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的那双眼”新年策划⑦丨世界反垄断走了100多年,其实“它还是个孩子”
互联网新闻 2021-01-07 23:00:16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4

面孔回望▲扎克伯格

2020年12月,脸书因收购行为被提起反垄断诉讼。数字经济时代,科技巨头成为反垄断重点规制的对象,过去这一年世界主要经济体的“同频共振”即是表现。

保护公平竞争和保护消费者,反垄断的这两张面孔完全可以在相辅相成中,经由创新抵达最好的平衡。

一个月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依据《反垄断法》对阿里、阅文和丰巢作出处罚决定,分别处以50万元罚款。三张罚单,让人们在这个冬天清晰听见中国互联网反垄断“靴子落地”的响声。

2020年,反垄断成为一众互联网公司绕不开的话题。美国刚刚裁定脸书、亚马逊、苹果、谷歌“四大天王”存在垄断,欧盟《数字服务法》《数字市场法》的紧箍咒已箭在弦上。

刚刚过去的1月2日,中国《反垄断法》修订草案公开征求意见,这是反垄断法在施行11年之后迎来的首次大修,其中最大亮点是新增了互联网领域的反垄断条款,而草案的第一条立法目的,即写入“鼓励创新”。

数字经济时代,科技巨头成为重点规制的对象,过去这一年主要经济体的“同频共振”即是表现。自《反托拉斯法》横空出世以来,一百多年世界反垄断史中,垄断和创新的命运紧紧捆绑。市场期待公平竞争,渴望创新动力,这也是每一部反垄断法追求的要义,但在操作层面又无比复杂。而相比其他法律行政体系的老练成熟,尽管走过100多年,反垄断也只算个新生儿。

01 不停歇,大力度,为什么

如今互联网上的生力军恐怕已记不得网景公司的浏览器。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刚刚兴起时,它可是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一款。

为了在互联网上占据有利地势,微软在自己的操作系统中,附送浏览器,并在电脑厂家预装系统时,通过排他性合同捆绑销售IE浏览器。随后,网景、康柏等电脑制造商联合投诉微软。官司一直打到新世纪,微软最终达成和解,逃脱了被拆分的命运。2006年,多家微软的竞争对手“组团”把反垄断问题范围扩大到Office与Vista。在马拉松式的官司中,微软付出沉重代价,欧盟对其开出的罚金总额超过16亿欧元。

反垄断的大棒,从上世纪的微软砍到新世纪的互联网宠儿。近四年来,谷歌、苹果、脸书、亚马逊四大科技巨头在全球范围内都遭遇了反垄断调查,其中谷歌面临27起、亚马逊和苹果面临22起、脸书面临13起。

回头看,中国的反垄断其实早在上世纪90年代已起步。从开始立法到出台、落地《反垄断法》,再到反垄断执法机构合并,一路往前。中国《反垄断法》在2008年就已生效,直到今年互联网公司受罚,这并非不积极——互联网的快捷、高渗透性等特点太特殊了。对于传统行业而言,界定是否存在垄断的起点便是从相关市场的界定做起,就像卖菜的在菜市、卖肉的在肉市。但在互联网领域,市场边界被不断模糊,互联网企业是否在一个市场具有垄断性,是否具有市场支配地位,范围和标准不明确,模式和行为也伴随争议。

时间走到2020年,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已今非昔比,多个领域引领全球。因而中国最高级别的经济工作会议也把反垄断、反不正当竞争,提到了“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的层面,明确反垄断是用法治工具,维护公平竞争市场秩序,增强市场主体竞争力,激发市场活力。

不停歇、大力度的反垄断,目的是什么?

02 后浪是怎么“拍死”前浪的?

反垄断的第一张面孔,是保护竞争、保护创新。

有媒体报道了中国一位做直播带货的创业者,本来打算介入社区团购生意,然后拿一笔风投。但很快遭到投资人质疑,互联网巨头都在做这事,你拿什么竞争?盘算之后,他放弃了自己的创业想法,打算先融一笔钱,再借助资源“照抄”现成的模式,迅速把项目做大,卖给巨头套现——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处于市场支配地位的巨头消解了这位创业者的新玩法。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据《反垄断法》对互联网公司开出罚单时就态度明确:要防止企业借助并购形成垄断,或通过收购中小企业等方式扼杀潜在竞争对手,阻碍创新。

将视野拉回微软可以看到,针对微软、IBM等巨头的反垄断,也带来了谷歌、脸书等互联网新锐的诞生和成长。不过有趣的是,站在微软对立面的公司,并没有在互联网大潮中站稳脚跟,连微软本身也有些落寞。反倒是谷歌在搜索领域展露拳脚。谷歌虽然抓住了移动互联网,但在社交应用上,却又输给了脸书。汹涌的后浪无情地把前浪拍向沙滩,除了反垄断出手,新技术的飞跃也造就着新的商业模式。

反垄断和创新带来搜索技术、移动操作系统、社交媒体的兴起,让PC操作系统丧失了垄断的红利,其重要性、垄断力下降了,但它仍是不少应用软件的“底层设施”,本身也仍被消费者广泛使用。于是,反垄断的另一张面孔出现——不少经济学家提出进一步观点,反垄断的终极目标,是通过保护竞争环境,保护创新,来保护消费者。

03 一切经济行为的核心,不能偏离人的轨迹

反垄断的两张面孔相辅相成。

2011年国家发改委对两家电信运营商进行反垄断调查,堪称中国反垄断里程碑事件,引起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最终促成企业承诺将降低公众上网资费。“三网融合”是国人更熟悉的事情,人们曾习惯打电话用电信网,看电视用有线电视网,上网用互联网。作为各自领域的领头羊,三网之间技术壁垒森严,资费居高不下,消费者颇有怨言。可是技术突飞猛进,一旦冲破最后的障碍,界限不再分明,大家都不得不汇入移动互联的大江大海。面对新竞争,巨头也只好下调资费,消费者获得利益。

以社会视角来看,技术创新带来的移动互联还能带来数据集中。分散的数据聚合之后,往往能释放巨大的生产力。比如,如火如荼的无人驾驶,必需有足够多的数据,才能训练出其应付裕如的无人驾驶技术。无人驾驶技术的成熟,又会反过来驱动汽车、交通、旅游等领域的变革,促成更大的社会福利。

在保护竞争对手、保护创新、保护消费者的高标准下,反垄断怎么走?或许更重要的是在短期与长期、局部与整体、竞争与消费者利益之间做好权衡,维护公平,保持活力。例如警惕跟随数据集中而来的数据垄断,通过法律完善数据收集、使用、管理,保护消费者权益。这个层次上的反垄断,亟待公共治理水平的提升;这个层次上的反垄断,也亟需创新这柄利器将市场竞争引向更高层次。

回望过去100多年,从国外到国内,从石油到数据,反垄断变换的是主体、拳法和落子;前瞻未来,一切经济行为的核心,都不能偏离人的轨迹。保护公平竞争和保护消费者,反垄断的这两张面孔完全可以在相辅相成中,经由创新达到最好的平衡。

红星新闻特约撰稿人 刘晋才(金融与法律研究学者)

编辑 汪垠涛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