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为何要打造信息枢纽?
互联网新闻 2021-01-22 14:00:15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9

随着一条双链路高速光纤专线传导,位于广州的超级计算机将算力资源延伸至大湾区多地。“作为计算资源、算力体系中的重要资源,‘天河二号’超级计算机是满足大湾区算力需求的‘终极武器’。”超算广州中心副主任李奈青说。

《中共广州市委关于制定广州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提出,广州将高水平提升国际数字信息枢纽,并把信息枢纽放在航空、航运、铁路三大枢纽的同等位置。

迈入数字化时代,从中央到地方都在加快数字化发展,各大城市都竞相布局新基建、信息网络、数字经济等资源,抢占数字经济的制高点。

面向“十四五”,构建新发展格局,高水平提升信息枢纽能级联通国内国际,广州愈发迫切。如果说国际航空枢纽、国际航运枢纽、世界级铁路枢纽是综合交通枢纽的流量入口,那么国际数字信息枢纽便是数字化时代的广州“超级门户”。

微信被称作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船票”。

而信息枢纽,能否像微信之于腾讯那样,成为这座综合性门户城市在数字化时代的重要入场券?

南方日报记者 李鹏程 朱伟良

数字基建:平台重器积蓄信息势能

2000年,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方兴未艾。彼时,国内已形成十大骨干互联网络。然而,各大网络相对独立。这造成了诸如联通用户和移动用户之间的网络互访速度慢、效率低。为了畅通国内信息的互访,建立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国家决定建立三个国家互联网络交换中心:华北在北京,华东在上海,华南在广州。

15年后,中科院旗下的全球性计算机网络中国科技网,开通与广州互联网交换中心10G互联通道,并实现中国科技网骨干网与中国联通骨干网的华南地区流量疏通。

此举意味着中国科技网华南地区用户与其他骨干互联单位华南地区网络的互访,将陆续不再绕行北京核心节点,实现就近疏通,用户体验将得到明显提升。而彼时的广州就已成为通信网络上的一步“棋眼”——信息经此交互,华南全网通达。

全市光纤接入用户占比达90.9%;建成首个国家广电标准(AVS2)应用示范社区、4.8万个5G基站……有关数据显示,如今,广州已是中国三大通信枢纽、互联网交换中心和互联网三大国际出口之一,内地超过一半的互联网通过广州与世界互联网对接。

借此优势抢占先机,广州积极推动以超级计算机为代表的数字信息重大基础设施和平台先后落户。

国家超级计算广州中心是国家在“十二五”期间部署的重大科技创新平台,广州超算中心的“天河二号”系统在全球超级计算机500强榜单中,曾连续六次位居世界第一。

“关键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对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李奈青说,在全球竞争中,超级计算的竞争趋于白热化。如今,超算通过实际应用支持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将成为衡量其影响力的重要指标。

广州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区域发展的核心引擎,是中国互联网国际出口三大节点之一,目前出台了全国首个“数字新基建40条”政策,在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等方面,以“软件+硬件”“应用+服务”为主要发展路径,积极布局5G、数据中心、人工智能、物联网、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随着数字化时代到来,信息传输速度将呈几何倍增,考验着区域内低延迟的信息处理能力,经济发达的地区应用端研发中心越多,对于大型数据中心的需求也越大。

中国电信确定在从化建设粤港澳大湾区5G云计算中心。该项目是中国电信在全国布局的四大核心数据中心之一,可提供粤港澳大湾区内超低时延的数据传输及云服务,而其数据处理能力更相当于10亿台个人电脑。“在5G时代,信号基站是手脚,而数据处理中心则是大脑。”中国电信广州从化分公司负责人如此比喻。

数字新基建是推动科技创新、发展数字经济的关键节点。南沙去年推动落户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大湾区创新中心,建设运营华南唯一的国际IPv6根服务器,两个项目将为大湾区下一代互联网的规模部署、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区别于传统生产要素,数字经济的最大特征是数据成为新生产资料、算力成为新的生产力。“如果说大数据是石油,算力就是发动机,共同构成面向数字时代的核心能力。”阿里云战略发展部总监黄烨华分析说。

应用场景:孕育数字经济产业集群

车牌智能识别等技术让车辆快速通行、避免拥堵;智能系统使数以亿计的资产得以“秒”级盘点……厂房林立的产业园区,“无形之手”有条不紊地调度着各要素有序运转——这是广州高科技企业广电运通自主研制的“智慧园区—鸿鹄平台”造就的现实图景。

