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爆火的红包封面,没准上面还印着王一博
互联网新闻 2021-02-25 20:00:04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7

原创 张美芽 青年横财发展会

今年的春节有些不一样,各平台一年一度的烧钱大战,被微信红包封面抢去了风头。

一份「微信红包封面领取时间表」流传甚广,很多人在手机上设置了十来个闹钟,只为了抢到心仪的红包封面。

微信指数显示,大年三十当天,“红包封面”的热度比“五福”和“春晚”高出数十倍不止。有网友评论,2020大家都穷,往年抢红包,今年只能抢抢红包封面。

这当然是一句调侃,人们早就明白,各互联网厂商动辄上亿的新春红包里,能够分到自己头上的通常也就二块八,与其如此,还是五花八门的红包封面更加实在,没准上面还印着王一博。

于是,一场红包封面大战悄然打响,有人解开财富密码,赚得盆满钵满。

红包封面在今年爆火,却并不是一件新鲜事。这个功能早在两年前便已上线,那时,它的名字还没有这么接地气,它叫「企业定制红包封面」,仅允许部分已经通过认证的企业用户定制。

2020年1月,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说:“我们在红包上,也有一些新的创造,也可能吸引你来发挥你的创造力。”

随后,微信便上线了红包封面开放平台,这次升级放宽了注册条件,面向全体企业开放,红包封面开始收费,一个10元,单款100个起订。

不难看出,红包封面这盘大棋,张小龙从一年前就开始下了,不过10块钱一个红包封面,用来打广告是否值当,企业心里自有一把算盘。出于价格的原因,在去年春节,红包封面并未如张小龙预想的一样掀起风潮。

去年12月,临近春节,微信调整了红包封面的价格,直接打骨折,从原来的10元降低至1元,起订量也改成1个。并且在此之前,红包封面加入了跳转公众号和小程序的功能。

也就是说,品牌方只需要花一块钱,就可以买到一个人为你打工,品牌露出加跳转引流,一条龙服务,实在是非常划算的一笔生意。

于是,众多品牌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的红包封面大战,肯德基、阴阳师、喜茶、Gucci、携程等八杆子打不着的企业,此刻全部加入了战场,各式各样的封面令人眼花缭乱,唯一的共同点是,要抢。

春节期间,几乎每天都有十来次抢封面的机会,一次大多放5000个,是一场拼耐心和手速的对决。打工人听到闹钟,拿起手机轻车熟路地进入搜索框,敲出关键词,等待命运的裁决。

幸运者喜气洋洋,随即在群里发了10个一分钱的红包,暗戳戳地炫耀。失败者捶胸顿足,默默订好下一场抢封面的闹钟。

各品牌的封面获取难度不一,蹲点抢算得上宅心仁厚,有些条件更加苛刻。

比如任天堂Switch需要关注公众号,并绑定游戏账号才能获得抢封面的资格;想领到王一博的封面,则需要关注视频号领取口令,再去公众号回复口令才行;Gucci的封面只能通过抽签的方式获得,中签率极低,但人们依然乐此不疲。

在流量枯竭,获客成本居高不下的今天,品牌用一块钱便可买到视频号和公众号的粉丝,还有后续无限的曝光机会,也难怪各企业为之疯狂。

有人在抢封面之余陷入沉思:“大家为什么要争着抢着免费帮商家打广告?”不过他没有纠结太久,因为阴阳师的封面实在太好看了。

有流量的地方便有生意。微信红包风靡以后,无可避免地诞生了灰产,敏锐的商人乘风而上,愣是在春节期间狠狠赚了一笔。

微信官方有规定,红包封面不能用于交易,不过在淘宝上仍能轻而易举地找到出售的封面。它们的价格大多在5-10元。一些商家为了躲避规则,会以买表情包送红包封面的形式宣传。

△(2.8元只是引流款式,点进去稍微好看一些的都要10元左右)

从淘宝数据上看,红包封面销量最高的一家店,已有7.7万人确认收货,其他店铺也有不少月销过万的封面在售,这还没算上QQ群、朋友圈、微博等其他销售渠道。也就是说,有不少人依靠红包封面,轻松实现了月入十万。

在这些被出售的红包封面中,很多用作封面的图片并没有版权。良心一些的卖家会找个设计师踏踏实实地创作,而更多的,则只是在网上下载好看的图片,拼贴裁剪一下,加几句吉祥话,一个封面就做好了。

