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亿美元的水滴是网友捐出来的吗?
互联网新闻 2021-05-07 17:00:11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13

因被质疑“将公益做成生意”、“从筹款额里抽佣”,水滴公司的商业模式近几年颇多争议,每次融资时估值上涨,就会出现“水滴的估值是网友捐出来”的嘲讽之声。

在争议声中不断前行的水滴公司,上个月向美国SEC递交了招股申请书,并于5月1日更新招股书。招股书内容显示,水滴公司将于5月3日至6日进行路演,计划发行3.45亿股(对应3450万份ADS),招股价区间为1-1.2美元/股(10-12美元/ADS)。

透过招股书,水滴公司再一次将自己的商业模式、盈利来源和发展前景公诸于众。0收入的水滴筹,证明了水滴公司并没有从网友捐款中收取任何费用,但是对于水滴公司商业模式的讨论并未就此打住。

为什么要花那么多营销费用去外部获取流量?水滴互助关停后,“筹款-互助-保险”缺了一环,水滴的商业模式还成立吗?连年亏损,水滴公司有能力盈利吗,值不值得投资?

这些问题,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答案。从水滴公司路演的情况来看,众多投资机构和投资人倒是对其充满信心,而且是用钱投票的那种信心,博裕资本、厚朴资本、美团创始人王兴、王慧文的家族信托等纷纷下单认购水滴的股份。

业务:水滴筹从来就不是公益平台

公益和商业是否矛盾,这是个很值得讨论的话题。水滴创始人沈鹏从美团离职后,并不是立志投身公益事业,而是创立商业公司。

沈鹏看好的创业方向是互联网保险,但苦于保险业务起步耗资巨大,并且国内保险行业相对传统,互联网创业公司难以切入,沈鹏才转而选择以网络互助作为开始。

为用户提供医疗资金,发展自有流量,打造“水滴”品牌,这就是水滴互助、水滴筹出现的原因。水滴筹提供免费的互联网大病筹款服务,确实带有一定公益属性,但其本身不是公益平台,从一开始就不是。

水滴筹对水滴公司整个业务体系的作用,类似于共享单车对阿里、美团等公司的作用,不挣钱甚至亏钱,但是能带来大量流量和用户。作为流量入口,为主要盈利业务导流,为集团或公司提供足够数量的数据。

通过水滴筹能够为治不起病的人筹集资金,同时在社交网络筹款过程中,获取流量、触达用户。水滴互助为用户提供一定程度的保障,培养用户保障意识。当水滴筹的捐款用户、水滴互助的会员产生购买商业保险的需求后,水滴保是为用户提供服务的自然延伸。

水滴筹先是水滴公司的业务,然后才是对社会有益的平台。

作为平台方,水滴公司需要做到的是,筹款前严格审核,将虚假筹款挡在门外;在筹款过程中,收到举报及时处理,用好社交网络的熟人关系链,对筹款进行公众监督;在筹款完成后,将募集资金给到筹款人,确保资金用于治疗。

水滴筹不是慈善组织或公益组织,而是一个互联网筹款工具。水滴筹并不设定筹款人的“准入机制”,筹款人的筹款对象是其微信好友,以及微信好友的二三度人脉。用通俗的话来说,一方愿筹,一方愿捐,大部分捐款人并非出于对水滴筹的信任才捐款,而是出于对筹款人的了解或认同,愿意提供经济上的帮助。

在大病筹款平台出现之前,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家庭,在互联网上只能通过微博、贴吧、论坛等渠道发布求助信息,公布个人账号接受捐助。

这种方式的效率显然不高,求助信息除非被媒体报道引发关注,否则很容易被湮没在海量的网络信息中;捐款人与求助人素不相识,对求助信息真假难辨,更没有途径了解捐款的去向和实际用途,捐款意愿大大下降。

水滴筹让社会救助这种机制相对规范化,深入医院为患者提供服务,首先杜绝了虚假病情;患者或其亲友通过社交网络进行筹款,用自己的信用作为背书,由捐款人来决定捐与不捐;募集到一定款项后,只要筹款人的信息真实,就能够随时提现,大大提高了捐助的效率。

正是由于这种区别与传统慈善组织和公益组织的救助方式,水滴筹成为一个现象级产品。截止2020年12月31日,超过170万大病患者通过水滴筹获得了3.4亿用户超过370亿的捐款,这些钱是真正的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水滴在其中分文不取,而且承担了平台的运营费用,相关工作人员的人力成本。

对于水滴公司来说,通过水滴筹能够建立水滴的品牌,获取触达3.4亿用户的机会,其中一部分用户会选择水滴的平台购买保险,水滴公司由此获取销售保险的佣金收入。这样的模式,从商业层面和道德层面其实并没有硬伤,网络上诸如“吃人血馒头”、“披着公益外衣赚取商业利益”等指责略有些偏激。

毕竟,那170多万个家庭因为水滴筹获得了急需的治病钱,有了最后一线生的希望。

业绩:调整后净亏损大幅收窄

聚焦回水滴公司的业务,从2018-2020年,水滴公司的收入从2.38亿元增长至30.28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256.6%。比净亏损更能反应真实经营状况的Non GAAP下的调整后净亏损率逐年下降。按此趋势发展,水滴公司不久后就有望实现调整后净盈利。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根据寿险和健康险首年度保费(FYP)规模统计,水滴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独立第三方保险平台。规模上的优势还在不断扩大,2021年一季度,水滴公司收取的的首年度保费(FYP)为44.69亿元,同比和环比增速分别达到42.7%和14.4%,一季度的FYP已经达到2020年全年的近1/3。