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应用集群,坐拥珠三角世界工厂腹地,作为华南乃至中国贸易枢纽的广州拥有广阔的应用空间和庞大的市场需求。

2020年10月以来,广州举行多场全国产业推介会,先后发布了两批共36个数字经济领域优质应用场景,涉及交通、政务服务、城市管理、医疗、教育、文化服务等多个行业领域。

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广州已成为国家中心城市、综合性门户城市和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城市。新发展格局下,场景丰富、市场容量巨大的广州,新模式、新业态不断涌现。“广州处在双循环的重要节点上,对外辐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对内是重要的消费和生产重镇。”广州市商务局局长洪谦如是说。

今年1月8日,广州琶洲高新区启动建设。高新区所在地,正是广州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的核心区,这里已汇聚超过189家高新技术企业,其中不乏腾讯、阿里巴巴、小米等领军数字应用企业。

目前,广州在超高清视频、人工智能、大数据、互联网等多个数字经济细分领域处在全国第一方阵。依托良好的先进制造业基础、开放的消费市场、广泛的应用场景,到2025年将全面建成“两城两都一高地”(智车之城、软件名城、显示之都、定制之都、新材高地)。

广州市工信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胡志刚认为,通过市场化机制、专业化服务和资本化途径,广州分批次、多维度释放应用场景,遴选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试点经验和典型案例,在全省、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接下来,将致力于推出更多世界级应用场景示范,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

管道机器人企业施罗德寻求效率提升之时,位于琶洲的树根互联带来了数字解决方案。在东莞、佛山、珠海等珠三角城市,智能制造的变革已在多个企业展开,而为这些企业提供信息安全、人工智能、语音识别等智慧技术攻关的,正是位于广州的电子五所、七所等重要平台。

数字贯通实体经济“血脉”,在数字化风口之下,以强大基础设施为依托,广佛惠超高清视频及智能家电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正掀起一场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面向未来:打造数字化时代“超级门户”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提出要加快数字化发展,并对此作出了系统部署。

迈入数字化时代,全国多地在信息化、数字化基础设施上争相加快布局:

南京揭牌长三角离岸数据中心项目,建设国际互联网数据专用通道,开展跨境数据试点、国际网络的接入试点等工作。上海迎来阿里巴巴“国际信息枢纽”项目,作为国内顶级智能算力中心,该项目将辐射长三角,引入包括工业互联网、区块链等在内的创新业务服务平台……

继合作建设中国最大的政务云平台、签署“鲲鹏+昇腾”产业战略合作协议之后,2020年底,华为再度携手广州在白云区建设研发中心。广州产业门类齐全、应用场景丰富、信息基础设施水平在全国领先,在人工智能、5G领域、工业互联网、充电基础设施等方面已提早布局。华为不仅可以无缝对接大湾区产业体系,还有机会在最全的应用场景中进一步提升自身的技术壁垒。

华为是ICT(信息与通信技术)的全球引领者,大手笔落户的背后,凸显的不仅是广州庞大的应用市场,更是丰厚的人才、技术、大科学装置等枢纽资源。

正威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文银有一个观点:商流、人流、物流、资金流……“万流归宗”的广州是一座把握了成长规律的城市。直播界“顶流”薇娅在接受采访时说:“人、货、场中,货是最重要的,你来广州货源就有了。”

不同的人群,同样的感知,点出了这座超大城市的最大特质:枢纽城市和流量大城。

在货物贸易时代,陆海空“三港”奠定广州枢纽城市的地位,成为人流、物流、商流交汇的线下中心。而在以数据和信息交换为主导的数字化时代,信息枢纽就是线上流量的超级入口,成为做强枢纽增量,提升城市能级、巩固地位的必要支撑。

国际大都市的本质,就是成为在全球网络中占据支配地位的重大节点。

当下城市竞争,“争”的是在全球网络中的节点地位,广州高水平提升国际数字信息枢纽,就是要在这条通向未来的新赛道上走在前列。

“从基础建设到综合服务、从技术创新到产业发展,都离不开信息技术的基础性、战略性、支撑性作用。”在广东省通信管理局局长苏少林看来,国际数字信息枢纽的打造,是广州乃至广东在数字化时代增强全球高端资源要素配置能力的必要之举。

在数字新赛道上,信息枢纽联动“海陆空”三大枢纽能否让广州跑得更快一些?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