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算法“压榨”的外卖骑手!
互联网新闻 2020-09-10 22:00:15
分享到
A+ A-
浏览数: 3

数字经济的时代,算法究竟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原创 |书影君

全文共 2700 个字,阅读大约需要 4分钟。

近两天,一篇发表于《人物》杂志的长篇文章《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在网络上成为了超级热文。

文章作者通过半年的调研,采访了数十位外卖骑手、供应链环节从业人员、社会学者等相关人士,为公众呈现出了外卖骑手在平台的系统算法压榨之下,从服务者变成“高危职业”的真实生存状态。

文章火爆全网后,引发了针对“美团”和“饿了么”两大外卖平台的舆情风波,公众纷纷指责商业公司只顾利益而不顾人性的冷酷无情。

两大公司很快便针对舆情做出了相应的回应,真诚表示要直面问题,认真改进。

另一方面,网络舆论场上,各方人士针对这篇文章中提出的问题,也从不同角度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有人认为,技术中立、算法无错,外卖平台依据计算机大数据进行规划测算送餐路线和预期时间,力保时间最短、服务最优,这只是所有商业公司都会追求的企业利润最大化目标,无可厚非。

也有人认为,外卖骑手境遇差、压力大、危险高,但却还有越来越多的劳动力涌入这个行业,证明这个职业存在着供需不平衡,所以有其存在的理由和价值。

还有人认为,现在顾客的要求越来越高,一分钟都不愿意多等,稍不满意就会取消订单或投诉,这也是导致平台更加严苛管理外卖骑手的原因之一。

以上观点都有一定的合理性,而我想从平台、骑手和顾客三个方面,来聊一聊自己对这个问题的观点。

首先,从平台来讲。

通过智能配送系统来制定规划外卖骑手的送货路线和时间,为顾客提供越来越短的送餐时间,是公司赖以占领市场份额的最大优势,不断追求生产效率和降低生产成本,是商业公司的天然道德。

从这一点来讲,指责平台凭借算法来压榨外卖骑手的说法,是不能成立的。

当然,算法工程师只会也只能从技术角度来考虑问题,他在编写算法时,不会考虑被算法支配的外卖骑手,内心对工作压力的承受能力、对交通事故的应变能力等等变量。

算法还远达不到人脑处理复杂问题的能力,自然也就会出现无数漏洞,比如引导骑士的路线总是需要违章、横穿河流等等。

一句话,算法算不出人情冷暖,也算不出世道人心。

其次,从外卖骑手的角度来讲。

文章中所列出的外卖骑手遭遇平台的种种压榨,比如不给买保险、不断缩短送餐时间、苛刻严厉的惩罚标准等等,我相信都是真实存在的。

但问题在于,为什么存在这么糟糕状况的情况下,从事外卖骑手职业的人群数量还是供大于求?外卖平台也从来不担心会缺骑手?

从这点可以看出,外卖骑手这个职业,还是属于“从业洼地”,即它依旧可以吸引大量劳动力的进入。

就像文章采访外卖骑士时所说:“他们不担心没人来跑,你不干,有的是人来干”。

为什么会是这样?

工作时间自由、多劳多得、月入上万、无需顾虑复杂人际关系、进入门槛低等等都是原因。

还有一个最大的背景,就是因为疫情而引起的各行业大萧条,导致暂时性失业人口急剧上升,而只要会跑腿就能干的外卖骑手,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另外,为了尽可能多地增加收入,外卖骑手只能在更短的时间内送出更多的单数,在此背景下,超速、闯红灯、逆行等交通违章行为,反而成为外卖骑手的理性选择。

我有一个观点,在依靠付出体力劳动而获取报酬的职业群体中,身体健康和金钱收益,两者永远属于一种“零和博弈”。

你要选择了身体健康,那必然导致金钱收益减少,而如果劳动者选择了金钱收益最大化,那么身体健康就是劳动者必然要付出的代价。

劳动者通过劳动解决不了温饱,那是社会出了问题,但如果通过劳动解决温饱后,劳动者还要追求更高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准,那么这就意味着,劳动者自己选择将以身体健康为代价。

代价自负,无人担责。

文章中给出了具体例子。

肯德基配送员,每月的劳动量只有六、七百单,因为店里有劳动量限制,也没有“美团”和“饿了么”那么苛刻的惩罚规则。

但配送员到手月收入最高为5000元左右,远低于前两家外卖骑手的月收入,于是有许多肯德基配送员便跳槽到了“美团”和“饿了么”。

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出,人人都希望收入越高越好,但不是每个人都明白自己为之要付出的代价。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饿了么”针对网络舆情,很快回应,将在顾客界面上增加一个“我愿意等5分钟”的选项,倡议不着急的顾客可以选择为外卖骑手增加一点时间。

但这个举措却导致了消费者的群嘲,认为“饿了么”把平台与骑手的矛盾,转嫁给了消费者。

还有精明的消费者预测,心地善良的顾客选择了多等5分钟,只会让骑手转而先去送不等5分钟的顾客,甚至多接两单,最终还是老实人吃亏。

你愿意等,那你就等着去吧!

最后,从消费者的角度来讲。

由于计算机、人工智能、网络技术的大发展,消费者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优势地位,而消费体验的预期阈值也被平台商家一次次地提高。

说白了,如果你习惯了点餐后20分钟内就能吃到,那么你下次就不会容忍外卖骑手21分钟才送到货。

脾气都是惯出来的!

说到底,消费主义的盛行,导致消费者的地位前所未有的提高,各大网络科技公司变着法的为用户提供更好、更快、更便宜的服务体验,以换取自己公司的市场份额。

商家和消费者一唱一和之下,夹在中间的外卖骑手,便成为了不断被压榨和苛求的对象。

被商业公司不断喂养、娇宠的顾客,越来越习惯于这种送到嘴边的便捷,甚至视为天生权利。却忽视了那支撑公司运转的,是数量庞大的底层劳动力人群。

把人视为商业机器的一个零件,把对机器的高标准同样适用于有血有肉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讲,这是商业公司和消费者合力促成的恶。

从以上三个层面分析下来,你还觉得自己可以理直气壮地指责任何一方吗?

其实,这个问题还可以从更大的视野来审视。

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从工业社会到商业社会,就是一个人性被机器不断异化、吞噬的过程。

尤其在近一、二十年网络智能科技加持下,这个进程的速度被大大加快。

在商业化大潮席卷下、在工业化机器的轰鸣中,作为独立个体、有血有肉的人,越来越被异化为冷冰冰的工业机器。

用温铁军教授的话来说,就是“把人变成资本化的一个要素。”

我仍以文章中的真实事例来说明。

由于平台送餐时间的严格约束,外卖骑手总是处在疲于奔命的状态。

即便遭遇交通事故,骑手只要还能爬起来,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看配送的食物饮料有没有被打翻泼洒,却对自己的受伤程度毫不关心。

即便是遇到同行遭遇严重车祸血肉模糊地横卧街头时,骑手也丝毫不会停下奔忙的脚步,首要考虑的依然是自己是否会超时被罚。

外卖骑手这种被商业规则引导甚至重塑的人性,已经失去了人类最基本的自保本能和同情心,而更加接近于机器。

只要还能运转,就会一直向前奔跑。

这种逐渐被机器所异化的人性,才是我们最应该警惕的。

-END-

【作者简介】

书影君,一个不懂法律的心理咨询师不是好影评人。

把电影读成诗,将文字变作光。

本文配图:网络(侵立删)

本文地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