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小猪打车总经理孙枢:我们和滴滴不一样
互联网新闻 2020-11-04 01:00:10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3

滴滴尝试“年轻化”。

作者:曾乐、编辑:杨旭然,图片来自“特定授权”

今年悄然入局的花小猪,正搅动着整个网约车市场。

10月30日,在花小猪打车媒体开放日上,花小猪打车总经理孙枢表示,做花小猪的初衷是希望提供更实惠的网约车产品,让用户出行更安全更便捷;也作为司机的收入补充,为司机师傅增加收入。

可以发现,自今年起,滴滴加速在出行市场的各个细分领域进行大量布局,如:青菜拼车、滴滴货运、快的新出租等。不过,以“低价”为竞争优势的花小猪,却并未现身于滴滴出行App中,而是作为一款独立App厮杀于网约车战场中。

“我们发现有很多用户的需求我们是满足不了的,特别是那些年轻的用户,还有对低价的产品有渴求的用户。”在发布会上,滴滴出行总裁柳青讲述了花小猪打车品牌诞生的原因。对此,孙枢认为,同一个公司推出多个同类品牌,有一定的产品差异,这也是较为普遍的事情。

关于平台资质问题,孙枢表示,花小猪打车是滴滴旗下的出行产品,在滴滴拥有的资质下运营,并与滴滴在安全上采用了同等的标准。此外,他表示,之前花小猪确实有沟通不到位的情况,目前在持续加强沟通,已得到越来越多城市主管部门的认可和支持。

从市场表现来看,主打“实惠”的花小猪吸引了不少年轻用户。据花小猪官方数据显示,其用户中90后超60%,近80%的用户认可花小猪实惠的服务。

如今,滴滴的业务线已延伸至多个领域。但无论是自动驾驶,还是金融、保险等业务,目前都尚处于襁褓之中,短期内难以实现大规模盈利。于滴滴而言,攻占下沉市场成了一个值得投入的新故事。

不过,作为“下沉版滴滴”,花小猪采取的是低价、低抽佣、高补贴的战略,这依旧存在复制当年补贴大战的风险。此外,花小猪还有着明显的运力合规存疑风险,广受质疑。除前期扩张投入外,花小猪该如何规避网约车市场中的盈亏平衡难题?这些对滴滴而言皆是不小的考验。

以下为采访实录:

Q:滴滴为什么一定要独立出个App去做“花小猪打车”?

花小猪打车总经理孙枢:之所以我们从0到1再做一个花小猪打车平台,核心原因在于存在着一群极具个性的用户,因此我们希望打造一个具备鲜明个性的品牌、从而更好吸引用户,这两个定位是不太一样的。

花小猪打车技术负责人曹乐:从内部角度来看,如果你要做一个渐进式的演化,其实在原有模式里做更合适。但如果你想做一些更多、更不一样创新的东西,单拉出来去做会跑得更快,这是我们内部的一个考虑。但确实,在花小猪里有很多比较好玩的东西,所以其实在公司内部不只是网约车,其它业务也在不断借鉴。

Q:花小猪现在被称为“打车界的拼多多”,它主要的用户画像是一线城市还是下沉市场?

曹乐:花小猪的用户群体会比滴滴的用户群体更加年轻,可能会更加追求实惠和好玩。从用户的总量上来看,其实应该在一二线城市,还有三四线城市。

Q:作为新上线的网约车平台,花小猪在合规方面进展如何?

孙枢:可能这是我们在平台上线时确实没做到位的工作。当我们刚开始做花小猪业务时,我们认为花小猪本身就是滴滴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当时直接假设:这既然是集团的一部分,各种各样的资质我们直接复用滴滴的就可以了。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我们跟主管部门的沟通没有做到位,上线之后也是在持续沟通。

关于合规方面,花小猪平台上使用的司机都是滴滴平台上的司机,我们整体作为一个集团会持续与各地政府部门沟通合规进度。

Q:目前花小猪的竞争优势在于便宜,长远来看,为了让C端用户长期使用,这一优势会不会持续?能否与滴滴本身拉开差距?

孙枢:现在大家看到的实惠部分,确实是我们在前期产品上线、投入时的额外投入。未来进入到后期稳定运营期,还是通过两种方式能够持续的保持实惠:

第一,每一个企业在运营的时候都有很多各种各样的推广费。我们的核心思路其实就是通过“玩”的方式,让用户在使用时便享受了实惠,我们相当于把这部分推广费让用户直接使用。

第二,我们在产品流程中做了一些细微的改动,我们希望通过一些微创新,减少用户在复杂场景出现的次数与频次,让我们整体成本降低。同时,这也能把这部分成本转移给用户从而体验到更便宜的打车。

Q:最近有消息称,花小猪目前的司机、用户,与滴滴快车呈现出很大程度的重合,您如何看待花小猪与滴滴快车的关系?

孙枢:司机与乘客的重合其实不太一样。如今,花小猪所有司机都已经在滴滴注册、接单,只有成功注册且激活的滴滴司机才能来开花小猪。我们司机的实质其实一样,两边司机其实是一个群体,这也是为了保障用户整体安全体系。

在乘客端,我们可以看到虽然用户群体有不少重合,但他们的频次、活跃度不太一样。今天在花小猪的平台上,我们看到有更多可能对价格更敏感的用户,他们可能对于体验方面的小细节没那么注重,反而愿意更多在花小猪上打车。所以,尽管用户重合度比较高,但我们能看出用户使用的习惯有很大不同。

Q:从司机端来看,“打车”其实是从A到B,这里面成本是固定的。花小猪和滴滴在司机佣金及其它方面,能够支撑这一体系长期发展的差异点是什么?

曹乐:关于让花小猪打车变得更便宜,一方面,我们更多把市场推广费用通过游戏化的方式返还给用户,这样能使用户在这方面更便宜。另一方面,在平台设置上很多地方都和滴滴不太一样,在这背后可能都是巨大的成本节约,我们也会把这部分返还给用户,让用户更便宜。

从司机角度来看,如果用户总的量变多了,对于叫车频次也会更高,无论是花小猪还是滴滴,我们都能确保司机有单、不至于空跑。

Q:之前我有采访过一位滴滴司机,他觉得用花小猪跑长途不划算、跑短途划算。从平台的角度,通过让利会使乘客感到打车很便宜,但其实司机可能不愿意接这个便宜的单。对此,花小猪如何去平衡乘客与司机的利益?

孙枢:这个问题需要我们持续研究,需要在设计整个司机与乘客需求匹配过程中不断完善。一方面,在整体产品设计上,每一位司机一天都有几次选单机会;另一方面,我们在后台技术上也会不断去发现司机和用户的喜好,从而改进两边匹配的效率。我们今天的定位其实是为司机补充收入,希望通过给用户带来更实惠的产品,反过来能为广大司机师傅补充更多收入。

曹乐:这个司机反馈的问题确实也是存在的。让合适的订单找到更合适的司机,这也是我们的目标,但确实是我们现在做得不够好。在平台上线的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调整。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