一些卖家会用流量明星的照片定制封面,官方的王一博抢不到?没关系,淘宝上花18.8元,即可购买一个同款“王一博”。

淘宝上的封面贩子,也还算明码标价,而一些打着送红包的名义,让你疯狂转发,最后两手空空的微商群体,就实在配得上一句“不讲武德”。

红包封面在微商们手中,俨然成为引流利器。打开微博搜索红包封面,会跳出许多晒精美封面的内容,他们会留下微信号,告诉你加微信可以免费送。

你加了微信之后,他们会引导你后续的操作,进群,拉好友,下载APP,转发朋友圈等,完成指定的任务以后,对方才会不急不慢地发来一个抽奖小程序,而对于中奖绝缘体来说,大概率都是无功而返。

还有企业连夜开发了好几款小程序,画面粗糙,以免费送封面为噱头,诱导用户疯狂转发,随意点开几个群,便能看见这样的信息。他们知道自己很快会被封杀,但依然不妨碍此刻先收割一波流量。

乱象到年前一周有所缓和,不是因为大家忙着放假了,而是微信进一步放宽了红包封面的注册权限。微信用户只需要开通视频号,发布的视频获得10个点赞便可以获得设计封面的权限,并且前10个免费。

自此,微商停止蹦迪,普通用户接棒,纷纷开通了视频号,在群里拉人点赞。龙哥大概觉得,这么多流量,还是给视频号引引流更划算。

不过,那些赶在了风口上的淘宝店铺与微商,早已捞到了一笔,深藏功与名。

那,人们为什么会热衷于抢红包封面,甚至不惜为此蹲守、打工、花钱?

这个场景是不是像极了曾经偷家长钱开红钻,只为拥有一身酷酷QQ秀的我们?果然,这么多年过去了,人们依然吃QQ秀那一套。

因为从QQ到微信,从QQ秀到红包封面,这类“皮肤”产品的核心,从来就没有变过。他们不是在出售某一款具象的装扮,而是在出售人们的社交形象。通过它们,朋友可以更立体地看见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微信是天然的社交场,在这里,我们所对外展现的形象,都会成为一个社交符号,表达自我的同时,吸引到同频的人。而我们的一举一动,又会随时被别人展现出的形象而影响着。

比如,红包封面本身具有稀缺性,看到有人抢到了Gucci限量版红包封面,自己也想要拥有,这就是一种社交驱动。

和QQ秀相比,红包封面是一种更碎片化的表达,你可以选择使用红包封面的对象,而不是无差别地向外展示,它更加内敛和细腻。

这样所带来的好处是,用户可以根据当前使用场景,来决定究竟使用哪一个封面。和饭圈好友用自家爱豆;拜年用牛年大吉;发给另一半时,则用甜甜的情侣封面。用户在发红包的同时,也在进行情绪表达。

在微信上,人们表达情绪最直接的方式,是朋友圈,你发一条动态,便会出现在别人的时间线里,好友会看见,还可以给你点赞,评论。它很高效,但现在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发朋友圈。

因为在微信这个巨大的关系网里,有家人、朋友、同事,现任、前任,不认识的微商等,复杂的社交环境使发朋友圈这件轻松的事,变得需要字斟句酌起来。一些人对此感到疲惫不已,便干脆彻底不发。

他们会选择在一个更隐秘的角落里表达自我,比如朋友圈背景、签名、拍一拍后缀、微信红包封面。不刷屏,不打扰到别人,只有真正关心他们的人才能看到。

有人会在不开心时,悄悄修改微信签名,即使多数情况下,并不会被人注意;有人选择在朋友圈背景秀恩爱,既能告诉大家我不是单身,又不会过于引人注目;有人在失眠时,将微信状态改为「数羊」,只有和ta同样正在失眠的人才能看到。

在人们普遍被社交压力包裹的今天,越来越需要更多有选择性的表达,微信红包封面之所以风靡,是因为现代人开始喜欢「小声说话」的方式,这成为一种情感寄托。

可能你要和某个人更熟悉之后,才会发现,在朋友圈看起来一声不吭的人,其实背地里收藏了好多猫猫狗狗的红包封面,就像那些藏在西装革履里的一双双花袜子一样。

这届年轻人的表达方式,不再是站在广场上大声嚷嚷“你快来看看我吧”,而是委婉含蓄的“你不来看,那就算了”。

至于那些因流量涌入而产生的行业乱象,

设计/视觉:小李老师

原标题:《春节爆火的红包封面,有人因此月入十万》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