犹如身临其境。

使用VR拜神

拜神是一种刚需

在印度,拜神是一种刚需,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离不开普迦。从婴儿出生、学生升学、新人结婚,到店铺开张、新车上路、公司成立等所有重要时刻,印度人都会举行普迦。标准的普迦仪式从请神到送神共分为16个步骤,因地域的不同和教派的区别会有所增删,最简易的普迦只有5个步骤,而最繁复的普迦环节多达64个。

一个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典型例子就是汽车普迦。几乎所有的印度人买了新车,不管是卡车、轿车还是摩托车,都要在上路前举行普迦。听印度朋友说开着没举行过普迦仪式的车上路就没有安全感,因为少了神灵的护佑。据说印度有好多机动车是不买车险的,但不举行普迦仪式就上路的却几乎没有。经常出远门的大货车司机往往更加迷信普迦的力量,有的货车司机每年都要为爱车举行一次普迦仪式。

同样是在电影《我的个神啊》中,有一个情节就很说明问题。有人在路边放块普通石头,在上面抹上红颜色,很快就会有信众过来顶礼膜拜,捐钱献祭。对印度人来说,疫情虽然严峻,但生活还要继续,而生活离不了普迦,所以说VR拜神“互联网+”普迦的市场前景是广阔的。

与时俱进的宗教

印度一些宗教人士也是非常与时俱进的,宗教与科技的结合早已有之。印度的许多寺庙早就有官方网站,信徒可以通过网络预约普迦时间,还可以通过网络选择担任祭司的神职人员。普迦仪式所需的各种物品,如姜黄粉、椰子、棕榈叶、檀香木浆、柠檬、金盏花等准备起来比较复杂,而且一次仪式所需的量也不多,单独采购很麻烦,于是就有寺庙或神职人员开网店,专门出售普迦所需物品礼包。网上还有指导人们如何在家举行简易普迦的课程。印度的许多古鲁也早已通过有线电视和互联网向信徒们讲授宗教教义。印度有线电视有许多专门的宗教频道。新德里有一座世界最大的印度教寺庙——阿克沙达姆神庙,笔者曾陪同国内到访的客人会见该神庙住持,这位住持就有email和推特、博客,热情地欢迎中国客人“粉”他。

“VR信徒”运营公司始创于2016年,由于疫情大大推动“互联网+”拜神产业的发展,该公司业务量短短数月猛增40%以上。前文提到的赛义巴巴神庙今年收到的实物捐赠几近于无,但借助“互联网+”维持住了基本收入,该庙最近半年的收入依然达到11.5亿卢比(1印度卢比约合人民币0.09元),多数来自网络。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宗教也算是一种VR吧,能够将神灵的虚拟世界照进现实,进而影响现实世界。

来源:环球时报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