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饭否,毁了千亿市值
互联网新闻 2021-05-11 17:00:06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7

原创 AI财经社作者 AI财经社

撰文 / 周享玥

编辑 / 游勇

2021年5月7日,王兴没有更新饭否。

这样的情况在他的生命里非常罕见。饭否是他的精神自留地,他在过去14年时间里,发了1.7万多条饭否动态,平均每天超过3条。甚至在此前一天,他在饭否上的动态数量就达到了6条。

显然,一反常态的他陷入了麻烦。王兴大概不会想到,他前一日晚上发布的一条“七言四行诗”会产生如此大的威力,不仅吓得王老板连夜出来澄清解释,更是让美团的股价一路飘绿,瞬间损失超千亿元。

5月10日开盘,美团股价一路大跌,跌幅一度探至9.76%,最终收于262.8港元/股,跌幅达7.07%,较5月6日的收盘市值,跌去1397.43亿港元。尽管股价涨跌背后有复杂因素,但王兴的这首诗无疑起着导火索的作用。

教训是如此惨痛。或许是怕引来更多的麻烦,王兴已关闭了微博,那里还有他661条微博动态。但不难发现,从之前的点评足球,到后来的评论华为造车,再到现在的内涵“唐诗”,王兴依然孤傲地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像是曾经那个少年,没有一丝丝改变。

01

“哈哈,能用手机还是很爽的。”

2007年5月13日下午2点多,28岁的连续创业者王兴在自己新推出的平台饭否上发布了第一条动态。而在这天过去之前,他又接连发了2条饭否,内容很简单,都在30个字以内,一条思考了“手机与电脑的一大区别是能否在上厕所时使用”,一条感叹自己“虽然不常上MSN,但有总比没有好”。

这一天,是饭否开放的第二天,也是王兴此后十余年间,连续不断地在饭否码下近百万字的第一天。这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从小有着典型的“三好学生式”经历,先是从福建龙岩一中被保送至清华,毕业后又拿着全额奖学金赴美攻读硕士,后来却在创业上屡战屡败,曾先后创办多多友、游子图、校内网。

而饭否是他的第四次创业尝试,定位的正是“中国版Twitter”。彼时,饭否作为国内第一家提供微型博客服务的网站,一经上线就立即得到了年轻网络用户的追捧,也因此被认作是中国微博的“鼻祖”。

尽管饭否在两年后历经波折,一度被关停505天,并在重新回归后,改注册制为邀请制,采取放任自流式运营,几乎再未更新过饭否,但这个曾被使用者们视作树洞的平台,一直都还是王兴的自留地。与在媒体和公众面前的少言寡语不同,在这里,王兴像个话唠,从音乐、建筑、小说、电影、体育、诗歌、历史、人文,到大公司、投资、管理等无所不谈。

大概人都需要一个吐露心声和观点的地方,事实上,很多商界大佬在没成名时都喜欢在社交媒体上絮絮叨叨,一如曾经在饭否上记录东莞一日游的日志刷屏的张小龙、喜欢在微博上自我鞭策的张一鸣,又或是以个人微信公众号作为自己的记录和分享思考的黄峥。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知名度的提升,或许是出于言多必失的考虑,至今仍活跃在社交媒体上的企业家已经所剩无几,即使是像雷军这样依旧活跃的,也基本把平台当成了宣传企业的工具,很少表达自我。

王兴却是个例外,十几年如一日,始终持续地在饭否输出着自己的思考和各种动态,甚至毫无顾忌地“怼天怼地”,就连他的饭否个性签名,也被改成了“如果我一整天都没看到、想到、或做过什么值得在饭否上说的事,那这一天就太浑浑噩噩了”。

有媒体曾研究过王兴在饭否发布动态的规律,通过对他在2007年5月13日至2018年7月17日的饭否内容进行分析,发现他发布饭否的高峰时段主要在上午10点到下午16点,和晚间23点到1点,并为饭否里的王兴贴上了两个标签:“深夜写诗的创业者”和“人到中年的好奇宝宝”。

而真正意义上每每引发网友广泛关注的,往往是王老板在饭否上的 “大胆发言”和“怼天怼地”。事实上,这种口无遮拦的大胆发言,也曾一度将其推入不利的舆论境地,让美团的公关团队恨不得拔了他的网线。

“我曾经以为我永远不可能得抑郁症。”2019年8月21日,王兴在饭否发布这样一条动态,引得外界一片猜疑。但很快王兴删除了这条动态,并重新发文解释:“我并没有任何得抑郁症的迹象,我只是对这事产生了一点点好奇。”

抑郁症乌龙不过是小case,更多时候,王老板喜欢化身“王怼怼”,怼天怼地。

2017年至今,王兴曾至少三次向马云开炮,一次说“阿里如果更有底线一点,自己会更尊敬他们”,一次说“仍然认为马云有诚信问题”,还有一次在饭否上暗示淘宝靠卖假冒伪劣产品起家,称“一堆人质疑拼多多却不质疑淘宝(是如何起家的),这已经说明我们这个社会是多么健忘”。