水滴筹和水滴互助在水滴公司发展初期贡献了绝大多数流量。招股说明书显示,2018年,来自于包括水滴筹和水滴互助在内的内部流量,为水滴公司贡献了超过85%的FYP。不过,随着公司业务规模的飞速扩大,内部流量对FYP(进而对营收)的贡献率显著下降。

内部流量贡献率的下降对水滴公司来说有利有弊。弊端在于,内部流量的转化成本较小,贡献率下降意味着水滴需要在营销上投入更多,以换取FYP规模的增长;有利之处在于,水滴公司商业链上其他环节对核心盈利环节的影响降低,减轻了监管层面的不确定性造成的业绩波动。

今年3月水滴互助计划正式关停,截至2020年末,水滴互助流量对FYP的贡献率已经降至3.6%,关停对于水滴公司整体业绩几乎没有影响。保险、互助、众筹均属于重监管行业,从这一角度看,水滴内部流量对FYP贡献率降低,利大于弊。

不同业务对水滴公司营收贡献比例的变动则透露出更多细节信息。

从2018年至2020年,管理费对营收的贡献快速下降,而管理费来源于水滴互助,其贡献率的下降进一步证明该业务停止对水滴几乎无影响。保险经纪业务对收入的贡献率整体提升,特别是长期保险经纪业务发展迅速,该业务是水滴长期稳定的收入来源。

截至去年末,水滴保的累计保险用户数已达7920万人;水滴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有10.62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并不缺钱,且流动资产远高于流动负债。从目前的公开信息看,水滴公司的财务状况良好,且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市场:高速发展的在线保险市场

水滴的发展前景不仅取决于其自身不错的基本面,还取决于其所处的整个赛道。水滴公司的核心收入来源水滴保处于互联网保险领域,而这一赛道正在起飞。

首先,中国的保险行业整体规模正处在快速上升期。

艾瑞咨询根据统计数据进行分析和预测,得出结论称,2019年中国的医疗卫生费用总支出高达7万亿元,而其中超过一半(4.7万亿元)没有被任何形式的保险覆盖。同年,中国的保险覆盖率(保费/GDP)仅为4.3%,远低于美国、英国和日本的11.4%、10.3%和9%。

高昂的医疗费用和极低的保险覆盖率,让众多中低收入群体面临因病返贫的风险。这一问题正在被更多人意识到,越来越多居民采用购买商业保险的方式降低风险。

根据统计数据,艾瑞咨询预计,从2020年至2024年,中国保险行业整体规模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约14.7%。其中,水滴公司主要覆盖险种寿险和健康险不仅占行业的总比重高,年复合增长率也比行业整体更高,约为16.35%。

在保险市场发展的过程中,传统的线下保险销售依然是寿险和健康险的主要渠道。不过,2019年线上寿险和健康险需求爆发,线上总承保费(GWP)同比增长超过56%。艾瑞咨询预计,2020-2024年,线上GWP年复合增长率为约15.3%。

截至2020年末,水滴保已经与62家主要保险公司建立合作,销售超过200款寿险和健康险产品。不出意外,水滴的业绩将随着行业的发展,一同起飞。

陆玖评论

持续为投资者和社会创造价值

拆解了水滴公司的招股说明书,我们认为,水滴公司的前期流量积累和转化已经完成,商业模式已经基本跑通,发展前景较为明朗。

IPO前,水滴公司完成了7轮融资,腾讯、博裕、瑞再、高榕、美团、中金、IDG资本等为公司重要股东。IPO之后,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联合创始人杨光、胡尧股权合计24.4%,拥有50%以上的投票权,腾讯持股20.4%,博裕、高榕、瑞再分别持股11%、6%和5.2%。对于本次募集资金用途,水滴公司在招股书中称,将用于加强和扩大健康服务和健康保险业务及相关研发。

顺利上市之后,水滴公司应该进入了“发展2.0”阶段,在这一阶段的主要任务大概是加大研发投入,打造运营效率更高的数字化平台,使保险经纪业务运营成本继续下降,并通过科技输出为整个保险行业赋能,为保险行业的数字化转型做出贡献。

同时,水滴公司可能会加大在渠道开发和合作方面的投入,拓展合作名单,并通过自己积累的数据,和保险公司继续进行更符合用户需求的保险产品开发。

不出意外,水滴将为一级市场投资者带来了极为丰厚的回报。假定最终发行价为招股区间下限(1美元/股),根据招股说明书公布的不同轮次普通股公允价值,水滴公司B轮、C轮、C+、C++、D轮投资者的投资回报率分别为14.29、8.33、6.67、5和3.33倍,而D轮投资至今尚不足1年。参与A轮及之前投资的IDG、高榕、创新工场、腾讯、美团等资本,投资回报率更高。如果水滴公司继续稳步发展,二级市场投资者也有望在水滴公司获得不错的收益。

陆玖财经认为,水滴公司是一个有用户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公司。要平衡好“公益”和商业,水滴筹未来一定要继续坚持0服务费,把筹款做得更公开透明,同时水滴公司要利用这次IPO的机会,大大方方把自己的模式讲清楚,争取更多人的信任和认同。

同时,水滴公司需要拓展更多流量来源,创新更多业务模式,进一步降低水滴筹的流量占比。也许有一天,水滴有了新的业务模式,水滴筹的团队可以转型,通过其他服务来获取收入,到那时水滴或许可以考虑把水滴筹彻底公益化,就像沈鹏说过的那样,“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