而在2020年7月底,有网友反映自己用美团点单时没有在支付页面上找到支付宝时,王兴更是曾于深夜23点在饭否喊话:“淘宝为什么还不支持微信支付?微信支付的活跃用户数比支付宝多,手续费也比支付宝低。”彼时,“美团回应取消支付宝支付”的话题还一度登上微博热搜,使得不少网友扬言要“果断卸载美团”。

除了频繁对阿里这个昔日“老友”疯狂开炮,王老板还经常在饭否点评社会百态,中国男足、科技、华为、国际局势、公司动态等等都是其开炮的对象。但有时候,肆无忌惮地四处开炮的“王怼怼”,也会遭到反噬。

2020年7月8日,王兴发了一条饭否,大概意思是专业足球运动员跑不过清华普通男生。短短100多字,成功让王兴在体育界拉了一波仇恨,不仅没有像过往许多批评国足的声音一样收获一波点赞,反而捅到了马蜂窝,罕见地遭到了半个足球圈的回怼,无论是退役球星、名嘴、名记、普通球迷,还是自媒体号,都纷纷加入了这场对战。

足球解说员黄健翔回怼王兴“完全不懂职业足球运动员的体能训练水平”,并表示,“踩中国足球似乎是一种很安全很捡便宜的噱头”。前国足队长马明宇则称,“王兴的说法有点外行”,“曼联名宿”董方卓更是直接向王兴“约跑”,表示12分钟内如果输了,去给美团当骑手送一个星期外卖,前国脚李毅更是直接表示“美团App已卸载”。

而在今年4月,王兴又因为怒怼华为造车一事,引起了网友们的不满。

4月17日晚,北汽旗下新能源品牌极狐联合华为在上海发布了首款 Huawei inside 智能豪华纯电轿车北汽阿尔法S。王兴却在自己的饭否上,挂上了华为自动驾驶总裁苏菁的一段话,并顺口发表了一番评论:“特斯拉终于遇到一个技术实力和忽悠能力都旗鼓相当的对手了。”

或许连王兴自己都没想到,“忽悠能力”四个字会让他在第二天遭遇一场网友的反嘲讽,不仅被人指称此举是为“利益站队,为自己投资的理想汽车急了”,就连王兴背后的美团,也被架了起来,被网友进行了一番全方位的批判,“继续搞大数据杀熟和社区团购割韭菜,迟早会翻车。”

02

其实,细数如今的企业圈,已经有不少商界大佬曾为自己的“口无遮拦”交过学费,曾经叱咤江湖的“乡村教师代言人”马老师如是,号称“中国最具魅力校长”的俞敏洪亦如是。

2019年,马老师靠着“996”“669” 两个字符串几度登上微博热搜,让不少网友直呼人设崩塌。2020年,更是因为一场演讲震动了整个金融业和金融管理界,而后引发了一系列风波,真正体会了一把“祸从口出”。

与马老师的“996”同一时间出圈的,还有搜狗CEO王小川。2019年4月,一位公开认证的搜狗员工在脉脉上爆料,“搜狗开始统计加班时长裁员了,身边很多同事每天坚持够至少11个小时。”

这本是一条普通的职场吐槽,却不想这条帖子很快被王小川亲自上阵回应称,“公司没有这样的要求”,并附带了一句“不认同公司制度的人,要么适应,要么反馈建议努力帮助公司提升改进。跑出来嚼舌头,算啥?有种就赶快滚”。

“有种就赶快滚”的激烈言论,很快使搜狗和王小川一同被推上舆论中心,被网友指责,“这是一个CEO该说的话?”舆论压力下,王小川只好赶在当天紧急发布三条博文,对上述言论做出了解释。

而俞校长在发言上的翻车事迹还要更早些,翻车后的风暴也来得更加猛烈。

2018年11月18日下午,网络上突然流传开了一则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疑似发表侮辱女性的公开演讲视频。

视频中,俞校长在讲到如何改变教育方向时,抛出了一个例子——“如果中国所有女生找男人的标准,都是这个男人必须会背唐诗宋词,那全中国的所有男人都会把唐诗宋词背得滚瓜烂熟;如果所有的女生都说中国男人就是要他赚钱,至于说他良心好不好,我不管,那所有中国男人都会变成良心不好,但是赚钱很多的男人,这正是现在中国女生挑选男人的标准。”

彼时的俞校长,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这番言论,会在不久后掀起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

很快,铺天盖地的讨伐声席卷而来。一向以独立女性示人的张雨绮就批评俞敏洪,“北大的教育和新东方的成功都没能帮你理解女性的价值”。作家六六则直接说,俞敏洪骨子里摆脱不掉中国传统文化的糟粕。而在更多平台上,俞敏洪的这番言论,都被女权锤得体无完肤。

迫于压力,俞敏洪赶紧更新微博致歉,称自己“没有表达好,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误解”,并在朋友圈恳请大家帮忙转发:自己真正想表达的是评价标准影响教育方向,女性强则男人强,则国家强。

但这份致歉书却并未得到网友的谅解,尽管俞校长本人可能委屈万分,“都道了歉了,怎么还不行”,很多女性却认为自己并没有从这个致歉内容中感受到诚意,甚至有种继续被“歧视”的感觉,舆情继续发酵。

连带后果也随之而来,2018年11月19日和20日,新东方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市值蒸发约4.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1亿元)。一直到11月20日,俞敏洪前往全国妇联,借中国女网“向广大女同胞再次表示深深的歉意”,此次“不当言论”的消极影响才慢慢散去。

类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乐歌股份董事长兼CEO项乐宏身上。

2020年8月29日晚间,创业板上市公司乐歌股份董事长兼CEO项乐宏在微博上怒怼平安资管的基金经理,称“调研不欢而散”,并在朋友圈发文称,“乐歌不欢迎平安资管的基金经理来公司投资。年轻人功课不做,老三老四。”

项乐宏不仅把声讨檄文发到了朋友圈,还专门挂在了自家官网上,一副要撕破脸皮干到底的架势。上市公司董事长怒怼基金经理的戏码引爆了历来多瓜的资本圈。吃瓜群众没想到,在基金经理面前,上市公司老板也会如此委屈。

但口嗨一时爽,乐歌股份的股价却没有因为董事长的愤怒而上涨,反而在其后的连续两个交易日下跌,9月1日当天收盘跌幅更是高达15.98%,市值一天没了12亿元。对于一家本来市值就不高的公司而言,如此跌幅简直是要了老命。

可以说,老板们“口无遮拦”的背后,总是隐藏着“祸从口出”的潜在祸端。

早在2012年,人民网就曾在《2012年度企业家网络声誉报告》中总结,企业家在应对企业舆情危机时言行稍有不慎,很容易使舆论压力转向企业家自身,部分企业家在公众场合的发声或回应甚至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程度,企业家在发声前应该重点考虑由此引发的舆论风险。

这一点得学一学周鸿祎和刘强东。作为企业家圈子里著名的红衣大炮,周鸿祎的战斗力相当惊人,以至于他在2017年短暂沉默后,网友们还非常不习惯,开始想念周鸿祎。但自从奇虎360回A股上市后,360的业务就转向了企业和政府。

如今的周鸿祎也早已经收敛起自己的个性,“因为做To B、To G必须得低调”。闷声发财才是大多数人的归宿。

自从明州事件后,刘强东也不喜欢在微博上指点江山了,这个原本爱出风头的苏北男人在被舆论反噬后开始低调做人。

如今这些曾经口无遮拦的商界大佬们,都学乖了,似乎只剩下王兴依然我行我素。

03

王兴为什么如此喜欢在饭否上发言和怼人?

“回想一下,我真是典型的INTP型,喜欢看全貌。”2010年,王兴曾在饭否中如此表示。而所谓的INTP型人格,在心理学理论中,属于学者、思想家、科学家型人格,特点是沉默、自主、思维敏捷、洞察力强,对理论和科学有自己的追求,喜欢提出新主张,也爱用逻辑和分析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喜欢提出尖锐的问题,向他人及自己挑战以发现新的合乎逻辑的方法。

而饭否这个早已停止了商业化动作和新用户注册,且属于自家的社交网站,无疑就成了王兴表达思考和内心的专属树洞,可以让他暂时卸下互联网大佬的偶像包袱,随心所欲地发表一些唠叨和思考。

事实上,王兴性格里的一些东西,也让他总是口无遮拦。

“有时候说话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私底下我们都觉得他怎么这样自傲”,《南方周末》的一篇报道中,曾有团购网站创始人如此评价王兴,而作为佐证的例子,是一次王兴和几个人到网易接受采访,在被主持人问到一个问题时,回了句“你怎么问我这个问题”,让主持人很是尴尬。

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也曾评价王兴,“你可以去业界问问,大家都觉得王兴在管理和待人处事上不太成熟。他很聪明,非常聪明,但太过聪明了。”

但王兴并不在意外界对他的印象和看法,用他的话说:“说真话是要付出代价的,但保持沉默要付出的代价最大。尤其是全体保持沉默。”随后网友提醒他“谨言慎行”,小心言论影响到美团股价。但王老板却对此不是十分在意,直言:“美团这家公司不是为了股价而存在的,我个人更不是。”

如今一日跌去千亿市值,想必王兴应该也不会在意。但只要王兴的性格不收敛,美团的股价可能还会遭遇更多麻烦,再厚的家底怕也经不起这般折腾。

建立在470万骑手基础上的外卖帝国,原本就要应对各种社会问题和舆论危机,谁也没想到,不让人省心的王兴却每天不停地给舆论输送子弹。

我们从《财经天下》周刊出发,以新媒体的形式和节奏、

以传统媒体求实的精神,致力于传播真正有价值的报道。

AI财经社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任何转载

原标题:《一条饭否,毁了千亿市值》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